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仙子不答。他坚定地看着拉,暗咐:拉,尽管来吧!不管你怎样,我都不会让你找到借口赶我出军营的,这是——我为不辜负师父的担保而将做的一切。

  拉静静地看着仙子的眼神。

  元天真人也是。

  一些新兵也惊讶地看着甘愿受罚的仙子。

  继而,元明白了,明白了今日的仙子已不是当日的仙子,明白了仙子的心境之大,已不在自己之下。

  元拉起淑灵,转身移步。

  淑灵却有些不愿。

  拉盯着这双又黑又深的眼睛,终于闭了眼,转过身,摆摆手道:“334,照军医说的做。”

  一群新兵立刻围了上来,个个问长问短。

  这时元才知道,拉给过仙子一拳在脸上,当时的仙子也如刚才一样平静地接受了。

  一种冲动,不由得元不上前抱紧仙子。

  ……

  拐角处,拉拿出一份文件,吩咐一个手下交给仙子。

  独自叹气道:“我还以为这东西永远也传不到那小子手里了。————————————这世上竟还有这般坚毅的眼神。”

  那份文件,是让仙子参加“考奇”通知。

  ……

  “真的这么快就去吗?”淑灵给仙子脸上上了药。

  “嗯,我想尽快考进‘奇袭部’。”

  元在一边点头表示同意,顺便补充一句:

  “每一次的考题都不一样,各方面无不涉及,你也不要太轻心。”

  仙子点点头:“不过想来也不会太离谱,你们放心好了。”

  “那么,闲话少说——出发。”元下令。

  仙子如离弦之箭奔了出去。

  “注意身体啊!”淑灵嘱咐刚出口,仙子已消失在山角了。

  ……

  考核地点——白乐洞。

  一个站岗的士兵检阅了仙子的通知后,仙子被送到对应的考试点。

  (顺带一提,神域的考试都是随到随考,只要在截止日期前,你半夜三更来考也行)

  “白乐洞还真大啊!”仙子一边感叹,一边进了单人考试室,两位考官已等了几天了。

  一位考官示意仙子坐下,另一位列出考题,道:“如果你是指挥官,你会如何应付这次战争。”

  仙子一笑,心道:真有长老的,竟想从我们这些考生中获取战备思路,好吧,那我说了哦。

  “从目前情形看,能招收的士兵,最后应为2000人左右,我就把部队分成两队,因为妖界长年准备战事,防御工事是连线环布妖界一周,进攻点越少越好。”

  “有道理,但是你只用一支队伍不是更好吗?”

  “非也,我分成两支部队,一支有一千九百人,提前一个月进攻,另一支为一百人的精兵,一个月后从妖界的另一面进攻,以最快攻势打入妖界核心城市,破坏敌方工厂、储备、粮草、交通、支援、甚至是总部,成功的话,我们就稳赢了。”

  “呵呵,”一位考官笑出声来道:“如果失败的话,我们就浪费了一百精兵,太冒险了,我看没有哪位长老会同意的。”

  仙子满不在乎地看着天花板道:“对啊!除非,除非敌人有我们不得不立刻除去的东西,不然我想长老不会用的。”

  一语即出,两位考官当即出了一脸汗。————果然吧,不然不会让我这种恶贯满盈的家伙回到三号神域来参战的。

  仙子调皮的眨眨眼道:“不会是让我说中了吧?”

  一考官故作镇定道:“好,文试结束,你到后山参加武试吧!”

  仙子行礼出去。

  两考官不约而同地望了对方一眼:这小子是什么人啊!不会是长老的儿孙吧?

  忽然又想起了:等等,五年前的把三号神域闹得天翻地覆的家伙不就是他吗?

  后山的空地上集了两百余人,都是各自为营,警惕的打量着别人。

  “参加考试的人还真多。”仙子脱口而出。

  一个有剑锋上滑过的水滴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啊,六成的兵都来试过了。”

  仙子转过身:“坤,……坤庐!”

  坤庐不答,算是答话。

  仙子小心道:“你好像已经考上了啊?”

  坤庐憋了他一眼道:“我是作为考官的身份来的。”

  仙子眼前出现一个字:惨。

  一位金发少年靠了过来,坏笑道:“九剑一气馆独徒——坤庐。哦不对,据说你已经被你师父赶出武馆了。”啥?有这种事?难道是因为那次比赛?仙子直觉的感到以后会很难和坤庐相处。

  坤看了来人一眼,冷冷道:“我不认识你。”

  金发少年邪邪地一笑道:“我可认识你,五年前我的家人不让我参加‘四天武者’的比赛,你便凭着几把生锈剑进入八强,去年那一届我参加得了第五,你却缩起来不敢比试了,对吧!”

