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杨威一走,万青山的军队倍感轻松,虽然杨威留下了大部分的人,然而失去了将军的军队就像失去了罗盘的轮船一样,信心总是会或多或少地受到一定打击。而且经过多次试探下来,也验证了刘文清给的布防图确实是真的,因此万青山的军队打起来也就更得心应手了。

  宁东篱被抓的消息也传到了万青山的耳中,这个故事经过添油加醋后变得越来越离奇,有说“凤国军师突然从天而降,施了个定身法在宁东篱旁边的侍卫身上,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皇上被那个长得跟神仙一样好看的人抓走,据说那个军师当时还仰天长笑了三声”的,有说“凤国军师一人大战万人,从鲜血与尸体铺就的路上去到对面将宁东篱抓去”的······

  但是不管版本有多少,舜景的美貌和武功高强却是共同点,因此这也让万青山压力倍增。不但能带出黑甲兵那样的军队,自身的武功还那样高强,指挥之术也不差,这样的人哪里有弱点?更何况他还生就了神仙般的好皮囊,甚至还有可能会妖术······难道妖怪要统领人类了?

  先不管那么多了!打下北宁国才是目前最为要紧的事,既然早晚都要面对那个强大的对手,那就先让自身变得足够强大才行!

  想清楚了的万青山发起狠来,亲自挂帅上阵,他英勇杀敌的气势激励了士兵们,一时之间南宁军气势长虹,将他们的疆土又扩展了好几分。

  被留下的杨五见北宁国节节败退,心中不平,想要亲自上阵,却被木儿一记手刀劈晕,硬是将她带上了回京城的路。

  这里已经不再安全,战局已经进入最激烈的时刻,木儿不是不相信杨五这个将门虎女的本事,而是万青山的军队此时势如破竹,比先前与杨威对战时更为厉害,绝不是杨五能够对付得了的,而这次要是又被万青山抓住就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放她们的心情了。

  快马加鞭回到了京城,让担忧中的杨建武夫妇一颗心从嗓子眼下去了一点,之所以没有全部下去是因为杨威的生死现在还未卜,谁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成功,如果那军师比他们想象中更强大怎么办?

  思来想去,杨建武决定亲自上前线,宁东篱在走之前交了一半了虎符给杨建武,告诉他如果他有用得到的地方就尽管用,还赐下一道密旨给他,将最后的希望寄予在了这位定国将军身上。如今皇上被抓,朝中无人,两面夹击,国之将灭,就算他这次出去了就回不来了也不得不出去啊!

  令杨建武没想到的是他妻子的反应,没有伤心,没有劝告,只是在他说出这个决定时静静地点了点头,坚定地说了一句:“我随你一起去。”

  杨建武坚决反对,本想悄悄出发的他却在领兵的时候看到了神情肃穆地骑着马排在最前头的妻子,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这次是无法说服妻子了,便将她调到自己身边随行照顾。不能与君同日生,但求与君同日死。

  木儿严密地监视着杨五的一举一动,见她没有想要跑出去的意图,稍稍放了点心。但是那个会爽朗大笑、眉间英气斐然的女子再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没有了表情、只会练剑的女子。

  听着杨五在深夜时房中传出的断断续续、明显被压制住了的哭声,木儿木头般的脸上浮现出悲伤的表情。

  乱世来临,混战一天不结束,就会有更多的人被牵扯进去,这样的悲伤还会传递给多少人呢······

  杨威并没有与凤国的军队直接交兵,他还没有傻到拿鸡卵去碰石头。

  他悄悄地饶到凤军的后面,想要给他们一次突袭,然后趁乱救出宁东篱。

  当偷袭进行得顺利得过分时他就知道他们落入圈套中了,趁进来时打开的缺口还在,他们一鼓作气想要冲出去,却被一股突然出现的军队堵住了去路。

  凤冷冷地看着眼前犹如困兽之斗的敌军,软剑抖直指向他们,“降则活,否则死!”

  杨威看着这个毫无空隙的包围圈,果断将手中的剑一扔,响亮的声音响起:“我们降。”

  跟随着杨威的投降声,他带来的那些士兵也纷纷将手中的武器扔在了地上,无声地看着这些仍为松懈警惕心的敌军。

  凤一挥手,旁边的凤军马上上来将杨威等人捆了,整个过程顺利无碍。

  凤淡淡看了杨威一眼,吩咐手下到:“给他单独关个营帐,派人看紧了。”

  被捆在一起的士兵们很快被带了下去,而杨威倒是好整以暇地等到了最后。

  偏着个脑袋冲着凤笑了笑,“我就是想知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会来的,而且连从哪个地方攻进来好像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为了保密,我还特意谁也没说,没想到倒是被你们看破了?”

