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无奈只可转身,对面是一个大概十五六岁,清秀的女孩,充满灵气。

  那个女孩见到沈星之后,不禁惊乎出声:“啊……”

  沈星善意回道:“姑娘别怕,我没有恶意。”可是那个女孩还是尖叫不停,沈星只好用手掩住她的嘴,只露出那小姑娘惊恐的脸神。

  “小艾,叫什么啊。”另一间草屋走出一个老年人,问道。

  然后沈星在见到那老年人的一瞬间,只觉一阵强风袭来,手中的女孩就已经站在老年人的旁边,停止了尖叫。

  对面虽是老年人,但不显老态,目光深邃,凌厉问道:“你是何人?”

  沈星知道定是一位比他厉害不知多少的高手,不禁对其作辑,敬道:“老人家,初次见面,多多包涵,我没有恶意。”

  老年人一脸防备,之前竟然查探不到他的身影,见到他的人才知道他来到房舍,实在怪事。冷道:“有没有恶意暂且不说,幸好小艾没事,要不你早就身首异处。”

  闻言,沈星一阵冰寒,道:“前辈,多有冒犯,请见谅。”

  “你为何身着我家阿牛衣衫,又是从何处而来,给我一一道来。稍有不合,我想你的实力也逃不出这家门口的。”

  沈星知道不说清楚是走脱不了,镇定地道:“前辈,晚辈沈星,行至此处,已是衣衫尽毁,不得已出此下策,还请见谅。至于从何处而来,晚辈不敢妄言,山村之后,那无边之森……”

  旁边小艾抢到机会答道:“失落森林是吧,那里好恐怖,连阿牛哥都不敢进去。”

  沈星心道:“真是乖巧的孩子!”

  老人瞪了瞪小艾,小艾捂住嘴不再言语。老者继续问道:“你的实力,在失落森林,恐怕是一天也存活不了,你在说谎。”

  沈星低下了头,沉声道:“是,我在里面存活一天都是问题,但……我师傅一直在保护着我,直到今天……我是我师傅从小就抱养回来的,我师傅为了躲避仇家,身隐于失落森林。然后就在今天,仇家还是找上了门,我师傅拼死保护我,最后为我指引方向叫我一直向这边走,自己在后方拼死为我挡住了所有敌人。”

  “我的师傅,就这样没了……我沿着这边一直走,我不敢回头,我怕看到不想看到的事情。养我教我的师傅……”沈星悲痛地道。沈星见过太多生离死别,这一些根本不用怎么编就能说出个缘由来。

  “呜呜……”小艾眼睛红了起来,哭道:“爷爷,这位哥哥好可怜,他是个好人,不要为难他好吗?”

  “谢谢小艾。”沈星答谢,道:“老人家,如果不介意,送我这件衣服,来日定当十倍相报。告辞!”说完沈星转身走去,看来只能在外面露宿一晚了啊。

  “等等,我观你眼色,不像说谎之人,我也不想追究下去。今晚天色已晚,你就在寒舍暂住一晚吧。”老人最终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想当初,阿牛也是他在失落捡回来的。

  沈星回过头来,感谢道:“多谢老人家,那我就不客气了,老人家如何称呼?”

  “叫我伍伯。”伍伯心里还有些不自在,再次问道:“后山传来颤动,可是你所为?”

  “后山?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那种声响太过震撼,我知道我实力弱小,定不是我能处理的,所以不敢靠近那边,就直接往山村这边……”沈星低声道。

  “过来这边偷我阿牛哥衣服!”少女脱口而出,而后偷偷喵了老者,沈星哭笑不得。

  伍伯不再言语,心道:“这少年实力还是很弱小,我实在多想了。山村平静多年,我的心也应该平静下来了。”

  “伍伯。”沈星恭敬叫道:“我可以请教一些这世界的问题吗?现在的我对这外面认知可为一片白纸。之前师傅从来不肯跟我说外面的事,只说人心险恶,不知为乐。”

  女孩总是能接受外来异客,老年人总是可以善意传达,沈星在这能感受到山村的纯朴。

  之后,沈星在老年人那里得知了这星球一些常识,得知这是一个崇武的世界,这个星球名叫星神大陆。这里是居于南蛮的一个边陲小镇,世风彪悍,征战不止。在这连绵不断的征战之中,南蛮的人们大多是身怀绝艺,力大无边。