  “他是谁啊?”仙子对坤庐提问道。

  “没看出来吗?上一届的第五啊!”坤庐冷嘲热讽的回答道。

  金发少年凑过头来道:“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听说武试题目是挑战强者,我一定会选你的,等着,嘿嘿。”

  说罢点头鞠躬,然后转身大摇大摆地离去。

  仙子、坤庐心中都是一句:无聊。那个…………。仙子感到和坤庐单独在一起有点尴尬啊,不由想套近乎道:“恩恩,今天的天气很好哈。”坤庐瞪了他一眼道:“有话直说吧。”汗。仙子低声:“那个,刚刚那黄毛说你被…………。”“不管你的事。”坤庐冷冷道:“虽然我师父确实是以此为借口,但我的直觉感到并非如此。————另外,等我在这场神妖大战中立下足够多的功勋,自然会让师父改变心意的。”是这样吗?仙子意外的发现坤庐的本性其实很好相处。

  仙子转过身去,看着台上的正在准备的考官道:“几年不见,已轮到我做你的考生了。”

  坤庐一笑,道“未必。”指指远方。

  一位短发美女已看了仙子好久了。

  是幽。

  仙子冲她挥挥手道:“哈,哈,几年不见,文静这么多了。”

  ……

  一声铃响。

  主考官宣布考试开始,题目是:从指定的十名选手中,挑选一位对抗,十五分钟不落败即合格。

  金发少年嘿嘿一笑:太简单了。

  却不见上前,反而退后几步————他要先耗一耗坤的力气。

  终于,有几个沉不住气的上台挑战,纷纷落马。

  仙子却一点也不关心战事,凑到幽旁边,寻问这几年神域的变化。

  一小时后,过半的考生都挑战过了,还无一人过关,甚至大多数还挨不过五招。也有几人挑战的是坤庐,坤庐次次九剑全用,没人接过三招。

  不过没人去选过幽紫,她可是上上上上一届四天武会的第一名啊。

  不过,这正好方便了仙子。

  从幽紫口中得知,由于长老倾力也捉不到仙子,就渐渐没人再提这件有损威严的事了,五年过去,有人已把仙子忘干净,只是隐约记得是有这么一个狂人。

  在第二个小时内,无一人上前,他们都在等。

  看来这最后的二十余人才是最有可能通过考试的人选。

  仙子开开心心的聊了半天,这才走到金发少年旁道:“你怎么还不上啊?”

  金发少年嘴角阴笑道:“因为我的‘黄金剑’不是随意亮像的。”

  仙子愣了一下,回头冲幽大喊:“幽,什么是黄金剑啊?”

  金发差点跌倒。

  幽走过来解释。(她当然不会隔着老远地喊)

  大战在即,有一位神众拿出一块奇石——天宇神陨,神陨含大量可提升武器威力的微量元素,由三大神域联手在一冰山上建了一大型炼铁炉,然后把炼得炽热无比的神陨直接扔入冰窖,极冷极热之下,神陨发生大爆炸,据说那座冰山海拔因此下降不少。(神域海拔是以某一神域的海面计算)由于事先雕刻过纵痕,神陨碎片大都是条型的,由这些碎片制造出的十把名剑,都被世人尊称为黄金剑。

  “什么世人,是神众啊!神众。”金发少年气急败坏的纠正。

  仙子饶有兴趣地跑到坤庐身边。

  “看来‘黄金剑’的威力蛮大的,你怎么不去弄几把?”

  坤庐想也没想道:“我和我的剑是有感情的,怎么会随便换掉。”

  “厉害。”仙子拱手。

  意思是你和剑结婚算了。

  又等了半个钟头。

  考生只剩下八人。

  幽紫问道:“仙子,你还不上吗?”

  仙子一笑,扭头道:“我想看看这位金发兄的表现。”

  金发少年一笑道:“好,我就让你这乡下人开开眼。”

  纵身上台,点的当然是坤。

  “几招?”仙子坏笑着问。

  “我猜三。”幽答。

  “保守一点,二招吧!”仙子憋着笑意道。

  坤听得清楚,低声道:“这么小看我啊。”说着解下剑架,纵身上台。

  金发一愣,吃惊道“不用剑吗?”

