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过最后好在云曦给出了解释。九转阴阳镜并不是魔气邪物,吸收生魂只是为了补全受损的器灵,器灵云曦她之所以受损,乃是由于之前在地球上被地下的上古法阵传送的时候全力保护叶青的魂魄才受伤的。

  云曦在这个空间中慢慢的解释着。

  地球上地面下的那个空洞里的阵法,是前辈修士们修建的星际挪移阵。

  九转阴阳镜被惯性带入阵法的时候同时带了了巨大的能量,能量使上古传送阵恢复了功能并且立即开始了一次随机传送,由于是随机传送,九转阴阳镜也不知道叶青的魂魄到底被传送到了那里。

  传送完了以后云曦就苏醒了,云曦本来是在九转阴阳镜里面沉睡的。传送后天地规则突然剧变让她苏醒过来。

  她发现这个上古传送阵竟然把她传送进了另一个世界。为了能够存活下来云曦带着叶青的魂魄侵占了她第一个见到的这个世界的人类的身体。

  这个人类自然就是采药时碰巧碰到一面铜镜的“叶青”了。

  此时此叶青已经非彼“叶青”,叶青本人倒是感慨不已,但是云曦只是平静的叙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感情。

  云曦不过是一个器灵,又怎么可能有人类的感情呢。

  最后叶青从镜子空间中退了出来,追赶上了楚江飞,江夏飞等人。

  楚江飞看到叶青回来,只是笑而不语。但是江夏飞却非常的热情,一行人商量再三,决定先赶到那个国家再说。

  几天以后他们终于感到了龙腾国,龙腾国国主甩领众多臣民在京城外远远的迎接。

  楚江飞,江夏飞,叶青三人走在最前方,与皇帝同行。最后皇帝将他们安排在皇宫中唯一的驿馆醉仙居住下了。

  第二天他们就开始着手,调查公主失踪的原因。最后见过公主的是一个7岁大的丫鬟。丫鬟本人已经被吓得整天哭哭啼啼,根本没有办法说清楚当时的情况,这让楚江飞感到十分的头痛。

  江夏飞在一边笑道:“这个丫鬟说不清楚,总还有其他的丫鬟吧,我们可以多问一些。”

  于是皇宫里的丫鬟便开始遭殃了,每天都会有十几名丫鬟被叫去盘问,那些没有被叫到的,也全都心中恐惧,一时间皇宫之内人心惶惶,乌烟瘴气。

  七天之后叶青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出言阻止这场闹剧继续进行下去。

  他对楚江飞和江夏飞说道:“其实没有必要这样,我觉得还有其他更理智的做法,更何况”叶青摇了摇头“你们这七天问出什么没有?”

  楚江飞苦笑着回答道:“除了那些丫鬟们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一大堆,就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了,更别提公主的行踪了”。

  江夏飞干笑一声:“倒是有个丫鬟说了件大事”他顿了顿忍不住笑了起来,边笑边说:“皇帝的嫔妃竟然跟一个太监私通”

  于是他们不得不停止继续询问这些丫鬟的计划,将一众浮云派弟子叫了回来,开始商量新的办法。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个月里,从浮云派来的这几十个弟子,数次商讨之后终于全部分开单独行事,他们认为广撒网一定可以捕到鱼,公主的下落必将浮出水面。

  公主线索难以找寻,暗中黑手极为高明,无奈之下他们分兵而行,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

  但就是这样,叶青现在也是一脸丧气的呆在一家叫做来福的酒肆之内,埋头喝着闷酒。

  分开之后,叶青依然没有找到任何一条线索,所以心中感到十分的烦闷。

  烦闷不已的叶青把头转向窗外。

  时节已经是深秋时分,酒肆外官路边已经开始飘起落叶,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这时也变得凄凉了许多。仅存的树干上也只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光秃秃的树枝。

  一切看似平静,但却透着一股腐败的气息。空气里那种潮闷的气息让叶青感到有些不安。

  就好像将要有什么大事情即将发生一样,此时叶青感觉就好像是黎明前的黑暗。虽然短暂但却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

  历史总是朝着难以预料的方向发展着,比如现在,正在叶青张望窗外的时候,一个独眼大汉提着一把大刀闯进了酒肆内。

  大汉闯进酒肆的时候,身后跟着3个同样面容狰狞的男人。

  这大汉走进了酒肆,四下打量了几眼,最终目光却停留在了叶青的身上。

  独眼大汉朝叶青的方向走来,在离叶青不过半米距离的另一张酒桌上坐下了。

  独眼大汉坐下的方向正对着叶青的背后。

  这让叶青浑身都冒起一丝寒意。叶青在大汉刚走进来的时候就仔细的打量了对方几眼,只见对方仅存的那只眼睛放射着凶神恶煞般的目光,嘴角还不停的轻轻狞笑着。

  这让叶青感到厌恶的同时也对大汉起了一丝警戒之心。

  从大汉坐到他背后开始,叶青就暗暗摸到了挂在腰间的剑柄。

  那大汉一屁股坐下,椅子被他坐的咯咯直响,他将手中的大刀猛的拍在桌面上,轰的一声,整个酒楼都震动了一下。

  “来十坛好酒,要快!”大汉的声音在酒肆内轰的炸响,叶青只感觉耳朵被震得微微发麻,握着剑柄的手紧了又紧,终于还是松开了。

  虽然那大汉不像什么好人,但自己又何必与他计较,如果今日他惨死在自己刀下,又为什么不是一个无辜的亡魂?

  大汉身后的三个男人也坐到大汉身边另一张桌子上,喊道:“店小二别磨磨蹭蹭的,要快,没听到我们帮主的话吗?另外再给我们哥几个来一桌上好的酒菜。”他们见小二还呆在原地有些发傻,就纷纷拔出腰间的普通弯刀,小二受了惊,急忙连声应和着跑向厨房。

  独眼大汉又看了看叶青,出声吼道:“这位小兄弟贵姓?”

  大汉目光毒辣,看向叶青的眼中满是不善,就好像与叶青有仇一般。

  叶青眉头紧皱的说道:“在下姓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