  凤微微一笑,“你们的皇上都被抓了哪里有不来救的道理?至于这突袭的位置,这就要问我们的军师了。”

  杨威点点头,应到:“什么时候和他切磋切磋才行,是个人才!”

  凤连眼睛都染上了笑意,“好啊,我一定把你的话转达给他,我想他肯定会对你很感兴趣的。”

  杨威无赖地笑了笑,突然想起宁东篱,忙问道:“我们皇上在你们这儿过得还好罢?我可以去见见他不?反正我们也跑不掉。”

  凤无奈地笑道:“你倒还当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了罢,还真不客气。放心罢,你们的皇上在这里过得挺好的,你想见他也行,被人看着就行。要不是你这直爽的性子让人生不了厌,这般的得寸进尺可不会有好下场。”

  杨威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还好女皇大人您大人有大量,没有咔嚓一刀将我斩了,女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凤翻了个白眼,看样子这人是看穿了她不会真杀了他,倒耍起破皮无赖来了。

  “对了,你的妹妹是不是叫杨五,她身边有一个木儿的丫环?”凤突然开口问道。

  杨威嘿然一笑,“女皇陛下倒是对我们家的事情一清二楚,连我们家丫环的名字都知道。”

  忽视他那猥琐的表情,凤面无表情道:“你也太伟大了,为了把父母的优点留给妹妹,自己将缺点全部继承了下来。”

  杨威讪讪地笑了笑,抓了抓后脑勺,见凤绕过他准备回营,忙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女皇陛下怎么不用‘朕’自称呢?”

  凤头也不回地回道:“凤国女皇不自称为‘朕’,示与民无二。”

  被带着走向营帐的杨威转头看了看凤的背影,转回来喃喃道:“与民无二何来皇上之称,荒谬······”

  凤回到营帐之时舜景也刚好从战场上下来,一把抱住凤软软的身子,舜景将头埋进她的颈间,深吸一口气,感叹道:“好香!”

  凤将他的头拨开,两手捏着他的脸往两边揉扯,“大饼脸!棍子脸!月亮脸!”最后两手一起捂住他的脸,叫道:“没有脸!”

  将凤的双手扒下,舜景无奈地揉了揉自己微微发红的脸,装可怜道:“把脸揉坏了嫁不出去怎么办······奴家才年方二八,寂寞长夜要怎么度过,嘤嘤嘤······”

  凤豪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哈哈,看在你揉坏了的脸还有几分姿色上,本将军姑且就收了你罢!以后要安守本分,为本将军多生儿子!不然本将军就把你赏给隔壁家员外他二婶家大舅的儿子的妻子的姑爷的外甥女家养猪的二傻!”

  舜景满头黑线,果断将凤扑到,嘴里还继续装着可怜:“嘤嘤嘤,将军,奴家会听话的,也会生很多儿子的,不要把奴家赏赐给二傻啊!为了不让奴家被将军嫌弃,让奴家为生出将军的儿子这一目标努力罢!”

  凤满头冷汗,引火上身了,忙一把捂住他伸过来的狼嘴,“慢,慢,慢,本将军还有事和军师禀告,先给本将军变回军师······”

  舜景耷拉着脑袋直起身,一抬起头,脸上就挂上了“军师”笑容,风度翩翩地问道:“将军有何事向在下禀告啊?说快些,在下是有娘子的人,要回去陪娘子的!”

  凤被他变脸的速度逗笑,忙憋住笑一本正经道:“按照军师的吩咐抓住了杨威等千余人,均已投降,那杨威夸军师您为‘是个人才’,想要什么时候和您切磋切磋,不知您看?”

  舜景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高深莫测地说道:“好,在下哪天一定去会会他,现在就让我回去陪在下的娘子罢······”

  天色刚黑,正是睡觉好时辰。天空中的点点繁星围绕着那一轮明月歌唱,歌唱这看起来平静无比的大地与万物的美好,然而看得更深更远的月亮紧紧皱着眉,似是在为这战火尚未平息的大地忧伤与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