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快到年底了,厂里忙的很,轩经常跟车去送货,静自然见到他的机会就少了。可有些同事却在制造机会让他们呆在一起,好不容易机会来了。可轩在静旁边却一脸冷峻,静知道他还在生气。不过看他生气的侧脸却觉得他挺帅的。

  爱情往往源于同情、感激和迷恋。

  可就这样,他们谁也没说一句话。静看到他没帮她也很生气,箱子一下就全丢过去,有一个还不小心砸到他了,他也没开口说一句话。这反而让静觉得没趣。她想,骂她一句也好啊,就是别不理她。有时候女孩子就是不知自己想什么,更不知自己要什么,所以才会变成这种局面。这一切是静造成的,静还好说什么呢?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可是静每天午夜梦回时枕巾上都有泪水的味道。

  这天,忙得要死,连中午吃饭也只剩半小时,接着就上班。真是累死人了,临时工也越来越多,每天都有很多陌生面孔。轩又出去送货了,静还有微微、晓叶和其他同事都在流水线上忙活。没想到晓叶跟静发生了言语碰撞。晓叶坏笑着跟微微说:“王轩跟我们说跟你有个孩子都几岁了。”这一切分明说给静听的,她在刺激着静敏感的神经。微微说:“开玩笑吧!他怎么这么说啊?”“他看你长得漂亮喜欢你才这么说的。”晓叶提高了音量。静插了句:“不要听她乱说。”微微说:“我知道。”毕竟微微跟静可是老乡还是有点感情的。晓叶说:“怎么了?他不喜欢她难道喜欢你啊?”静又说:“你还还说我恨微微呢?你说说我哪里要恨她呢?”那么多人都听着,晓叶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又跟静说:“我哪里得罪你了?”静很生气地说:“他不喜欢我才好。”晓叶不敢再说什么了,因为微微和静已连成统一战线对付她了。她再说下去也占不到好处。

  静觉得没什么,不就被个幼稚的小女孩讽刺下了。微微问静:“她还说我们什么了?”静说:“下班再跟你说。”晓叶自讨没趣,没再吱声。

  终于下班了,静跟微微还有其他几人在说话,都说晓叶爱搬弄是非。微微说:“她刚刚就是故意说你的。”静淡淡地说:“我知道。”这时轩刚好送完货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个保温瓶。他看到她们几个人在那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晚上又加班,微微没来,静一人在角落里做样品很是无聊。她远远地看着轩,轩正跟晓叶有说有笑的。静心里不是滋味,因为下午被她那么说,现在看轩还跟她那么好。静要去倒水听到晓叶跟轩说:“你看她都不理你了,你娶不到她了!”轩回了一句:“娶不到也不娶你!”两人看似吵架,却是吵不僵。静倒完水又经过这回离谱了两人吵凶了。晓叶说轩:“你是鸭。”轩说:“你还是鸡。”静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轩就顾着跟她吵好像没看到静一样。静真想说上这么一句,鸡和鸭倒挺配的嘛!可她不想管闲事。对于轩,她总是有时很讨厌他,有时又觉得自己喜欢他。不知为什么那么矛盾。可能他总有很多她看不顺眼的地方吧!

  挨到下班了,大家都抢着打卡。轩和晓叶两人推推搡搡的。晓叶拍了下轩的头,想插队。轩说:你不要碰我!你个色女!”哈哈,这下后面的人都笑了。静看她插队就说:“你干嘛呢?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你懂不懂啊?真是小孩子不懂事。”晓叶居然推了一下静,静就打了一下她的头。晓叶就说:“你打我干嘛!”静说:“谁让你插队了!”反正静心里本来就很不爽了。轩赶紧拦着晓叶说:“别玩了!”静看了轩一下,打完卡走了。

  轩跟几个哥们去吃宵夜,他想到了静。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那样对他。微微有几天没来了,可轩一看到她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究竟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呢?

  一见到静,微微就很高兴地跟她打招呼。静见到她也挺高兴的。于是乎,两人便聊了起来。轩在不远处做事,静突然跟微微说:“轩不会再跟我说话了。”微微并没有感到惊讶,似乎知道什么一样。她说:“不是你让他不要跟你说话的吗?”静说:“咦?你怎么知道的?”难道轩什么都跟她说了吗?静心想。“哦,那天他跟我在那边做事,他突然跟我说你叫他不要跟你说话,我当时一听很无语。不知道他跟我说这些干嘛。”静就把原因跟她说了下。微微又跟静说:“他也不跟我说话了,你不知道吗?”静说:“怎么回事?”微微说:“看他摆张臭脸的,有什么了不起,不说就不说呗!每天都让我帮他买早餐,我不忙啊?我为了要帮他买早餐就得早点起床。而且帮他买早餐我还亏钱呢!还一直打电话给我万一被我家里人知道了还得了,他打给我我故意不听,所以他就摆张臭脸,给谁看呢!跟他借歌音响来放歌也不肯。”静问:“他没还你钱吗?”微微说:“有还,可是我不好意思拿。买益达给我吃又是他自己愿意的,我不也帮他买了好几瓶花生牛奶吗?”静说:“你就跟他拿钱嘛!”微微说:“不想他总来麻烦我。”静也认为轩有点过分,不会自己买啊。微微又说:“而且前几天我表妹在学校跟人打架了打电话叫我帮忙,我当时心情很不好,他跟我说话刚好又挡着我路。我就很生气叫他滚开,不要跟我说话!而且我的QQ让别人给我挂着,所以轩找我也没人回。反正管他呢!这距离这么远,这是不可能的。你不也明白吗?虽然她没有说的很清楚,可静似乎明白了什么。静问:“你不是有男朋友吗?”微微说:“前阵子他说要去参军分了。”微微脸上划过一丝落寞。失恋的人难免寻找安慰。

  静心里却同情起轩了,她跟微微两人都那么对他,他心里怎么会好受呢?看着不远处的轩,静的心里泛起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