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江南的风雪没有北方的那么严重,江南天气相对比北方温和,没有雪,只是风依旧那么地凌厉。极目远望,没有北方的白雪皑皑一片,房屋依旧是那个色彩。只是满山的野草没有春天的那般翠绿,树木没有以前的那般茂盛,一般的树木,叶子都已经完全凋零……

  牧野山庄外的草坪生命力是那么地顽强,即使经过江南寒风的洗礼依旧紧挨着,坚毅地挺立在地上。那苍绿色的皮肤体现了它顽强的生命力。只是……有一批人带满杀气踩过它那娇嫩的皮肤,原本还顽强拼搏的草儿因此奄奄一息……

  随着牧野山庄的精锐部队四处巡查暗涌之所在,偌大的牧野山庄变得更加清静。庄中的弟子都在百无聊赖地聊聊天,睡睡觉,连鸟儿也暖和地窝在鸟窝舒服地睡着。殊不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大家还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他们已经比方才的那株草更加凄惨——已经完全没有生命的气息。

  尽管牧野山庄内有比较警觉的弟子,见到同门师兄弟的毙命顿时警戒起来,但是潜在的对手还没让他能执起手中的武器,喊出半点声音,暴雨梨花针就封住了他们的咽喉。

  又是暴雨梨花针!又是那熟悉的三个黑影!树上的鸟儿也被凌厉的杀气惊醒了,顿时仓促地振起翅膀飞翔起来。在房内的南宫牧野顿时觉得不妥,立刻跑出房间查看——只见众多牧野山庄的弟子们都毫无生气地倒在庄中的各个角落。看到那三个熟悉的蒙面人,南宫牧野顿时怒火中烧。“哼哼,如今这里就你这么一个人,你还是陪伴着你的弟子一起下地狱吧!”为首的伤疤蒙面人说罢,顿时从袖中飞出几枚暴雨梨花针。

  南宫牧野早有准备,运起手中的太皇刀,格挡住迎面飞来的几枚暴雨梨花针。然而奇怪的是,并没有听到几枚暴雨梨花针打到太皇刀,掉落地上的清脆声音。仔细一看,正是南宫牧野运足内劲把几枚暴雨梨花针吸附在太皇刀上。只见南宫牧野运足内劲向地上一斫,那吸附在太皇刀上的几枚暴雨梨花针随着一股庞大而凌厉的刀锋顿时向那三名蒙面人攻来。然而三名蒙面人毕竟能进牧野山庄如无人之境,轻功也甚是卓越,一个腾空翻躲开了那股强力的攻击。只是委屈了他们三人身后的那棵大树,顿时被劈开两半,原本来有一息尚存,苟延残喘等待春天到来的大树如今只有“入土为安”。

  厚重的声音惊动了牧野山庄内的其他弟子,顿时警戒起来来到牧野山庄前院。只见牧野山庄的弟子汹涌而来,三名蒙面人顿时投出更多的暴雨梨花针打击对方。由于牧野山庄的弟子早有警戒,加上南宫牧野的掩护,并没有让那些暴雨梨花针发挥出应有的效果。三名蒙面人见此,顿时使出凌云步逃离而去……

  牧野山庄的弟子正要追赶,南宫牧野阻止了他们:毕竟对方的暴雨梨花针神出鬼没,自己庄中的精兵良将也派出去搜寻他们的下落。若庄中的弟子贸贸然出去追击也只是徒添伤亡。

  待三名蒙面人逃离牧野山庄一阵子之后,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了。一名名叫藤武的蒙面人不忿道:“首领的计划是多么完美!本想着我们三个对付他一个小子,能够迅速歼灭,没想到却轻易惊动其他弟子……”“藤武,你就别这么早做梦了……”为首的伤疤蒙面人说道:“虽然南宫牧野年纪轻轻,但是要是他没有半点实力,能够成立牧野山庄和东方堡,冷月山庄,流星堂并列成四大家族?别忘了首领交给我们的真正任务……”“嗯……”顿时藤武邪恶地点点头,那厚实的黑色面罩也难以掩盖他邪恶的笑容。

  唐枫三人离开客栈,继续南下搜寻。正好来到牧野山庄,打算进去和南宫牧野说一下自己遇到东瀛浪人的事情。只是他们三人刚刚来到门口,去沿海打探消息的两名逍遥谷弟子回来。唐枫三人见到他们,心中甚是赞叹:不愧是百晓门的人,效率真高……正当他们两人要汇报,唐枫打断道:“既然已经来到牧野山庄,我们就先进去再说吧……”

  牧野山庄门外的两名弟子见到唐枫等人到来,说道:“原来是逍遥谷大弟子唐枫前来牧野山庄啊,里边请……”经过方才一役,牧野山庄的人都不敢松散,生怕一个不小心魂归西天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是逍遥谷唐枫,青云教孤风,飘雪啊……有失远迎啊……”南宫牧野虽然是一庄之主,但是毕竟年纪轻轻,面对这些少侠们自然是礼遇有加。“未知这两位是……”南宫牧野没有见过站在唐枫背后,从百晓门新加入逍遥谷的两名弟子。

