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过如此嘛!”康玉阳却是哈哈大笑,猛地抽身退开,一步踏上了寺庙墙头,转身又道:“韦伯斯特,现在你认为你还能抓到我吗?”

  说完,康玉阳眼神扫过骆方,又发出一声长笑,扛着皇甫文涛“嗖”的一声飞射出了寺庙。

  “不过如此?哼!那是因为我还没有配合大力技能一起施展罢了!”韦伯斯特暗忖,眼中一丝阴冷之色闪过,静静地站在原地并没有上前追赶。

  “康玉阳,别走!”

  骆方见状,担心皇甫文涛安危,连跟着施展疾风技能“嗖”的一下飚射到了寺庙外墙上,不再管韦伯斯特,而是纵身跃下追了上去。

  “骆方少主,我追不上你们,就靠你了!”骆方背后传来韦伯斯特的声音。

  “靠!这个老狐狸,连追都不追了!”骆方气愤暗骂,但心中却也无奈,和韦伯斯特不一样,他可是奉命保护皇甫一家的,绝不能眼睁睁看着皇甫文涛被抓走。只得找到康玉阳远去的身影,奋起直追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瞬间消失在远处。

  待得骆方和康玉阳去远后,韦伯斯特轻轻一跃,落到寺庙墙头站定,眼睛直视前方,喃喃道:“康玉阳到底是想干什么?”

  “嗯,不行!先去与阿尔杰汇合再说,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韦伯斯特打定主意后,找准方向,浑身“腾”地一下被一股火红原力包裹住,整个人似乎要浮空飞起一般,“嗖”地飚射而去,速度竟丝毫不亚于刚刚离去的骆方和康玉阳。

  “嗖!”

  “嗖!”

  两道身影在一排排仿古建筑上一前一后飞速而行,不时腾空而起,落在前方屋顶,不时又跃下窜进下方的羊肠小道。

  一路飞檐走壁,不一会儿康玉阳来到了城墙角下,速度丝毫不减,“噔噔噔……”踩着城墙而上,转眼就冲上了城墙顶。

  骆方紧跟而至,直接一飞而起,人在半途势衰之时,又往墙上猛蹬一脚,也飞射了上去。

  一张望,康玉阳已到城墙之外,正向郊外一片草丛茂密之处飞驰而去。

  骆方一声大喝,跟着一跃而下,“哗啦啦”钻进了草丛里。

  越往前跑,草丛越来越茂盛,有的杂草甚至已有一人多高。再跑一会儿,前方已被杂草完全挡住,要不是康玉阳一路踩踏杂草而过,骆方早就跟丢了对方。

  不过就算暂时跟丢,骆方也能再跟上,因为他的追踪仪时刻开着,对皇甫文涛的去向掌握的清清楚楚。

  在确定了康玉阳的前进方向后,骆方忽然一甩手,一片薄如蝉翼的变形原力激射而出,划过一道弧线射向前方奔跑的康玉阳。原力所过之处,杂草纷纷断落,前方人影随着杂草落下也越来越清晰。

  眨眼间,变形原力就已射到康玉阳身后。康玉阳忽然停下,猛地一转身,手中星钻神风挥出,正好击在射来的变形原力上。

  变形原力瞬间消散,康玉阳的手微微一顿,不再逃走,而是哈哈大笑:“哈哈,不愧是超级异能者,原力威力这么强!”

  骆方又向前跑了两步这才停下,道:“康玉阳,把皇甫文涛放下来,有什么话都好说!这只是一些喜欢钻石的富人们之间的事,与我们两家联盟之间无关,我们也不必为了一颗小小的钻石斗得你死我活。”

  “我不是为钻石来的。”康玉阳缓缓道:“我是为你而来的,骆方!”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骆方惊讶,他刚才并没有透露自己姓名,而韦伯斯特也没有说,现在康玉阳亲口报出了他的名字,只能说明他是有备而来。

  骆方的警备心猛的提升到了最高状态,脑海中精神力瞬间爆发,四面八方扑散开去。顿时,两个隐藏在草丛中伺机而动的男子清晰的映入骆方脑海。

  “出来吧!别藏了。”骆方一声大叫。

  康玉阳略微错愕,随即咧嘴一笑,道:“好了,兄弟们!既然被发现了就别藏了,都出来吧!”

  两道人影出现,只是一晃就到了康玉阳身边站定,对康玉阳恭敬行礼道:“少主。”

  骆方仔细瞧去,只见这两人都是四方脸,古铜色肌肤,身穿背心和迷彩裤,只不过一人的背心是红色,另一人是白色。

  这二人都是二级劲武者的修为,此次也是特地潜伏在此处,等着他们的少主把骆方引来。

  “红白二煞,你们是怎么藏的?人家一来就发现了!”康玉阳责怪道。

  身穿白背心的白煞面带尴尬,低声道:“少主,这小子有些古怪。刚刚我们潜伏在暗处,觉得像是有一股精神力扫过,结果他就发现了我们。”

  “哦!”康玉阳诧异,“他可能还藏有帮手?”

