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忍住回忆,看着眼前两人,心中一阵祥宁。

  “这是我的兄弟,这是这是经由生死考验而得来的兄弟。”沈星心中在默念着,他不会让这份兄弟情谊就此破灭。

  “刚才也是突发情况,我本来快走出去的,他们发现了一丝端倪,将我截住了。而此时你们已经走远了,没有及时通知你们。”沈星安慰着两位兄弟道。

  “我不是没事嘛,阿牛笑一个,嘻嘻。”沈星逗着阿牛笑道。

  阿牛站到沈星身旁,道:“老大你下次不能再这样做,这样很打击我的。”

  沈星走到左相延身后,拍着他的肩膀,真诚道:“对不起兄弟,这次我是我鲁莽了一点,不会再有下次,我们还是同生共死的兄弟。”

  左相延转回了身,清澈双眼看着沈星,之后点了点头。

  许久之后,三人相视一笑,站在一起,齐声喝道:“同生共死。”

  这就是兄弟,不管你身处何处,有任何困难都会赶到你的身边,尽力与你同渡难关。

  沈星不由想起了葛伤,在山村后山之时,他将葛大困在陷阱之下,如果在外面的葛伤肯尽力相救,说不定沈星也得退避,而他们葛家三人也可以都活了下来。

  当时葛伤却为了保全性命,被沈星一时恐吓住,弃他兄弟不顾,独自逃命而去。

  阿牛与左相延之情义却是与葛伤正好相反,虽然没有血肉之亲,但比亲兄亲弟还要真挚。

  这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沈星不禁感叹,心中暗道:“很庆幸,能遇上你们,真正的兄弟。”

  而这时,沈星也想到了这次袭击原因的一个可能,葛伤!

  之后三人再次搜刮战利品,横扫一切值钱的物品。

  阿牛的爱好之一便是搜刮值钱的宝物和功勋,仿佛拥有着功勋便可无敌于天下。

  阿牛将地上三人功勋值全部交易了过来,不满地道:“他们三个才五千功勋值,比之前两个都要少,真是穷鬼!”

  “行了,我们要知足,我们现在马上退出无风谷吧。”左相延笑道。

  如果他们没有来这一趟无风谷,估计还是几百功勋身家呢。现在劫取了几个暗杀他们的人的功勋,功勋加起来都已经过万了,而且也搜出了不少星晶,已经算得上一方富豪了。

  回去途中,三人没有再遇上什么意外便出了无风谷。

  站在无风谷外围,看着迷雾缭绕的无风谷,三人都感叹自己与初入无风谷时相比,所获良多。

  这一次无风谷之行虽然风波不断,但为三人带来的只是为这次试练增添色彩。三人实力都有着不小的进步,而且变得更加的沉稳,其他收获也是颇丰。

  阿牛经由几次战斗,实力已经升到了九千左右,显得更加的健壮。

  左相延同样有着不小的提升,他感觉到他已经站在了内功的巅峰,随时能筑造星台。他的计划就是回去之后便马上尝试筑造星台,这比你预期快上几倍,自是高兴。

  沈星更是演练出了不世秘法,拥有着无伤之秘,真正成长了起来。以这份无伤之秘,足可行走深山野岭,遭遇重重劫杀时也不会无以抵挡。

  召唤祥鹤,三人直接来到任务大厅,他们接的两个任务都已经完成。

  刚进任务大厅之中,便被众多弟子注视上了,因为他们竟然捕捉到了两只火狐。

  火狐因为艳丽的外貌,备受女修士喜爱,当作宠物养在院落之中。这些修士大多都是修道有成,自是不怕刚入星台境的火狐,而且他们也有着一些秘法可以将火狐驯服。

  看着不少人惊叹,沈星等人加快了脚步,来到任务台上将风鹿与五羚草全部交于台上少女手中。

  台上清秀少女看到火狐之时也是一笑,道:“几位小哥可真是勇猛,连星台境的火狐都可以捕捉到。”

  “运气,你看我们的任务如何。”沈星没有多作理会,提及任务,让她处理。

  “你们任务是风鹿与五羚草,五羚草你们共有十六株,可得八百功勋,而捕捉风鹿可得三百功勋,一共是一千一百的功勋。”少女将两件任务品接过后,便直接交易了一千一百功勋值给沈星。

  “几位小哥,请留步。”沈星三人交了任务后便往回走,那台上的少女叫住了他们。

  “所为何事,姑娘。”沈星回头问道。

  “你们的火狐想要兑换出去吗?还是要留给你们的佳人呢?”少女指着火狐笑道。

  沈星看了看阿牛与左相延,如果可以在这里兑换成功勋也是不错的选择,如果拿着出去,说不定会召来麻烦。

  “我们要来无用处,如果这位姑娘以功勋兑换,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左相延说出了他的看法。

  沈星会意,看着少女问道:“姑娘可是要这两只火狐吗?如果是以功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少女点头一笑,请他们来到一边道:“我们任务厅有时也会收取一些其他物品,也一样会发布一些任务,以物换取功勋。”

