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话说陈梦鸥在几位乡亲的帮助之下,将所救的女孩抬到了自家去。他的父母今天刚好是农闲时间,也没有到什么地方去串门子,留在了那两间在村中毫不起眼的房子中。房子是相对而建,中间是一个大厅,平时接待客人就在这个大厅当中进行。

  此时,陈梦鸥的父亲陈老四正在厅中喝着他的劣质茶叶,他的母亲则是在挑拣中午煮来吃的菜——蕹菜。

  听到门外喧哗,两人同时起身,到门外去想看一个究竟。

  当看到陈梦鸥为首,带着一大帮人在自家门口,还有躺在那块门板上那娇滴滴的可人儿,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陈老四开口问道:“小子,你惹什么事了?怎么乡亲们都找上门来了。”他以为乡亲们过到自家来是来跟自己算帐的呢。

  “儿啊,你的父母可也年纪不小了你平时是很乖的啊,怎么今天惹怒了这么多乡亲啊。”孙大娘更是夸张,说着说着,眼泪仿佛就要掉下来了。

  陈老四再向着乡亲们抱拳作揖:“各位乡亲,犬子有什么得罪各位的地方,还请看在我陈老四的薄面上多包涵则个。”

  “老四啊,你不用这么担心,这次你的儿子是做了好事了。”一位乡亲对陈老四说道。

  “是啊,梦鸥他这次很可能捡到了一个媳妇儿啊。”另一个乡亲笑呵呵的说道。

  “哈哈,青哥说得对,老四,你就等着你的儿子成亲吧。”以又一把声音加入了调侃的行列。

  “这……这什么跟什么嘛。我都听糊涂了。”陈老四摸摸自己的额头,奇怪的看着众人。

  “哈哈,看老四,他都开心得糊涂了。好了,我们也完成了文该做的了,陈老四,我们不打扰你们仨了。来,大伙轻点放啊。”在门板后头的那位乡亲的吆喝下,众人将门板轻轻的放下来。

  然后,陈梦鸥赶紧扶起了门板上的那个女孩,让乡亲们代劳,将门板还给了原来的主人去。

  等到众乡亲都走得一干二净了,陈梦鸥才一五一十的将救得这个女孩的经过向双亲讲了一遍。听到儿子的描述,陈老四和孙大娘才放下了心头的那块大石头。

  孙大娘看到那个女孩的身上还穿着那套湿衣服,就回到她的屋子里去,翻找了一下后,找出了她自己的旧衣服出来。让陈梦鸥背着还在昏迷当中的女孩到一个房间里去,帮其换上一套洁净干燥的布衣。并扶她到炕上去。当她摸到那女孩的额头,发现她现在居然在发烧,触手处是热得发烫。

  当孙大娘将那个女孩的情况向两个大老爷们说出之后,陈梦鸥立即出门去了,跑着走的,目的就是本村的大夫家里。

  在陈梦鸥出了自家门口之后,孙大娘用肘子捅了捅她的老伴陈老四:“喂,孩子他爹,你看这个姑娘长得好看不?”

  “好看,只是她身上的伤口有点不正常啊。听鸥儿说,这个女孩是被人用大石头给绑住之后沉入水底去的。看来这个女孩的身世不同寻常啊。”

  “哎,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万一鸥儿他救了一个灾星进家,那……以后我们可不就要遭殃了吗。”

  “唉,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这孩子,他的性子实在是倔啊,一旦他认定的事,别人怎么也无法让他改变主意的啊。”

  “去,你还能够比我了解自己的孩子吗,他可是从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你这做爹的怎么比得上我这做娘的啊。”

  “行了,你这句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我的耳朵里都快要生出茧子来了。看来我们也只能等到这个女孩自己醒过来,然后再好好地问一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家你说了算,我听你的。如果这个女孩真是清白的,做咱家的媳妇倒真是不错的选择。呵呵。”

  “瞧你这模样,想当婆婆想得快疯了啊,这八字还没有半撇呢,就想得那么美了。”

  “哼,难道你就不想早日抱孙子吗。你可只有陈梦鸥这么一个儿子啊。我看,你心里是比谁都焦急啊。”

  “这都给你看出来了,你行啊。”

  “哼,都快做了三十年的夫妻了,你心里想什么还逃得过我的眼睛吗。”

  陈老四还要说些什么,却听到在房间里那个女孩发出了一声呻吟,并且还虚弱的叫着:“水……水……,给我水……”

