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听到魁梧汉子要抓散发男子,瘦小青年有点愕然,问道“头,我们也要抢他吗?”

  “他们应该是做戏给我们看,如果这男子能抓住两只火狐,那样的实力不会被两个未筑星台的小子打倒的。快!”魁梧汉子催促道,不再隐埋,袭向沈星。

  沈星在对方起身那一刻就发现了他们,暗道:“果然是有点头脑,要不也不会在这埋伏等着我们。”

  对方三人向他这边奔袭而来,沈星没有立刻施展身法退走,这也是有着多个原因。

  阿牛与左相延现在还没有安全退出,他要在这里拖延一下时间,而且以那三人袭来的身手,沈星也断定了他们的实力,不会很强,只是比前面两个强上一分的星台之人。

  最后还有一点就是,既然对方可能认出自己,那么一定启动了陷阱,慌张冲出的话可能会踏入陷阱之中。

  如今之计就是继续装下去,或者杀下去。以沈星看来,三人实力不高,如果没有像拳刺一般凌厉武器的话,以命相搏他自是不怕。

  沈星拥有锋利可屠诸敌的拳刺,拥有坚韧可挡万法的肉躯,拥有极致可越绝境的身法,拥有玄妙可御万斤的奥秘。

  这些是他的优势,而且这些人还不知道这些秘密,所以他有着必胜的信心。

  沈星也不急着露出本来面目,先继续装着重伤男子,要必在一瞬间趁机杀掉一人。

  沈星步伐蹒跚,看向出现在眼前的三人,惨然一笑。

  魁梧汉子一掌拍在沈星身上,沈星暗运无伤奥秘化解掌力,但没有反震对手。

  沈星身体被拍得倒飞在地,怒视着三人,吼道:“你们也是一样狼子野心,想劫老子吗?哈哈。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我竟然惨遭同门弟子三番五次的劫杀,天理何在!”

  “天理你妹的,你这理念该劫,劫了我再告诉你天理吧。”瘦小个子嘻笑道。

  “三号,你过去察看他伤势,查明虚实,小心一点,以防有诈。”魁梧汉子瞪着瘦小的青年道。

  “你叫什么名字,给我起来。”魁梧汉子瞪着瘦小的青年道。

  瘦小青年有点不耐烦地踢向沈星,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沈星看着踢来的瘦小青年,双眸闪现厉光,左拳紧握,轰向瘦小青年大腿。

  同时施展无双身法,瞬间转到魁梧大汉面前,右拳带着狰狞的拳刺,以雷霆之势击向他面门,一时尘飞叶落,为沈星这一击飞舞称赞。

  沈星施展起斗转星移时速度达到了一个极致,使瘦小青年都没看清便觉得混身剧痛,一条大腿已经被沈星打断,跌坐在地。

  而魁梧大汉虽然早有防备,但也没有料到沈星拥有着如此快的速度,匆忙间身体后倾,用左手挡着沈星雷霆的攻击。

  噗哧!

  魁梧大汉之手承受着沈星四万之力,再加上拳刺之利,应声折断。

  而这时旁边高个子的青年满脸惊骇,他连救助两人的念头都没生起沈星已经完成了这雷霆的一击,如果是击在他身上,那么估计他已经被击爆脑袋,倒地身亡了吧。

  “嘶!”

  魁梧大汉倒抽一口冷气,受了一击快速倒退,而沈星趁机扑向高个子青年。

  那高个青年惊容未止,见到沈星扑来,慌张倒退,不敢再战。

  沈星双眸紧盯着他,凝现凌厉神采,光芒直入高个子青年惊骇未定眼中。

  沈星展现了他无边神采的神识攻击,仿佛一尊死神亲临,宛若一位神魔下凡,勾魂威慑。

  高个子青年神魂乱颤,心寒胆裂,呆立当场,双眼无神看着沈星冷漠近来,在他的双眸之中,沈星双拳闪现无尽寒芒,无限放大。

  砰!

  沈星一拳,直接打在高个子头上,高个子青年终是如他所想被人击爆脑袋,倒地身亡。

  沈星的神识攻击只展现两次,而第一次时是对上冷煞少年司空敌。这次的敌人比司空敌更强,但他只是普通修士,在这方面不一定比得上司空敌。

  沈星的神识攻击再次展现峥嵘,让沈星信心倍增,仰望天苍,自信始有一日,他会打破这天苍,寻到回去的路。

  退了下来的那个魁梧大汉看着沈星,吞咽下口水,高度警惕。刚才那一瞬让他都有点口干,他还以后见到了神魔临世。

  区区一个未筑星台的少年,瞬息间就将他三人击溃,这让他身心都差点崩溃。他可是一个高阶星台境界的,这之中的差距不是那些数字能填充的,他现在倒是怀疑对方是一个无比恐怖的老家伙,在扮猪吃老虎。