  “那这两只火狐你们任务厅的人是以多少功勋收购的?”阿牛问道,在他看来火狐远远比不上功勋。

  “如果是我们任务厅的收购的话,两只火狐可以兑换一千功勋。”少女看着两只火狐道。

  “一千功勋,哈哈不错,老大换了它。”阿牛笑道。

  “我给你们一千两百功勋!”少女突然将价格提高了两百道。

  “为什么?”左相延问道。

  “我以一千两百收购,是因为我以个人之名将这两只火狐收购,我的几个姐妹都非常喜爱火狐,已经打听了好久了,我想送给她们。几位小哥你看如何?”少女笑道。

  “好,我卖。”不为价格差异,是因为这少女出发点值得他卖。

  这少女以任务厅内部之名将他们拉在一边,然后以个人把物品收购,这肯定会与她的工作冲突。她为了她的姐妹,不怕被发现受罚,沈星对少女之义都很赞赏。

  “多谢几位小哥相助,以为有什么需要帮忙可以跟我说说,我定会尽力相助。我叫小雅”少女笑道。

  “小雅姐姐你要什么也跟我们说,我们去给你抓来。”阿牛憨憨而笑,对着少女道。

  “好,我们把火狐交易了吧。”少女爽快地道。

  阿牛将两只火狐交给了少女小雅,也从她那里交易来了一千两百的功勋。

  辞别了少女,三人再次回到了他们所居住的院落。

  皎月洒落艳丽光华,繁星闪烁妖异霞彩。

  这个星空的繁星都有着各自的神话,每颗都有着玄奥的色彩与独特的韵味。它与万千修者有着不可捉摸的联系,为万千修者赋予力量,也受万千修者敬佩祭拜。

  探花湖的夜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娇美,催使人与自然之道共鸣,让人心中安宁。

  站在幽静亭中,受这星光沐浴,晚风轻拥,所有的不快随清风拂走,所有的烦恼若流云散去。

  此时的沈星,忘了身世,忘了追寻,忘了自我。自己只是一个观望者,看到了自己立身星空之下,窥探道与自然之秘。

  恍惚之间,他看到了大道化身万千,游离天地之间。一花一叶演大道,一尘一土成自然。

  万物皆有灵,万物皆是道。小到微末,大到星辰,都是道之身。

  有些人已经舍弃了道之根本,误入歧途,只是追求着无止境的强大力量,最终都是黯然神伤,魂归尘土。

  此时,星空之上,一阵惊雷,响彻九天。沈星惊醒,神魂归身,眼前再次清明,看着无尽天苍。

  “你是在咆哮还是在惊颤呢?或者是在警示于我?你的背后到底藏了什么样的秘密,可惜我还没窥探到。”沈星喃喃地道。

  “为何我会出现在不属于我的世界里,为何我的记忆之中会缺失不全?难道是你把它掩盖,是你在操纵着这一切吗?老天!”

  沈星再次想起他的身世,心中不甘怒吼。

  看着安祥的湖面,沈星心中舒缓下来,之后渡步回到了院落。

  就在惊雷响彻九天之时,无数潜修的强者统统惊醒,望着无尽天苍,疑惑不解。

  “是否逆天之人再度临世,让天地都在惊颤?”世外强者惊疑,望着星空深处,尽是惧惮。

  “难道有人窥视到了天地之秘,让天地都在动怒?”也有强者猜测,看着天苍,甚是敬畏。

  “帝灾双星刚刚归位,现在又现惊天之雷,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呢?但愿你能使天地再次完整,我等可等不了多久了……”有人渡步星空之中,悠悠之音远传而去。

  这些沈星都不知道,他追求的只是地球一脉的秘密。

  回到院落之中,阿牛正在清理着战利品,把它们分类安置。

  阿牛见到沈星回来后,问道:“老大,刚刚可听到惊天之雷?我以为要下雨了呢,后来没动静,我又以为是幻觉呢。”

  “嗯,我听到了,应该是这天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吧。”沈星看了看星空之上,笑道。

  “怪事!对了,老大,左大哥在里面筑造星台,他一回来就迫不及待钻到里面,想第一时间筑得星台。以后左大哥也是星台强者了,那些小辈肯定又要被惊吓住吧。”阿牛面露喜色道。

  “他现在正在筑星台?坏了,希望他不会被影响到!”沈星听到后急道。

  “什么影响?”阿牛不解道。

  “筑造星成要在不受打扰之下进行,如果被人打扰后果不堪设想啊。刚刚惊天响雷,天地都有那么一颤,希望他能安然,要不……”沈星心中不安地道。

  “啊……”

  正在此时,一声怒吼,从左相延房中传来,正是左相延在吼叫。

  沈星与阿牛大急,破门而入,心中一颤。

  只见左相延坐在地上,痴痴地仰头而望,嘴角残留着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