  康玉阳来之前,就已经把骆方几人的资料了解的清清楚楚,知道骆方是同时拥有大力、疾风和变形三种异能的超级异能者,所以听说有精神力扫过,他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骆方还有其他隐藏起来的帮手。

  “原来还有控神者!你们也都出来吧!”康玉阳高声道。

  骆方闻言不禁暗笑:“竟然怀疑我还有帮手!也好,我就将计就计,让你们心中也有个顾忌。”

  想到这,他微微一笑:“你鬼叫什么?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其他异能者来帮我。你不会也怀疑我有什么底牌吧?”

  康玉阳顿时气结,他想不到骆方会拿他刚才讽刺韦伯斯特的话来反唇相讥自己,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只得冷冷道:“好!有本事当缩头乌龟就一直藏着别出来,不然,小心我的星钻神风!”

  说着,他侧身放下了一直沉睡的皇甫文涛,对红白二煞使了个眼色。

  红白二煞心领神会,两人默不作声,突然纵身一跃扑向骆方,同时,一人手握一口月牙弯刀对着骆方的脑袋削来。

  康玉阳并没有出手,而是警惕地注视着骆方周围动静。

  骆方一声冷笑,全身战意沸腾,左右两手同时划出,两支原力变形而成的飞针激射向飞来的红白二煞。同时,手一挥,一把原力刀握在手中,运转疾风技能,整个人腾空而起“呼”地一刀劈向白煞的额头正中。

  “小心!他的原力很强!”康玉阳见状,忙大声提醒红白二煞。

  红白二煞眼看自己的弯刀就要挨到骆方,忽然眼前寒光一闪,两人吓了一跳,同时挥舞手中弯刀砍向射往自己的那道寒光。

  “铮!铮!”

  两道声音响起,原力飞针断成两截,前方一截依然余势不减,射向两人。

  “噗!”

  红白二煞握刀的右手臂同时被射中,原力飞针一入手臂猛地爆炸开,顿时两人手上现出一个血洞,血流如注,染红了手中紧握的刀柄。

  诡异的是,红白二煞却没有发出任何痛叫声。

  但没有发出声音并不代表不害怕,此时红煞倒是稳住了阵脚,最为惊恐的还是白煞。因为他发现骆方的原力刀正对着自己当头斩来。

  白煞不顾手上伤势,抬起手中弯刀一挡,“当”的一声两刀相撞。

  “嘣!”

  白煞双腿弯曲跪在地上,手中弯刀已被劈出了一道深深的裂口。

  此刻的白煞不是不想发出声音,而是真的发不出了任何声音。

  手中的弯刀竭力抵抗着骆方猛烈霸道的一刀,两把刀相碰在一起,白煞拼死抵住,但明显手臂受伤,力量不济,而原力刀又比他的月牙刀锋利许多。骆方越压越狠,原力刀锋已缓慢挨到了白煞额头。

  白煞整个人跪在地上苦不堪言,额头皮肤突然崩裂开,伤口处一丝鲜血渗出,顺着鼻梁正中流下。

  一旁的红煞见势不妙,看准骆方握刀的双手,伸出弯刀从下往上一撩而起,削向骆方手腕。

  骆方一声冷笑,“嗖”的一声向后退去,手中原力刀已然不见,只是背负着手看着眼前三人。

  康玉阳丝毫不在意红白二煞两人受伤,而是哈哈笑道:“好你个骆方!原来我们对你的战力评估错误,失策了!”

  骆方昂首道:“你们特地把我引来,如此算计,到底是有什么阴谋?”

  “你临死前我会告诉你的。”康玉阳一声狞笑,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皇甫文涛,忽然身形一动,对准骆方胸口一枪戳来。

  枪尖未到,风声先起。猛烈的劲风对着骆方狂卷而至,旋风中似是有着强大的吸力,扯着骆方身不由己的往旋风中央步步靠近。

  骆方定下心神,额头印记中的原力狂涌而出,双手一握,原力刀挟带着强横的霸劲一刀斩下,瞬间就劈进了旋风的核心。

  “铮……”原力刀停滞不前,而席卷而来的狂风也瞬间平息,四周一片风平浪静。

  原来,骆方的原力刀刚好劈在康玉阳的星钻神风枪尖上,两人身形同时一顿,都不能前进分毫。

  康玉阳歪头一瞧,嘿嘿笑道:“你这把武器很怪异啊!快赶得上我的星钻神风了!”

  康玉阳的星钻神风是歃血联盟里一位功力深厚,德高望重的长老所打造。据说,星钻神风汇聚了一百名异能者的印记原核,而融合一百名异能者的印记原核已是一柄原力武器的极限。

  最特别的是,这一百名异能者全部都是疾风者。所以打造出的这柄星钻神风独一无二,也最是适合疾风者使用,与康玉阳的原力契合度达到了惊人的96%。超过了骆方身上所穿的入骨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