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知道赶了多久的路,最后血鸢和万青山都被放在了马车里,由萧蒙和晚仙亲自赶车,其他人三三两两地进入其他的马车,前后包住那辆最重要的马车。

  绕开大路,这群人专走那些人迹罕见的小路,但是这些人看起来却对这些地方熟悉得很,弯弯拐拐地也不知目的地到底是哪里。

  血鸢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想要撑起身,却被一双大手伸过来按住,不是万青山的气息!血鸢心中警铃大作,往腰间一抹,却落了个空,低头一看,身上的衣服竟已被换掉了。

  “血鸢······大人······呃,那个,你不要起身,你身上的伤太重了,要躺床上休息半个月才能下地,哦,那个,你的衣服是丫鬟给你换的······换下来的衣服没有动过,就在桌上······”一道局促的声音突然响起,明显是那大手的主人。

  血鸢转头,正好看到那张英俊的脸上露出些许少年般羞涩的笑容,有些无语,这么个大男人,还是望雪楼的左护法,露出这种扭捏的姿态不太······好吧?

  听完他的话,血鸢心下稍安,没有再挣扎着起身,刚才的动作牵动了她的伤口,如果想要好得快点,那就只能在床上休息着了。

  冲着桌子指了指,萧蒙如梦初醒,飞速去把桌子上血鸢换下来的衣服拿了过来,献宝一般地双手奉上。

  血鸢忽略他讨好的笑容,伸手一抽,将那软剑拿出绕在腰上,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萧蒙眼睛放光地盯着血鸢的一举一动,当看到那把软剑的时候惊呼一声,道:“不愧是血鸢大人!这软剑一看就是天上地下仅次一件的宝贝啊!和血鸢大人真是相配啊!难怪血鸢大人杀起人来那么轻松,比切瓜还轻松!不,不,不,切瓜这种凡夫俗子做的事情怎么能和血鸢大人做的事相提并论呢?!血鸢大人杀人那简直就是行云流水啊······”

  血鸢见耳边的聒噪还有继续下去的意思,只好淡淡开口道:“楼主呢?”

  萧蒙听到血鸢问话,忙打住拍马屁,转变话题,“楼主在另外一个房里养伤,剑刺得不深,就是血流的过多了,内脏也受到了损害,养个十天就好了,倒是血鸢大人您,怎么身上有那么多伤?内脏更是受了巨大的伤害,肋骨也断了,唉······真是天妒英才啊!”

  见他又要把话题转向奇怪的方面,血鸢只好再开口道:“这是哪里?”

  萧蒙闻言,神秘地笑了笑,朝着血鸢挤眉弄眼了两下,才悄悄道:“您不知道,我们楼主实在是太狡猾了!狡兔三窟啊!其实是这样的,我本来是悄悄跑去抢那个进洞名额的,结果被您打败了嘛!我就说了,怎么会那么厉害,原来是血鸢大人您啊!您不知道,当时······”

  血鸢头疼地见他歪了话题,只好出声纠正他的话题:“然后你就回去向楼主请罪了?”

  “是啊!血鸢大人真是太英明了!这也能被您猜到······”萧蒙一拍手,兴奋地又歪了话题。

  血鸢终于已经习惯了他经常性的歪话题,连头也不痛了,淡淡地带回正题:“然后楼主就给你任务将功抵罪了。”

  “是啊!是啊!您怎么猜到的?!我真没想到有这种好事啊!我当时还以为起码要被当众吊个十天八天的!结果摊上这等好事!唉,也是我运气好,好像我从小运气就很好······”

  “楼主叫你找到了他的这个‘窟’?”血鸢将他从回忆小时候的美好时光带回。

  “唔······也没有那么简单啦!是楼主给了我句密语,然后散布了出去,再把那些寻来的人聚集在了一起,你不知道啊!这些人可是有好些厉害人物啊!全部都表示臣服我们楼主啊!现在我们的地盘也是比原来还要大啊······”一激动,连对血鸢的称呼也从“您”变成了“你”。

  “嗯,知道了,对了,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是应该去守着楼主吗?”血鸢出声打断他滔滔不绝的话语。

  “呃······这个么,那个,其实,晚仙守着楼主呢!多了我不是怕楼主那里太挤了么······您一个人在这么大个屋子里,我不是担心您,那个,害怕么······”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小,想来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找的这个理由。

  血鸢瞟到他脸上尴尬的脸红,觉得直接赶走他有些不太好,好歹是他将他们带回来的,但是想到他那如黄河般奔流不息的碎碎念,顿时清醒过来,断然道:“晚仙在照看楼主,那你暂时就是首领了,怎可贪图休息,还不快出去安定军心!”

  萧蒙被血鸢一棒子敲醒,脸色一白,忙起身,坚定地对着血鸢道:“是!血鸢大人说的极是!萧蒙先告退了!”说完潇洒地一转身,向门口走去。

  血鸢松了一口气,她这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见到的人,说过的话,比她以前加起来还要多得多,让她觉得有些疲惫了。

  谁知道萧蒙在走到门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血鸢心想他不是又反悔了吧?转头去看,正好看到萧蒙不舍地转头,满脸温柔地冲着血鸢笑了笑,道:“我还会来看血鸢······你的!”说完便猛地转头拉开门出去了,像是再呆片刻就会舍不得走一般。

  血鸢僵硬地把头转回来,心里默默道:我不该转头去看的······

  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血鸢分析了一下大概的状况:万青山是当今皇上的叔叔,也就是宁东篱的叔叔了······

  顿了一下,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又扯到宁东篱身上,不过这次没看见他,想是他还没回到皇宫,倒还可以让他再多活几天了······

  将思绪扯回,血鸢继续想到:万青山早就备有后手,密语应是和他的身份有关的,那么这些响应的人当是当年属于万青山那边的人了,听萧蒙说地盘变得更大了······想必万青山本是想着夺下紫禁城以后再发动这边的人将天下一举夺下,结果没想到会被宁福泽逼退,所以现在退到了这个地方,想是只能再徐徐图之了。

  如果不是乾图的传言流出,想必万青山不会这么快动手罢,又或者······乾图的消息本就是万青山传出的?搅乱了这滩水,才好下手捞鱼罢······

  没再想那么多,将大概的事情想通对血鸢来说就够了,不管万青山接下去要做什么她都管不着,但是只要知道了他想要什么一切就好办许多了,她能做的,也就是尽一切可能帮助他达成他的目标了,这是她一直以来活下去的理由不是么?

  将所有的杂念扫空,血鸢陷入平静,她现在要做的,便是将这一身的伤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