  沈星没有停下,再次向那魁梧汉子攻去。对方已经残了一手,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沈星绝活尽施,就是想速战速决,拖久了要是让其他人知道那可不好办,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秘法。

  斗转星移如鬼魅一般转眼来到魁梧大汉面前,沈星举拳便轰杀。

  魁梧大汉单手御敌,左右躲闪,难以招架,最后给沈星再次轰在身上。

  最后魁梧大汉灵甲破碎,而且沈星一身蛮力穿透灵甲,拳刺之锐更是扎在大汉身上。

  魁梧大汉被打飞而出,受到了致命之伤,知道沈星不会留下他性命,狠厉看着沈星,冲到旁边。他要启动备用陷阱,就算他身死也要拉着这少年一起同归于尽。

  顿时雷鸣风啸,从两侧轰隆如奔雷滚滚而来,这是一个无差别的攻击陷阱,是魁梧大汉最后的手段,他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要用到它。

  魁梧大汉站在场中,哈哈大笑,吃力地伸手指着沈星喝道:“沈星小子,没想到你逼得我动用这最后的陷阱之力,今天大意不敌于你,我不甘!今天我是难逃一死,那么拉你一起陪葬。”

  看着两侧飞射来的各种机关暗器,沈星想脱离这个范围已经来不及了,脸色凝固。

  沈星施展斗转星移到了极致的地步,瞬息来到魁梧大汉身前,一拳打在他的头上。之后将大汉举起,抛向一侧飞射而来的巨石与暗器。同时沈星踏着斗转星移之法,迎上另一侧机关。

  利箭闪现亡魂的厉芒,巨石以山崩之势砸落而来。沈星双脚点地,不退反进,弹跳向巨石。

  接近巨石之时,施展无伤之秘,抵御碰撞之力,同时将自己重重反震而出,双脚也重重踏在巨石之上。

  沈星顺着反震之力高高跃起,躲过了两边巨石的夹击,而将魁梧大汉扔出的方向也是在他计算之中。

  沈星跃起时正好背贴魁梧大汉,后边厉芒尽数落在魁梧大汉身上,而沈星面前也飞来道道厉光,反映后方被厉芒贯穿的大汉。

  看到旋转而来的飞叶暗器,那片片飞叶展现妖异邪光,旋转的飞叶似是穿越时空而来,每转一圈都散发出慑魂之魅,似是经历了轮回一梦。

  沈星守心定神,不再专注于飞叶,举起佩带古朴拳刺的双拳,招架道道寒芒。

  叮叮叮噗!

  沈星挡下一个个暗器,但这无数暗器无孔不入,最终沈星还是被射中了一下。

  那片飞叶射到沈星身体之时,沈星施展了无伤之秘,将大半飞叶旋转之力卸去,但还是被扎入了肉体。

  奔雷声止,轰鸣不再,狂风消散于无形,无风谷再次恢复静寂之态。

  沈星坠落地上,看着旁边魁梧大汉满身的暗器,另一个瘦小青年也是被射成刺猬,不禁叹道:“机关算尽,最后还是自食其果啊。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呢,邵中衍应该没有如此城府。”

  这时阿牛与左相延出现在不远处,见到满地狼藉之后,赶快来到沈星身边。

  “轮回飞叶!”左相延看到还扎在沈星身上的暗器动容道。

  “名字挺贴切的,这轮回飞叶对上一般人真的会让人轮回一次。”沈星笑道,将扎在身上的轮回飞叶拨了出来。

  “这轮回飞叶有着绝世凶名,星台之境的人无人能挡。”左相延淡淡地道。

  “老大你没事吧。”阿牛看向沈星所扎的地方。

  “没事,我对自己肉身最是自信了,你看,伤口已经在愈合了。”沈星拍着胸口道。

  “老大你不能这样,每次都是弃我们而去,自己去抗敌。”阿牛有点不高兴地道。

  “走吧阿牛,也许我们不配当他的兄弟。”左相延拉起阿牛,淡淡地道,之后拉着阿牛转身往回走。

  “老大,我是真的生气了,你是不把我们两个当兄弟对待。”阿牛看着沈星道。

  阿牛感觉被兄弟舍弃一般,心中难受,神情低落。

  “不是这样的,你们且听我说。”沈星拉住左相延道。

  看到两人眼中尽是失落,沈星心中也是一紧,感受到两人的悲意,一阵莫名伤感弥漫心中。

  “如果你当我们是兄弟,就应该一起同生共死,无论面对的是怎么样的险境。可是每次你都是将我们推开,然后自己去独挡一切,不是这样吗?”左相延怒喝着,抬头掩饰着湿润的双眼。

  “如果你是这样的,那么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你不用为我们分心,我也不会有任何压力。”左相延叹道。

  兄弟缘尽,辞别在即。这是真的吗?沈星心中泛起一阵似曾相识的痛,他已经痛失了四位兄弟,他不想再忍受这种伤痛,这种痛令他难以心安。

  <PS头痛差点忘了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