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叮!”电梯一开,就见同事小沈焦急地站在门口,伸长脖子寻望着。一见白啸林他眼一亮,急切又紧张地说:“快,快…快!白啸林,你……你先到会议室去,意达总经理早就到了,那……那女的厉害,经理见你没来想拖延的时间,可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一到公司,直奔会议室。没办法经理要我来接你,你来了就好,快!快……!”

  看到小沈脸红脖子粗,白啸林心里发笑,脚底却加劲,直奔会议室。他鲁莽地推开了会议室大门,只见一位冷如冰霜,气质高傲的冷美人坐在首席上,她边上有一男一女。往下是客服部主任,创作部主管,还有两位女文员,侯经理站在边上说着什么。

  大伙一看到白啸林,都愕然地看着他!“女杀手”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脸色更冷!侯经理一瞧这情形,他先是埋怨地看了看白啸林,迅即又变得和蔼可亲,笑眯眯地说道:“啸林,来,来。我给你介绍。”

  拉着白啸林走到“女杀手”边上,说道:“这就是你仰慕已久的意达总经理,林总!”白啸林连连点头致意,林总微微点头示意。“这两位是意达广告部万经理和肖小姐。”白啸林连连点头。

  “这位帅小伙就是我们公司创作部奇才白啸林,年轻,英俊,健硕,才华横溢!林总我可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嘿嘿,你可别当真,千万别把他挖走!我就这一个宝贝啊!”侯经理打着哈哈,他不愧是老江湖,他是想通过轻松的调侃来缓和白啸林迟到和莽撞造成的紧张气氛。

  “侯经理,我们闲话少说,该进入正题了吧,我的时间很紧!现在你的宝贝也到了,先说说创意吧,虽然我已拜读过,但我想听听他怎么个说法!”林总冷冷地说道。

  “好,好。白啸林你给林总讲讲雅美广告创意,林总她们可是大忙人啊!”侯经理马上附和。

  白啸林振振精神,从容地走到椭圆桌另一端。自信地讲解起来:“我的雅美广告创意是这样的:一位美丽的空姐带着雅美化装品上了飞机,突遇狂风、闪电、雷鸣!机舱门忽然被吹开,雅美化妆品被飓风卷到机外,随风飘去,穿越时空,落在了正在葬花的林黛玉身旁。内心忧郁,面容憔悴的林黛玉拾得此物,凭女人直觉知是化妆之物,便试着化起妆来,不待一会儿,铜镜内的林妹妹便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内心充满了自信,立马就去找他的宝哥哥。

  正郁闷的贾宝玉见到林妹妹恰似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又惊又喜,郁闷一扫而空,精神焕发,兴冲冲地迎上去,携上林妹妹,赏花逐蝶,卿卿我我,恩爱无比!最后,广告词是:雅美瞬间改变您,也改变他!”白啸林一口气说完了广告创意,偷偷观察林总脸色:只见她面带微笑,眼神里流露出些许赞赏之色!再看众人,都频频点头,面露赞赏。白啸林见此,心里甚是得意。心想:好的创意永远不怕迟!

  这时,林总用眼向万经理示意。万经理很快就领会,站了起来向白啸林问道:“请问白先生,你为什么要做时空穿越的广告?为什么选林黛玉做女主角?广告词最后为什么要说改变他?”好家伙,万经理一口气连问了三个为什么,大家瞧着白啸林看他如何回答。

  白啸林抿嘴一笑,从容回道:“要回答万经理的问题我先要说说我对雅美产品的理解:雅美产品最主要的功能是在短时间内能让皮肤有较好的光泽和莹滑。我想她的客户群应该是年轻的女性,而现在穿越剧不正盛行于80,90后吗?不是更能吸引她们的眼球吗?林黛玉大家都知道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她因为内心忧郁而导致面容憔悴,不正对应现在快节奏的生活、工作压力给年青女性带来的内心压抑而导致面容憔悴吗?当林黛玉使用雅美产品后,短时间就能很快就能容光焕发,这就有力地体现了产品特点。最后一点我想说所有女性都希望别人称赞她美,但她更在意心上人的赞美,是不是万经理?”白啸林很快就回答了万经理的三个问题,最后他还得意地反问了万经理!

