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诧异之余,泪水流的更迅猛,沐宛初大吼道:“你为什么回来!谁叫你回来的!走!”她欲挣开他,他抓得反而更紧。最后她哭着哀求,“阿清哥哥,求求你,你走!赶快走!”

  上官清一手抓住沐宛初,一手来回挥舞,杀手攻势顿时弱下去。原来他不但会功夫,还颇不弱!他的嘴角仍旧是那抹温和的笑!你不走,我又如何能走!杀手们顿时撤回去,沐宛初瞧着安汐若背后早已严阵待发的弓箭手,心中一凛。阿清哥哥自己应该可以逃得脱,带上她必定累赘。而他必不肯眼睁睁地舍她逃走。“上官清!”沐宛初趁上官清恍惚之际,骤然抬起长剑横在雪白的脖颈咽处。“你走!否则我先自裁!”上官清温柔地看她,眼中俱痛:“宛儿,为何你宁可死,也不愿我陪你?”

  “因为我只想要你活!好好活!”

  “可我你愿陪你一起死!”

  她精神恍惚,他本能活,可他宁愿陪自己死!轩辕凌会吗?

  当!他一挥袖扫落她的长剑。“宛儿,这是我的选择。由我自己选择一回,好吗?”箭矢如雨,纷纷袭来。他揽她在怀,另一手不断挡箭,她望着他渐渐左支右绌的身影,极难过!“你为何再回头?”他没有回答,只顾挡开箭雨。利箭愈疾,上官清愈来愈不支,蓦地,他将沐宛初扑倒在地,用躯体替她挡开纷纷箭雨!她先是一惊:“你,你说话不算话!你说过的要陪我一起死!”

  她痛哭着欲推他。他温柔地笑望身躯下的她,像要永远刻在脑海里。“宛儿,对不起,原谅我骗你,因为我想让你活!好好活!”他宛若一座山岳。“不要——”她哭喊,“说好的共赴生死,你怎的可以说变卦就变卦!我不同意!我没答应!我绝不原谅你——”上官清极力忍着剧痛,俯头吻上她的脸颊,欲吻干她无助害怕的泪痕。“宛儿,此生是我欠你的……但求来生……”

  沐宛初痛苦挣扎:“你不欠我……不欠我……求求你,放开我,这是我的选择,成全我……”

  上官清依旧一动不动,只顾吻她的脸颊,“再听我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沐宛初感觉到他的热血流到她身上,他的身子因痛楚而轻轻发抖,她只怔怔望着她。

  “答应我……答应我……宛儿,轩辕凌会来的,你一定要等……他……”上官清气息越来越弱,沐宛初再不敢推他:“阿清哥哥,你也与我一起等,好不好!阿清哥哥……”

  “好……”他的唇还贴在她的额头上。

  “阿清哥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回头?”

  他欲笑,却没了力气:“我突然想起……认识宛儿这许久……从未亲口问过她……是否喜欢她的阿清哥哥!……我很想知道。怕今次别过……再无机会……便飞马跑回来了……我一边跑一边想,一边想啊……你肯定会说……会问我……‘阿清哥哥……哥哥喜欢的……是以前的……宛儿吧?’……明知道……结果,我……还是想……想亲口……听你……说……我想……亲口……告诉……你……我喜欢的……是……你……是你……现在的你!……”

  亲眼目睹在乎之人离去,沐宛初失声痛哭,心里一阵阵剧痛!“阿清哥哥!阿清哥哥——”可无论她再怎样撕心裂肺呼唤,上官清始终毫无反应,他的唇边依旧含笑,眉却微微蹙起。是难过再也看不到那抹俏皮的影子,再也听不到她清脆的笑声以及“阿清哥哥”了吧!

  箭雨终于停下,整个土坡插满箭矢,混若一只巨大的刺猬。沐宛初在上官清身下,静静的凝视他,阿清哥哥去了!泪儿忍不住扑簌扑簌滚落,她想伸出手抱他,却发现他的手紧紧按住她的手隐于他两肋下!她浑然不觉安汐若的挑衅之词,缓缓抬头,吻上他的俊秀的脸以及垂下的发。她的双眼似乎不再带有任何情绪,只有坚毅。“阿清哥哥,宛儿来陪你!”

  沐宛初极尽艰难地爬出来,一只鞋子掉在他的身下,衣角碎裂……她不敢回头再看一眼上官清,只是望着安汐若。安汐若屏退杀手,一个人孤零零地立于悬崖上。

  沐宛初笑笑,试情崖,试情崖!不是一对深爱的恋人携手齐飞,而是他明明告诉她愿同她赴死,到头来他已死,为使她活下!她弯下身,将腿上的箭一支支拔出,丝毫不觉得痛!她笑着向安汐若一步步走去,一只赤裸的脚踏在满地箭矢上;距离安汐若越来越近,她忽然灿然一笑,那笑容如草原的晚霞,如三月恣意的桃花。她提步飞奔过去,没有人看见她右手衣袖里隐藏着一支鲜血淋漓的箭!

  安汐若呆呆地注视她,不明白这个发了疯的女人意欲为何,直到她胸上刺入一支箭。安汐若大吃一惊,继而化为妩媚一笑。她们两个飞速向崖边推进,裙裾飞扬,相互交缠,仿若恋尽几生几世的情人!

  伴随身后一声巨吼:“宛儿!不——”她们知道他终于回来了,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