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对于更新时间这个问题偶表示希望听听大家的意见,看完文去作者调查投个票吧,嘻嘻)

  胤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眼看着筱白小脸瘦了一圈,比胤禩还厉害,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带她去看胤禩。

  “筱白,告诉你个好消息,但作为交换,你必须帮我在皇阿玛面前美言几句,让他把我放出上书房。”胤誐笑嘻嘻的凑过来,一看就不安好心,“怎么样?”

  赵晋礼拿着一本书讲的正陶醉,根本没看下面这些学生在干什么,筱白仍然一本正经的看书,认真学习。

  见筱白不理,胤誐不得已放出些内幕,“关于八哥的。”

  这一招果然好使,筱白转头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表情带着些期盼。

  “美言?”还不忘了敲竹杠,胤誐憨憨的笑着。

  “要看情报价值。”筱白的竹杠果然不好敲,尤其是敲竹杠的轮到胤誐的时候,更是难了几倍。

  胤誐吃瘪,但也没计较,“下午皇阿玛让我去问八哥拿些东西,你可愿意,呃,扮太监?”

  “太监?”筱白恍然大悟,这电视剧里的情节终于落到自己身上了,小燕子干过的事也终于瞅着机会复制一次了,可她是为了出宫玩儿,而自己是为了去看人,想到这差别,不禁唏嘘一阵,同是爱上了阿哥,境遇却千差万别。

  见到筱白点头,胤誐开心的回去读书了,无意中撇到筱白刚才的看的那书被她撇到了书桌边上,好奇的拿起来,直接吓成了心律失常——那是本包着《大学》书皮的《西游记》。

  胤誐抬头同情的看了一眼沉醉着的赵晋礼,默默的把书放了回去。

  下午下了课,胤誐带着筱白鬼鬼祟祟的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这里如果让筱白来形容的话,绝对是“冷宫”,偶来往来的几个宫女穿的无不是粗布衣服,头饰与妆容也不像宫里看到的那些。

  “这里是哪里?”筱白好奇的打量着来往的宫女、太监。

  “浣衣局外面的一处库房,里面有新的衣物,你进去换上,我在这里等你,记得要快。”胤誐一边让贴身太监打发了附近的闲杂人等,一边给筱白指路。

  顺着胤誐手指的方向,一间不大的房子,倒是还算干净,可怎么看都让人担心里面放衣服会发霉。打消了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筱白推门进去,果然很多衣服,随便扯一套差不多的衣服换上,正愁着辫子没办法装,就看到门后竟然挂了一条假辫子,小小震撼了一下,胤誐做事原来也这般细心。

  穿戴整齐,低头顺目,卑躬屈膝,说话还有点唯唯诺诺的“小白子”就推门而出了,“奴才小白子给十阿哥请安”。

  胤誐被她晃了一下,这细声细气,一副奴才语调的小太监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这是那个平日里对他嚣张又跋扈的筱白格格。

  “小白子?”这名字还有发挥的空间,胤誐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不如改做小白痴更贴切一些。哈哈~”

  “美言没了。”四个字就把胤誐的大笑生生塞回了肚子里,筱白这次的重点抓的很准。

  跟着胤誐上了宫门外的一辆马车,坐在车夫旁边,这次筱白可以大大方方的观察一次真正的皇城,路边飞逝而过的一切都是她好奇的目标,马车拐进了胡同,七拐八绕的转了很久,筱白都没有发觉。她只是专注的想象着这些青砖石板即几百年后的样子,历经变迁,如能有幸幸存,那将是价值连城。

  “爷,到了。”身边的正统小太监停车,这才把筱白从思维的时空穿越状态拉回来。

  跟着伺候胤誐下车,顺从安静,不是筱白良心发现,也不是她思人心切,而是门口穿着明晃晃盔甲的禁军,还有胡同口不时结队走过的巡逻。

  原来康熙对胤禩的防范真的强于胤禛,可为何呢?胤禩一无兵权,二无亲戚靠山,难道仅仅因为他自小与太子不亲密吗?想来想去,筱白的答案再一次回到原点,胤禩那低微的出身在康熙看来最好的安排就是辅佐新君,而这个新君必然会是嫡出或至少由皇后级别的妃子抚养长大,比如胤禛、胤礽。