  话落之时,一条细长的剑伤已添到他身上。

  穿过神圣教堂的风拂过了这片大地。胜负已分了,不是从出招的一瞬间,而是从他们灵魂碰撞的那一刻,胜负就已经揭晓了。

  仙子摇头道:“唉,小心一点不就接得到两招了吗?”

  “你……你……。”金发已说不出话。

  仙子上前解答道:“拔出你手里的黄金剑,划伤你之后再把剑插回剑鞘去,很简单啊!”

  顿时,所有考生都对这位超强剑客和台下的无名解答员瞪大眼——————他们什么也没看见啊!

  微风中,坤的青发拂过了他的脸颊,那一刻他是如此强大的存在,留下一句“你根本不配用这把剑”。转向下台。

  金发轰然倒地,两个纸人抬走了他。

  仙子不由感叹道:“没想到坤庐进步了这么多。”幽淡淡笑着,还是静静的不说话。

  “喂,喂。”看着幽紫的沉默,仙子把脸凑过去说道:“我也该上了,平时哪个和你过不去的,我帮你扁他。”

  幽微微一笑道:“选四号吧!”

  仙子纵身上台,响亮的喊道:“四号。”

  幽紫跟着上台。全场惊叹,接着便欢呼起来。

  仙子眼球落地了,无语道:“你就是四号啊?”

  全场高喊着,发出了看热闹的叫喊:“有人挑战第一武者了。”

  坤庐冷冷的眼神里闪出了几分光彩。

  幽紫脱下外衣,摆开起手式道:“我会全力以赴的。”

  “等、等、等一下。”仙子连连摆手,道:“你的身体没问题吧?”

  幽紫偏头一笑道:“你当长老们这么马虎啊?他们请了七位法师联手为我设下‘七色六芒’结界,没那么容易引发‘暗’的。”

  “哦!”仙子装作明白了,却忽的攻过去。

  幽灵巧地闪过,一出手,即是——花间月舞。

  顿时仙子身型难控。

  接着暴风般的掌击又打了过来。

  仙子严守身体中心轴的四点要害,一呵:“破!”

  一只罩上了“结界”的拳头挡下攻来一掌。

  瞬时幽紫只感到手掌钻心的疼,身型倒转。单手支地,双腿接旋力强行将仙子踢飞。

  仙子旋身落地,不露败象。低声道:

  “没想到你在控制风力的时候还能倒转身型,佩服。”

  幽揉揉手心,淡淡笑道:“但好像是我吃亏啊!”

  仙子一笑,又攻了上去,一记直拳,幽不闪不避,冲身轰出一招,并非硬碰拳头,而是两人是同时中招,仙子不由退后几步,幽却差点被震下台,口喷鲜血。

  仙子大惊道:“你干什么啊!”

  必定,柔线为主的“真心合气馆”功夫与硬套路的“七道合馆”功夫肉搏,是极吃亏的。

  幽紫抬起头道:“仙子,我欠你的太多了,今天就算是前期付款。”

  “傻瓜,你说什么啊!”仙子跑了过来。

  幽紫挥出一指,仙子连忙闪开。

  幽紫站直身子道:“考试还没结束。”

  仙子无奈地摇头,他真点想弃权了。

  幽紫看出了他的心思,坚定地说:“今天就先还你这么多,我要出真功夫了。”

  仙子一笑,“当真是个傻丫头。”

  幽紫怕的就是仙子弃权。

  ……

  “当。”

  “时间到,这位考生通过了。”说这话时,主考官已有些呆了——这两人已几乎把赛台拆了。

  仙子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道:“我不行了。”

  幽紫双手支膝,已累得说不出话。

  坤一笑,说了一句只有他才听得见的话:仙子,你的演技也太差了。

  不过,幽先中一拳,体力未必真在仙子之下。

  看来“奇袭部”中,实力最强的几位已经可以确定了。

  ……

  登记过后,仙子按规定送去检查身体。

  幽望着仙子的背影不由轻轻一叹:仙子啊!你又故意出丑抬高我的身价,你真想我欠你一生也还不清的人情吗?

  ……

  “考上了。”仙子简单的交待一句。淑与元听了也不太出奇。

  虽然这一轮只有仙子一人通过。

  令元天真人大奇的是不久后送给他这位“奇袭一号人物”的绝密文件,仙子没看,如果他看了的话他会发现:文件指示的是作战计划——与他说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