  这小子“牛!”万经理连连点头,很认同白啸林的解说。“不错,看来你的确是下了一番功夫,对我们的产品做了研究。嗯!侯经理我想看看你们具体广告策划书。”林总的话没有刚才那么冷了。

  “是,是,一星期前贵公司就通知我们了,我们也准备好了。”侯经理对着林总陪着笑脸,回头对白啸林说:“小林啊,快拿资料给林总过目。”

  “嗯!”白啸林从容的拿过资料,自信地送到林总桌前,昨晚侯经理还要他修改、完善了不足之处,这方面白啸林也很负责。看情况,这单生意是没问题了,主管之位是铁板钉钉了,白啸林已喜形于色。

  林总拿起资料,翻阅起来,不一会,忽然!她脸色变得温怒,眼里燃起一股愤怒的火苗,慢慢烧旺起来。终于….“啪!”林总拍桌而起,顺手把资料往桌上一扔,愤怒地说:“如果你们不把我们雅美广告当回事,也没必要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们走!”说完,就向外疾步而去,万经理和肖小姐一脸茫然,起身跟随。

  “林总,林总,别,别…请留步,留步!”侯经理急忙追上去拦住林总,“林总哪,白啸林还年轻,广告策划书有不对,我们改!改!只到您满意为至。”

  “侯经理,不是这个问题,你还是看看资料吧,顺便你也说说你们的创意奇才,有才华是好事,但更重要的是城信和踏实。”说完,拂袖而去。

  “别介,别介!”侯经理在后面一个劲的挽留,但“女杀手”毫不给情面,疾步而去!

  白啸林傻傻地站在会议室,情况急转而下,不知为何?一头雾水坠入深渊!侯经理一脸怒气走回会议室,厉声质问:“小林你的资料是怎么整的,惹的林总发火!”

  “我,我都是按你的意思做的,不会有问题啊!”白啸林满脸委屈。

  侯经理也不多说了,拿起资料看。哎!一会而他长叹一声:“你自己看看吧!”

  白啸林委屈地走过去看了看:雅丽广告策划书,这下白啸林变得紧张了,急忙翻了起来,全是雅丽产品的广告策划资料,要知道雅丽是锐达公司的产品,卖点与雅美相似,而锐达公司是意达公司的竞争对手!如果林总误认为傲发此刻做锐达的广告,女杀手是肯定不会与傲发做一点生意,而且是永远!

  怎么会这样呢?有人调包,不可能啊,资料一直是没离手,就是在大厅……...!对,对,要出问题只有碰到的哪个女孩才有可能。白啸林想到这,急忙说:“经理你听我解释,是这样的…..”

  侯经理挥挥手,打断了白啸林,很痛苦地说:“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到我办公室来。”客服部主任和他直接上司创意部主管还有那两个文员都恼怒地拿眼瞪着他,虽没说话,但明显是说你小子坏了大伙的好事!

  白啸林忐忑不安地随侯经理进了办公室。侯经理坐下来,手不停地绕着头,“哎…!”他才叹一声,说:“小林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说怎么办?”

  “这,这,那资料是….”白啸林激动地把碰到那女孩的事说了一遍。

  侯经理听完后,摇摇头,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长长地吐了一窜烟,盯着白啸林,无神地说道:“啸林我相信你刚才说的话,但这单生意我估计没错的话肯定黄了!”

  “经理,我们可以跟意达公司解释吗,他们对我的创意还是认可的嘛。”白啸林焦急地说道。

  “我已经叫客服部主管去沟通了,但我看没戏!”侯经理深深地吸着烟,悲观地说道。

  这时电话响起,侯经理马上接了:“喂,老马吗?怎么样?”白啸林看到侯经理期盼的脸色慢慢变得绝望,他知道马主任没有搞定。侯经理放下电话,两手一摊,说道:“意达万经理回话了,他说这次差点把他都给害了,林总把他好一顿数,是不?这下彻底完了!我看我们如何善后吧!”

