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不能否认。给她花肥的时候,安汐若也说过,制这肥的工艺材料皆稀少费力,她不过有两袋,送与她一带,还嘱咐省着用。但一袋花肥就要治她的罪吗?“继续!”沐宛初神情淡淡。

  “嘭!”轩辕皓拍案而起,怒指着她:“你还要什么继续!黑了心的蛇蝎肮脏女人!色诱宫奴在先,设计凌辱安平贵人在后!东窗事发,还巧言令色!朕将你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也不解其恨!”

  “色诱?凌辱!”沐宛初不敢相信,本以为有人设计陷害她杀宫奴,没想到遭罪的竟是安平贵人。这般凌辱,一个如水温婉的女子怎承受得起!她很想再问一句,她为什么要害安汐若。可这还需要问吗,明眼的丫头都看得出来她躲安平贵人;像轩辕三兄弟这些当事人,必定知道安汐若与轩辕凌的恩恩怨怨情情仇仇,她沐宛初不过是嫉妒报复安汐若!

  她笑看着轩辕凌,而他不再看她一眼,周身冰冷。她仍在笑,极美极灿烂,心却哭。他不相信她!只要是她沐宛初与安汐若对立,他会毫不迟疑、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站在安汐若一边,就像去年那个中秋。对,没错!他会宠她沐宛初,那是因为他不能宠安汐若;只要有人想伤害安汐若,他会奋不顾身,宁可错杀一千绝不姑息一个,即使她是沐宛初!

  “好!既然你不肯相信我,我也不想多做解释!”她笑望着他,泪水氤氲。

  “来人,把这贱人打入死牢!”

  她望着他,而他始终不肯看她。眼中的期冀一丝丝抽脱,转身,她昂起头,不至于泪水滑落:“今天我没有反抗,不代表认罪。我没有做过的,即使粉身碎骨也不会承认!信我者,即使我不言语也会信;不相信者,沐宛初虽百口莫辩。自此离别,前方囚牢无论是怎样的人间炼狱,我都会坚强活着,好好活着,绝不寻死。即便有一天你们发现我死在牢中,那也必定不是我本意!我可以发誓!我活着,只为等,等待沉冤昭雪;我坚信有那一天。因为你……你们,不会相信你们今天所做的判断,不管你们心底愿不愿承认!”

  她踏出一步,又骤然停下,没有回头:“不管你信与否,我只是个平平凡凡简简单单的人,别人待我好,我愿意待他更好。喜欢真诚,不喜猜测别人的心思,宁愿相信别人也是简简单单……”她笑起来,“不过可能也是我才智不够,索性不费那个徒劳去争夺……”她敛收喜色,“最近几个晚上我尽力想啊,做着梦都在想,好不容易决定好了要和你在一起,不论在哪里……这下真妙!很是时候!果真如昙花,命中注定一现过后便是终结……”泪珠再也控制不住落下,于是快速提步离开,衣袖决绝。她不知道他望着她渐渐远离的倔强影子,眼中、心里是怎样一种感情!他不知道,他紧追两步出去,路过她站着的原地时,她的两滴泪珠飘进他衣袖里……水晶石闪烁异彩。

  黑夜沉沉,轩辕凌冰冷地立在一处远望一轩。一轩里再也不是温声笑语,而是与死寂的夜融为一体。他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远望它,只记得像是昨天,又像很久很久之前,自这里住进一位时而蛮不讲理胡闹、时而如花灿烂地笑、时而固执倔强不可欺的姑娘……忘不了那抹明明跪得膝盖酸疼却倔强不依的影子,忘不了捉弄他成功后只有一个酒窝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