  孙大娘听了,立刻就端起了一个茶杯,倒了一杯凉开水,急急的走进那个房间里,满足了那个女孩的要求。

  陈老四由于这个女孩的到来,他是无心再喝他的茶了,一直都在大厅里腾来腾去,搓着双手,那样子就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将军一般,只是这将军长得也太不威猛了,胡子似乎是不愿意长在他的脸上,一根根只是露出了一点点。两只眼珠显得很是浑浊,站在那儿,也就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糟老头。

  不一会儿,他的老伴就从那个房间里出来了,陈老四急急问她:“那女孩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

  “醒过来了。”

  “哦,她有说什么没有啊。”

  “不过喝完水之后,又睡着了。”

  “……”

  两人进入了沉默当中,静静的等着他们的儿子陈梦鸥的回来。

  等了近半个时辰,陈梦鸥才满头大汗的进入家门,身后就是村里唯一的大夫陈一帖。他也是被陈梦鸥催得急急赶来,也出了满身的汗。

  “大夫,辛苦您了,来喝口茶先啊。”陈老四见到大夫进来,那是满口的客气。

  在陈一帖在村子里那是得到所有人爱戴的,他用药总能够对症而用,往往真的一帖就能够药到病除,所以他的原名都被人遗忘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别号陈一帖了。他土生土长在陈村,祖传学的医术,到了他这一代将他家的医术是大大的发扬开了,本来他到别处去会得到更好的报酬,只是陈一帖是非常念旧的人,舍不得离开这个生他养他的陈村,到别的地方去行医,就一直留在这里了。

  陈一帖今年也只是三十出头,只是平时太过用心去研读医书了,眼睛都用得快坏了。他的医德那是在村子里所有人都赞叹的。他对于穷苦的人家来到他的家中看病,那是分文不取,然而如果是一些为富不仁的来看病的话,他可就不会客气了,得到的诊金大多数用来资助贫苦人家。

  因为陈一帖的名声叫得很响,连外地的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所以有一些人专门就来找陈一帖看病的,他的家里可以从早到晚都会有病人在,在外地来的病人是占了大多数的。

  陈一帖看病有一个规矩,那就是除非是成分紧急的病,否则都是先给本村的病人看过之后,才给外地的病人看病的。这不,他看到陈梦鸥的着急样子,就丢下了十几个外地来的病人,和陈梦鸥一同到其家中来了。

  “大叔,不用了,我不口渴。”谢过了陈老四,陈一帖跟着孙大娘进入到那个女孩所在的房间里去,坐在陈梦鸥搬进来的一张凳子上,为躺在炕上的女孩把起脉来。

  陈梦鸥就在一边看着,当他看到陈一帖的脸上神色还有他那紧皱起来的双眉时,急切地问道:“一帖大哥,这个女孩的病情怎么样啊。”

  陈一帖摇摇头,叹息了一句。陈梦鸥看了不由得大急。继续问道:“是不是这个女孩没有救了啊?”

  “梦鸥贤弟,你不要急嘛,人力终究有限,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这个姑娘虽然被你及时救起,但是她落水之前就在后脑被人用钝物击中,伤到了后脑经络,恐怕……”

  “一帖大哥,你就说实话吧。”看到陈一帖眼中的犹豫,陈梦鸥更加想知道他救的女孩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了。

  “我是怕这位姑娘醒来之后,会将以前的记忆全部都忘记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她还有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呢?”陈梦鸥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个不好说,她有可能就保持着失忆后的样子一直生活下去,所有的一切都要好像小孩子一样从头开始学起,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很低啊。”陈一帖说到这里就停了一会儿,歇了一口气,再对陈梦鸥说道:“不过当她碰上了她最为深刻的事或者人的话,就有可能恢复记忆了。梦鸥贤弟,我觉得这样子挺好啊,这个姑娘醒来之后就像一张白纸那样,你好好去调教一下,一定能够变成让你满意的好女人的。”

  听了陈一帖略带调侃的话,陈梦鸥脸一板,正色道:“一帖大哥,你还不了解我的人吗,我怎么可能乘人之危啊,这位姑娘现在失去了记忆,我怎么能够那样子对她呢。”

  “行了,行了,开个玩笑而已,现在呢,最主要就是为这位姑娘躯除了她体内的寒气,这样吧,我开个方子,回去让药童抓好药后再给你送过来。”

  “那就有劳一帖大哥了。这一吊钱,请收下。”

  “你看你,咱们谁跟谁啊。还跟我客气什么,”将钱放回陈梦鸥的手中,陈一帖就匆匆赶回去了。

  第一更,接下来还有第二更,可能会迟一点点,请手中有票的兄弟姐妹们,给一点支持,苏茜芯在这里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