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人是谁呀?看似有些面生。”不知何时在羽墨的院子四周多了四五名修真者,他们爬在院子的墙壁上疑惑的望着里边的人。

  一名身着身着水蓝色道袍的男子微咪了下眼睛,嘴角抹上一缕冷冷的笑容道:“这不就是招生的时候所出现的最为耀眼的星星嘛。”

  男子转过头望向那有些比自己矮一头的男子,露出了那张算不上英俊的脸,他的脸上海留在一道刀疤,这张脸赫然就是跟羽墨有过一面之缘的朱凌的脸!

  另一名比较矮的男子愣了下,转头望着他:“朱凌,你认识他?新人里最耀眼的人,莫非他就是那么被弟子们传得沸沸扬扬的人物,说什么拥有两个顶级属性天赋,修真天赋还是9.6历史上最为高天赋的新生,羽墨?”

  男子知道朱凌与羽墨的关系不是太好,上一次由于朱凌在第一场测试里作弊,惹得水月道人把朱凌的师祖天幕子给狠狠的臭骂了一顿,而天幕子心情一不爽就直接去找自己的徒弟,也就是朱凌的直系师尊梁天乔狠狠的臭骂了一顿,梁天乔第三代弟子,而朱凌被水月峰收为徒后,就成了梁天乔的徒儿,不过这不能算是真正的师徒关于,只不过梁天乔偶尔可以指教下朱凌而已,但由于朱凌的天赋不算太好,根本就不入梁天乔的法眼,这次又闹出这种事,梁天乔就给了朱凌一个惩罚!

  说到水月塔的万兽牢里呆上三天!万兽牢是什么地方!只要是水月峰的人就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这里是一个处理一些违规的弟子的弟子,而且非常严重的一种,以朱凌的实力进入万兽牢之后回来所收获的就是脸上的这一道疤!

  摸了摸脸上的伤疤,朱凌的脸有些狰狞的望着不远处的羽墨,心里道:“我会代表师傅好好的欢迎你的!”

  矮个人的男子扫了下朱凌狰狞的脸,心里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不由的轻声道:“朱凌,我们先走吧。”

  朱凌点了下头,随着矮个子男子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他发誓一定要让羽墨在这个水月峰混不下去!

  由于羽墨自己的修炼,倒也没有注意到院子外的事,不然以他的灵识覆盖范围,这方圆十里的东西完全无所遁形。

  天瑕子倒是注意到什么,嘴边的笑意浮现。

  “如果一来,你就是说你可以即可以修炼体修的功法,也可以修炼剑修的功法是不?”

  羽墨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你身体里的情况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如果让人知道的话,恐怕你会有生命的危险。”突然间,天瑕子的脸色一变,正经道。

  如果羽墨的身体情况被人发现的话,恐怕就会引起一些人注意,能让灵穴修炼到丹田,并且使自己能使用剑修和体修的功法的心法谁能不动心呢?羽墨自然深知这其中的利害,所以他几乎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见羽墨点了下头后,天瑕子顿时挂起了一丝微笑:“还有什么东西想问的么?”

  微微一征,羽墨脑中闪过那一只漂浮在修真者肩膀上的生物,随即开口道:“为什么水月峰的弟子身上都会有……”羽墨还没说完天瑕子就已经打断他的话了。

  天瑕子的打断方法不是用语言打断,而是……。

  望着天瑕子肩膀上,那是一只全身被白色的毛发覆盖住的迷你型狐狸,狐狸正圈在一起,那滑腻的毛发轻轻的浮动着,它好像睡着了,狐狸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浅蓝色灵压,灵压居然已经成型!离这么近,羽墨便感觉呼吸有些难受,顿时退开了几步才好受多了。这灵压恐怕已经有分神级别以上,否则以羽墨元婴的灵识,一般的灵压根本对他没什么效果。

  天瑕子的手抚了抚肩膀上的狐狸,狐狸颤抖了下,大大的眼睛缓缓的睁开,见到有陌生人,顿时瞬间立起,一股强大的灵压霎那间覆盖上羽墨的四周。

  “停下。”一声轻喝,狐狸那凶狠的目光顿时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望着天瑕子一副讨好的样子。

  天瑕子拍了拍狐狸的头,示意它不用担心,狐狸才安然的躺在天瑕子身上,大大的眼睛则是疑惑的盯着羽墨,仿佛想了解这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似的。

  羽墨擦了擦已经湿透的额头,重新望向狐狸他才发现,原来这狐狸的下半身也是属于飘渺的,如同烟雾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生物,居然这么厉害。

  天瑕子见到羽墨那些苍白的脸,不由的一笑:“别害怕,你可以靠近点,菲儿只是有些畏生而已。”

  “菲儿,这是那只生物的名字。”羽墨在一边的石椅上坐了,不过还是离天瑕子有点距离,看来刚刚那一下子让羽墨对那只狐狸印象深刻呀。

  天瑕子古怪的一笑,看这体剑双修,用有两种顶级天赋属性小怪物吃瘪也是见不错的事嘛。果然这家伙是早有准备的!

  “是的,这是我的体兽,菲儿。”天瑕子扫了羽墨一眼笑道:“想来昨天你应该也见过体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