  “经理,真的没机会了!”白啸林不死心。

  “小林啊!你真是年轻那,难怪被人调包你都没发觉。意达可是大公司啊!牛着了!你知不知道跟我们竞争这单生意有多少公司,最少也有一个排!不错,他们是很欣赏你的创意,所以一上班他们就来洽谈,可他们今天肯定不只选定跟我们一家洽谈,本来我们是他们的首选,这下….,哎!我想不用多久他们已签订合同了,林总亲自出马,就是拍板的时候,换句话说:我们已没有机会了!”

  侯经理不愧是老江湖,一下就把事看透。人家大公司总经理出马了,肯定要最快把事情搞定,哪会拿出时间听你左道歉右赔罪!白啸林明白了,这单生意黄了,嗫嗫嘴说:“那,那怎么办?”

  “小林啊!你在公司也勤勤恳恳干了两年,我也看到了,本来这次我想给你机会露脸。你想我为什么要你去审广告策划书?只要这单生意做成了,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提拔你。你没见你们创作部刘主管这段时间脸一直黑着!没想你……!还是太年轻了,办事不牢啊!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侯经理恨铁不成钢。

  “经理是我不好,我……辜负了你,我……!”白啸林声音哽咽了,心里很感激侯经理的知遇之恩。忽然他像想到了什么,急急地说:“经理,是不是刘主管动的手脚!”

  侯经理听到他这话,眉头一皱,说:“小林啊!你不要瞎想,你稍稍动动脑子就知道,先不说刘主管是不是这种人,就凭他,现在有能力把这调包的事做的如此天衣无缝,如果他真有这本事,他还混这小主管?嗨,你啊!的确社会经验不足。哎!不说这些了,说了也没用!”

  稍过片刻,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客服部为了这单生意在万经理身上下了不少力,还有其他部门,这一星期加班加点全白忙了,老板答应这单做下来的奖金全泡汤了!怎么跟老板、同事们交待!”侯经理又绕起头来。

  好一会儿,他忽然停住了,好像有了主意,脸色温和了些,眼神也柔和了,微笑着对白啸林说:“小林啊!你在我们公司做了两年了吧?”

  “是的,两年多?”白啸林不解侯经理问此话是何意?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小林啦,你很有才华,又做了这么久,按理你应该升职,但傲发公司小了点,主管职务有限,很难给你平台发挥了,你,你…….从没考虑换个环境?”侯经理拐了个大弯,总算把话挑明。

  “经理,你要辞退我!”白啸林激动起来:“就为今天这事,我好歹也为公司做了两年,功劳,苦劳都有啊!”

  “小林,不要激动,不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也是没办法呀!你想想这事出了总要人扛吧,老板、同事们那总要一个交待吧,再说这事责任主要在你啊!又迟到,又被人调包,是不是?”侯经理细声慢语地说。

  可字字如针尖般刺着白啸林的心:本来希望靠这广告升职做主管,没想到连这份工都要丢掉!侯经理瞄了眼白啸林,看他一脸埋怨和气愤,又温和地说:“确实你在傲发辛辛苦苦做了两年,不容易,待会你去财务部多领两月工资,我会通知他们,就这样吧,你出去吧!哎……!”侯经理一声长叹!好像他内心是极不情愿做出这样的决定!

  白啸林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自己办公桌前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他看到同事们的眼神满是埋怨和责怪,刘主管幸灾乐祸的一脸奸笑,没有一丝怜悯!共事两年,一点情意都没有,就为了泡汤的奖金。道义放两旁,利益放当中这歌词真没错,现实社会的确很残酷!只有平时最崇拜他的小沈过来帮他拿着过多的物品,并安慰他:“啸林我来帮你,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白啸林心里涌过一道暖流,感激地看了眼小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