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还是飞跃
作者: 鼎雨凌
字体: 特大
颜色:          

  也许是,耶稣先生舍生取义,招引世人将生命燃烧似焰火。也许是,盘古大帝开天辟地,限定万物于此繁衍进化生息。于是乎,两河流域吹来文明的风,神州大地也有了原始人赤裸的足迹。相互厮杀中划分疆土,永不停息的科级革命推动资源飞速开发和利用,靠武斗安定秩序。世界文明百花齐放,各类思潮、主义、意识形态激烈碰撞、辩论,凭文斗来撰写我们的灵魂。千百年来,文武二字相互交融,以各种状态和颜色存在。和平年代里,武斗垂帘听政,文斗粉墨登场,巧言令色,就这样扼住了社会命运的咽喉。当然,这是世界现象,差别在于正确与否,要知道,以人民生活幸福指数为判断标准,就一定会有正确与否之争。

  改革开放至今,我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物质文化飞跃式发展,当然,也衍生出不少道德信仰危机问题,并进一步蔓延到社会生活中。但是,我们的幸福指数,还是不尽人意,这是不用争论的。那么,当前社会普遍认定为贫富悬殊导致两级分化为祸首,其实,我想说,这是存在的,但它不是本质,是一种现象,类似的现象还很多。真正的归因在这里,让我们来揭开隐藏在现象背后的本质

  只是那一群人中没有我,我好想明白点了什么。既然能以执笔之手,破你城池。那不算伟大,只算滑稽。但曾快乐,只是我不是一个可以被管束降服之人,宪法除外,故作别。从此各自江河万古流,你继续再创高峰,我继续发掘平凡。唯有一言应记取:不可在旁观者耳中俗语我们已经落入尘埃的点滴,因我看来,爱情里的失败是不那么光鲜的,我也没有丝毫值得忆起得价值。无关的人,仅为沧海一粟。也别祝我幸福云云,我也不会。祝福往往只比誓言稍好

  这世界,有太多的歌,忧伤的歌、喜悦的歌、还有张三的歌。其实简单艰难的歌词,邂逅轻快无奈的曲,就成了一首我喜欢的歌。

  我自小喜欢港台流行歌曲,还不大懂男女纠结之事,只觉得旋律动人,歌词高不可测。跟上流行的节奏,故我特别鄙视那些被我认定做庸俗、老土的一切歌。在动力火车最火的时候,我听到忧伤。每一个渐露头角的歌手,我总能马上沉浸在陌生的声音里,然后在我耳朵深处蔓延成熟悉。这样的时光,这样的充实而不是取代。我总不停止回头听往日的声音、往日的歌。任时光匆匆流去,我都在乎你们。我喜欢不同的声音,只要我认为唱得真的好听。这不是博爱,这是丰富,世界本该丰富,而不是纷乱与恶俗,比如后来的岁月催生出的李宇春,我很努力地想在她的歌声里发现一点美感,但没恩能够做到。我想,是世界开始纷乱了。但是这么多人的选票支持,选出这样一个声音,让我一度悲观,怀念过去。时无英雄,春春雄起。但再后来,TMD凤姐直流让我们开始宽容李宇春,当做偶像派来接纳算了。这年头,每天早上起床一开电脑,各种新闻真实可怕,这些新闻一定程度上不只是传播,因为我们太过相信人类的鉴别力和自控力,所以冠希之后,各地均出现艳照。自杀的新闻一多,自杀的人就更多,这是心理学上有有依据的。也许,咋们看了过瘾,知情权是多么重要,至少令我们在多年的好人好事、道德模范教科书堆砌起来的教育下,我们终于能开眼看看这个世界长TM什么样?看多了,我TM都麻木了,人们乱搞的花样越来越多,一个比一个胆大无耻荒唐。这些新闻对我们起了什么意义,是警戒后人,还是教育群众?谁敢于同意这个观点,谁就该去当人大代表。这个网络成就低俗的年代,我们看客过了好奇的瘾、说出了心头的快意。但受害的是不知不觉的我等**丝,让一些人忘记了该关心和该做的,燃烧了一些人熊熊的怨恨妒忌,无知无耻的人学会了比野兽还过激的举动言行。比游戏更祸害人的是网络新闻,低俗的新闻。最残忍是,让我们处在一个过渡恐慌的世界,超越了知情权和好奇心的红线,可我们几乎毫无意识,继续留恋往返。我不反对各类社会事件的曝光,但你TM连某高官和情妇调情的细节都写入文内,各大网,你们需要卖点看点。这是你们无耻和不容置喙的肮脏手段。而当我真的需要细节,你们支支吾吾,翻遍辞海,找几个白痴看了也能变聪明的句子来掩饰,找几个无厘头的词语来充数、定论。证明你们掌控细节的变数是立于物联网不败的最关键。所以,我们需要揭露与曝光,但我们更要具备说服力的新闻、需要反感这些隐性价值导向和行为导向的不必要的完整。说通俗点,你可以说,“筋疲力尽”,但你不能描述是在那一个体位倒下的。虽然是,这个念头其实已经没什么真正意义的新闻了,当任何事物层出不穷到无法断根之时,我们所有的好奇、称快都被迫成了一种不必要。稍有醒悟着,都只在默默看着、心理也许暗自淌泪,也许咬牙切齿,或者原始萌动。这就是我们之所以悲哀的原因。我们的网,有太多讯息,而我们的脑袋,有太多的细孔,杂七杂八的东西往里面钻,结果就是我们满脑子装满了恶俗、各类曝光事件的低俗程度与价值导向的赤裸裸,我想起计算机刚在我国普及之时,所谓“知识宝库”这个冠在互联网头上的名号,我就一肚子苦水的笑了。普及性知识还是勉强达到了,可关键是还TM是错的性知识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