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带着满足的表情,“宁东篱”将嘴边的血咽入腹中,伸出手抓向血鸢。

  眼睁睁看着“宁东篱”向自己抓来,筋脉受创的血鸢却只能瘫坐在墙边,空有挣扎之心而无挣扎之力。

  就在那双洁白如玉的手就要碰到她的发丝时,血鸢猛地瞳孔一缩,定定地看着“宁东篱”。

  痛苦扭曲的表情出现在“宁东篱”的脸上,脸高高地鼓起,就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了,而那双只剩下眼白的眼睛也向外凸着,煞是恐怖,但隐约可见眼珠要恢复原样了。

  情急之下,血鸢大喝一声:“宁东篱!”

  “宁东篱”顿了一下,已经恢复原样但却失去焦距的眼珠茫然地看向血鸢,当他的眼光一触碰到血鸢时,全身突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涕泪齐下,凄惨无比。

  血鸢好不容易挣扎着起身,伸出手试探地叫道:“宁东篱?”

  谁知那“宁东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沙哑又惨烈地叫道:“怨毒至斯!啊······尔等连地狱都不收!”说完就“砰”地一声倒地了。

  血鸢将他刚说的话听得分明,“连地狱都不收”么?也好,活过这一世也就够了,她也不想再活更多的了,再者,活跟死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如魂飞魄散的好······怨毒至斯?这是在说我的血罢?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正在沉思中,一声微弱的呻吟声传入她的耳中,低头一看,原来宁东篱已经醒转了过来。

  只见他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望着狼狈的血鸢,突然回过神来,紧张地问道:“你这伤又是哪来的啊?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念了那倒数第二句话后好像就失去意识了······啊!我不会是被鬼附身了吧!你······你这伤不会是我弄的吧?!”说完挣扎着起身,围着血鸢仔细地查看起伤势来。

  血鸢的心头突然冒出了一点淡淡的温暖,隔开他伸过来的手,淡淡道:“没什么大碍,你现在再念一遍吧,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我们最好赶在他们之前拿到乾图,不然以我们如今的形势,恐敌不过他们。”

  宁东篱看了看血鸢,再看了看自己,点了点头。确实,要是在拿乾图的时候遇上那群人,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再一次念起那篇碑文,宁东篱觉得流畅了许多,什么问题都没出就念完了。

  就在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之时,“轰隆”,面前的屏障突然打开,露出亮堂堂的一个山洞。

  两人踏进这山洞,被山洞里镶嵌着的夜明珠震惊住。

  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静静地在安守各自的位置,发出柔和的光芒,刚好将整个山洞照亮。

  这么多的夜明珠,就算是宁东篱这个皇亲国戚也不免咂舌,这得是多有钱的人啊!拿这么多夜明珠当灯!

  在惊诧过后,二人还是抓紧时间往前走,宁东篱在心里暗道出去后要让他皇兄马上派人来这里将这些夜明珠弄出去,这可都是些宝贝啊!

  行不久,二人眼前出现一条缓缓流动的河,河上有一座石桥,而石桥那边黑嗖嗖的,看不分明,莹白色的光芒照在河上,将靠近血鸢这边的这半映成乳白色,而靠近对岸的那一半河却如墨般,如果不是河流在波动的话,一定会认为那也是对岸的未知地界。

  突然,几条身影从水中射出,在空中纠缠。

  血鸢眼尖,一看马上道:“不好,是那几人。”

  宁东篱此时也隐约看清了各人的身形,只见刘承德和明苕缠斗一处,而青元尘和雪琰也在一旁厮杀。

  血鸢比他更能看清空中的状况,这几人分明是招招致命。但此时还没到最后抢夺乾图的时刻,这几人不知在那“生”洞里发生了什么,竟现在就要置对方于死地。

  血鸢和宁东篱有心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快步向着石桥奔去。

  殊不知空中打斗的雪琰和明苕在此刻突然看到了他们,心中一喜,直直地飞身向着血鸢二人奔去,而刘承德和青元尘也紧随其后,跟着下到了地面。

  血鸢心中一沉,看着满脸喜色的雪琰和明苕,心中动起了杀意。

  似是感受到血鸢的杀意,两人脸色尴尬,回身继续和刘承德二人缠斗,而明苕一边和刘承德打着一边解释道:“我们在那洞中遇到了些······很恐怖的东西,最后······我们四人终于从······水中逃出,然后就到了眼前的这条河里了,而这河里······似乎有些能蛊惑人心的东西,我们苦苦抵抗,但刘承德却没有撑住······啊!”一分心,就被对面的刘承德逮住了一个空子,挥剑刺中了左肋,还好回身相救得及时,只是一个很浅的口子。

  见状,明苕也不敢再开口,专心地对付眼前的刘承德。

  “然后刘承德突然对离他最近的青元尘出手,害青元尘一时心防失守,也被邪魔侵入,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幅他们两人追杀我们的情景。”雪琰一边和青元尘厮杀着,一边紧皱着眉头接着说道。

  “所以你们看到我们后就高兴地冲过来想把麻烦丢给我们?”血鸢丝毫不为所动,淡淡地说出事实。

  “你们信不信我先帮他们杀了你们再杀掉他们?”血鸢悠然地再丢出一句炸弹。

  明苕和雪琰的脸色瞬间变青,他们确实是想到多一个帮手就能帮他们摆脱掉现在被纠缠的状态,但是却完全没想过别人是不是想帮忙。

  就在这几回合中,雪琰和明苕身上负伤更多,虽然刘承德和青元尘的武功不比他们强,但中了那魔怔后两人就像只会杀人的机器一样,不知疼痛,一味下死手,现在的他们完全处于下风,再这样下去,如果血鸢不出手,他们下一刻就有可能被杀死。

  宁东篱知晓血鸢现在的状态,要解决那中魔的两人可没那么容易,想要出口说出实情,刚一张嘴,就被血鸢的手挡住,熟悉的声音飘进耳中,“不要说,说了我就要将这四人全部杀死了。”

  宁东篱此刻的注意力全放在血鸢那双放在自己唇上的手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么美丽的手上怎么会沾染上成千上万人的血呢?”,模糊间就点了点头。

  等那只手离开,宁东篱才回神:将这四人都杀死?!想了想,确实是血鸢的做事风格,于是又点了点头,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