  虽然南蛮混乱非常,但在这边陲小镇还是很安祥般宁静,因为这里不是什么必争之地,这里没有绝世矿产。这里的穷山恶水造就了一个如此安宁的世外桃源。

  沈星还得知伍伯是这一村之长,还得到全部人的认可,对他言从计听,从不怀疑。估计这源自于伍伯的大爱与能力,沈星知道平常人绝无可能是伍伯对手,就连自己如此结实的身体,也是万万不可敌。

  在饭香之时,阿牛也狩猎而归,远远就听到他的欢乎声:“小艾,阿牛哥回来了,今天我打了一只……”破门而入时看到了沈星,止住了话语。

  阿牛走到一旁将野猪放下,走到石桌边,擦了擦手道:“爷爷,家里来客人了啊,这位小哥是谁啊?”

  伍伯乐呵呵地道:“这位是远方而来的客人,沈星。”

  沈星起身相迎,笑道:“阿牛哥,在下沈星,请多多指教。”

  阿牛是一个浓眉长发,憨厚纯真的高大健壮的十八岁少年,走了过来,挠了挠头,笑道:“沈星哥,不要客气,我们这里可宽了,要住多久就多住,呵呵。”

  伍伯笑着摇了摇头,道:“这孩子。”

  沈星不禁莞尔,道:“好,以后我们就是兄弟。”

  之后他们架起了烤架,将洗好的野猪串好,烘烤了起来。

  夜色总是那么的娇艳,总是被赋予诗意。望着漫天星辰,沈星不禁想起了星空另一端。

  地球还是那么美好吗?地球也是如此安宁吗?兄弟你还安好?青依你在想我吗?也许今生今世再也不能相见。

  种种思念,沈星眼眸里充斥不解迷茫,还有丝丝苦涩。

  这一切都看在老人伍伯眼里,也使他对沈星的解说深信不疑。拍了拍沈星肩膀,道:“孩子,路总会有的,只要你敢走下去,路就在脚下。”

  “嗯。”对于历尽苍桑的伍伯,沈星还是很受教地听着,喃喃地道:“我会努力追寻我的道,我会找到回去的路。”

  “好!我相信你!你身体内外剔透,结实异常,如果可以引星力于己身,将是练武之奇才,也会万难不可阻。祝你如愿,祝你安然。”伍伯撕下一块野猪后腿,扔给沈星。

  小艾拎着烤好的一半野猪内出了门,拿给其他邻居分享。

  吃饱了之后,仰卧在山坡上的沈星和阿牛说起了童年趣事。阿牛是伍伯捡回来的孤儿,从小抚养长大,而小艾也是父母在征战中双亡,托于伍伯教养。

  “沈星哥,你可知道,伍爷爷经常说我是狼孩,因为我小时候是他从狼群里救回来的。当时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只记得我每天都在跟狼抢食,都在跟狼拼命。我就是一拳一脚地把肉抢来吃的,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和狼群谋食,但我知道我什么时候脱离那苦海。那是十年前,伍伯一个人狩猎到那,将我带离那片血腥之地,当时我八岁。”阿牛对身边沈星说着他的身世。

  沈星暗叹一声,道:“也许在我家乡,八岁只是待哄的孩子,只认得淘气,在狼群面前都不够塞牙缝吧。”

  阿牛来了兴趣,道:“我是不是很牛啊,我是天下无敌大力士!怪不得爷爷叫我阿牛,原来如此。”

  沈星冷汗,这厮还真可爱,在地球能否见到可爱的野蛮人呢,而且还很自恋。

  阿牛眉飞色舞,继续地说着:“沈星哥我可厉害了,大家都说我天生神力,我可是村里的老大,那些小孩们都听我的话呢。”

  “除了爷爷之外,我就是最厉害的了,我一个人能扛五千公斤巨石,我感觉我有六千多公斤的力量呢。呵呵,我现在已经是内功高手了呢。”

  “村里的女孩都说喜欢最有力气的了,她们是不是都喜欢我呢?”

  就在两人吹嘘之时,山村外面烟尘四起,一队人马狂奔而过。个个凶神恶煞,奔向沈星坠地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