  “他们是刚刚加入逍遥谷的新弟子,这位是莫晓峰,另一位是丁晨……”唐枫介绍道。“因为百晓门解散,两位师弟希望能够伴随着徐伯伯身边,所以加入逍遥派……”南宫牧野听到唐枫的话后感到惊讶:百晓门解散了,那么隐藏的暗涌更加是无处可寻了……

  “对了,师兄……”莫晓峰和丁晨汇报道:“经过我们去沿海向丐帮打探的消息,的确是有一批东瀛浪人潜入中原,而且为数四五十人左右……”“啊……”唐枫慨叹了一下:竟然能从天下第一大帮的丐帮手中逃脱,这批东瀛浪人必定是出类拔萃。而且看来如此有组织性,纪律性,恐怕会重蹈十年前的覆辙——如同“弑”一般潜入中原,颠覆武林,甚至颠覆江山……

  “对了,唐兄,方才我们牧野山庄遭到之前的三名蒙面人袭击,那些人又有异动了呢,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南宫牧野对唐枫三人说道。“什么!”唐枫惊讶地感叹道。只是唐枫还没有发出任何感慨,外面一阵炮响打乱了他的思绪。

  南宫牧野和唐枫三人顿时跑出内堂往外一看,只见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扬起优雅的烟火。“是牧野山庄的求救信号!”南宫牧野非常着急,想必是大弟子贺雨扬所带领的部队遇到袭击了。南宫牧野正要抄起太皇刀冲出山庄,唐枫拦住道:“如果连庄主也跑出去,若庄中再次遇袭该怎么办?庄主不用担心,让我们去应付吧!”说罢,孤风,飘雪,莫晓峰,丁晨点点头。“嗯,好吧,你们要小心!”南宫牧野顾全大局,停下自己的脚步,对唐枫等人叮嘱道。

  待唐枫等人赶到事发地点,只见贺雨扬和叶星宇正奋力顽抗着那三名蒙面人的袭击。事发地点是一个荒芜的野外,当他们正因为赶路疲惫而要小憩一下时却受到突如其来的袭击。除了牧野山庄大弟子贺雨扬和三师弟叶星宇,几乎全军覆没。正当三位蒙面人要再次投去凌厉的暴雨梨花针,背后的杀气顿时让他们停止了应有的举动,而是侧翻躲开对方的攻击——正是莫晓峰和丁晨投出飞蝗石攻击三名蒙面人。于是三名蒙面人顿时改变目标把暴雨梨花针投向唐枫等人。莫晓峰和丁晨的飞蝗石已经挡去半数的暴雨梨花针,剩下的唐枫的霸王枪独自扫却。面对唐枫,孤风,飘雪,和两位不知名的家伙三名蒙面人并没有放在心上,顿时抽出短刀直攻唐枫等人。

  蒙面人的暗器功夫凌厉,刀法也甚是不逊色。三名蒙面人和唐枫,孤风,飘雪缠斗起来,根本不把莫晓峰,丁晨放在眼里。只见莫晓峰,丁晨正要投出飞蝗石以泄蒙面人无视之愤,然而为首的伤疤蒙面人却更早一步地投出暴雨梨花针。莫晓峰,丁晨根本来不及投出飞蝗石,只有瞬间闪避。三名蒙面人的刀法同出一辙,都是矫若游龙,疾如闪电。唐枫和孤风的武功弟子相对比较厚,姑且还扛得住。然而飘雪的剑法在凌厉的短刀攻势下渐渐露出颓势。眼看着那名蒙面人的短刀要从飘雪的天灵盖直刺而下,但是一阵清脆的声音,印证了她还没有毙命的消息——正是被蒙面人冷落的牧野山庄大弟子贺雨扬一记铁拳向那名蒙面人背后而击。蒙面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生硬地侧过身用右肩挡住贺雨扬的攻击。只是肌肤之躯岂能格挡贺雨扬的铁拳?顿时那名蒙面人被打倒在地上,短刀也掉落在一旁,扬起清脆的声音。

  为首的伤疤蒙面人察觉到背后贺雨扬的攻击。只是唐枫的枪法也让他无暇分身,没办法替他挡开贺雨扬的攻击。此时只见伤疤蒙面人和叫藤武的蒙面人顿时卸去和唐枫,孤风的较劲,扶起那名受伤的蒙面人。此时莫晓峰,丁晨,贺雨扬,唐枫,孤风正要围攻他们三人,却见他们眼前扬起一阵烟雾——正是刀疤蒙面人掏出烟雾弹投掷在地上。紧随着烟雾散出的正是狠毒的暴雨梨花针!唐枫等人眼疾手快,躲开了暴雨梨花针。然而丁晨却很不幸地被暴雨梨花针打入胸口。

  待烟雾散去,三名蒙面人也不知所踪。唐枫等人立刻送丁晨回牧野山庄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