  才华横溢、深得人心反而成了胤禩最重的罪名,让康熙深深的忧虑吗?筱白不得而知,既然选择了与胤禩共生死,这些也只能是浮尘烟云,但愿最后胤禛能看在自己的份上饶过胤禩性命,可前提至少是自己要嫁给他。

  筱白胡思乱想间已被胤誐带了进去,穿过几个简单的回廊,浓浓的墨香扑来。筱白微微抬头,前面这间应该是书房了。

  胤誐停步,让带路的禁军出去,确定四处无人之后才转身察看筱白的样子。仔细打量一遍,并无不妥之处,然后又让贴身太监小山子帮忙检查。

  “格格除了声音稍细,行为举止倒是十分得体。”小山子不愧是太监堆里混的,筱白唯一的破绽被他一眼识破,可没办法,这是硬伤,声音嘶哑倒不是装不出来,总归是不自然。

  “你装个假声,让小山子把把关。待会儿最要紧的是八嫂,其他人不足为惧。”胤誐放风,筱白练了好一会儿才从小山子哪儿拿了个及格。

  郭络罗氏的厉害她不是没见过,就她这种买衣服还价总是吃亏的主在八福晋眼里就跟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三两句话就能直接碾死,都不带浪费唾沫的。

  深吸一口气,三人略显僵硬的走进书房。

  胤禩正在练字,八福晋在旁边靠着暖炉取暖,眼神柔和的望着胤禩,“吃块点心吧,都写了一天了。”八福晋的声音并不细润,气质有些傲然,放到现代绝对是个标准的“白骨精”潜力股。

  筱白现在的年龄名义上是十五岁,可心理年龄早已高达二十三岁,这过几天就是她的二十四岁生日了,所以面对近三十岁的八福晋时并没有多少年龄上的劣势,但心理上的劣势到有些不可弥补的慌张。

  “八哥,八嫂。”

  “奴才见过八阿哥,见过八福晋。”

  胤禩抬头,见是胤誐,走过来,把他扶起来,微笑着问他可是皇阿玛派他来的,可胤誐额头丝丝的冷汗,闪烁的眼神把胤禩嘴角的微笑带走,“皇阿玛要怎么处置我。”

  胤禩的声音有些失望,有些惊异,也有些无奈,从胤誐闪烁的眼神他判断出皇上可能不会原谅他了,即使他只是被动的展露了下野心,可他不甘心。

  看到胤禩误会了,胤誐慌忙解释,“不是不是,皇阿玛只是让我来拿上次的信件要再看一次,最近皇阿玛心情已经好转,各位大臣也力劝开释八哥,想来等皇阿玛消了气,八哥就能开释了。”在看向八福晋,后者已经拿怀疑的眼光扫视他,胤誐手指不自主的微微发抖,不得已,背着八福晋给胤禩打眼色。

  胤禩不解,顺着胤誐的示意看去,只看到是小山子身旁的一个小太监,低头恭顺的站在门口吹冷风。

  不对,胤誐一向只带小山子一个太监出门的,那么这个小太监必定不是他的人,难道是皇上的眼线?想着,眼神就凌厉了起来。

  筱白规规矩矩的吹冷风,头低的快挂不住帽子了,自然没有看到胤誐与胤禩的眼神交流,只是慢慢的回味着进门时看到的一幕,举案齐眉的画面,突然就觉得自己像个第三者,不仅勾走了胤禩的心,现在还跑上门当着患难妻子勾人家老公的人。

  筱白想的有些烦躁,只盼胤誐想办法支开八福晋,好让自己的道德良知得到喘息的机会,否则她就要扭头走人,成全了郭络罗氏。

  郭络罗氏向来心细,看到胤禩的眼神变化,再加上胤誐的反常,她也对筱白的身份起了疑心。

  筱白有限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绣花鞋,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的,“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