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血煞教,我等与你势不两立!……”毙命于暴雨梨花针的十数名弟子是好几个门派的弟子,他们门派的掌门都怒吼道。东方烈阳开始面对此时也是勃然大怒,但是想到:古清仞或者是如此使出阴谋诡计,但是东方烨绝对不会是做出此奸险之事。后来冷静了一下,便想到此乃东瀛忍者挑拨之计。只是东方烈阳心中还有两个问题:第一,东瀛忍者为什么会及时出现在这里?难道说他们一直都在血煞教之中?!第二,东方烨为什么会叫古清仞作爹?如今他回去哪里?跟随着古清仞吗?……

  东瀛忍者和血煞教退居到血煞教外,古清仞怒斥伊贺:“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中原武林联盟的人?!……是你,在挑拨离间!……”“你当初答应过我什么来着?!你说过会帮我夺下东方烨的人头!如今呢?!还跟他认作父子!?”伊贺大怒骂道。“是你,阻碍了武林的太平,如今我就要你血溅当场!……”说罢,古清仞运足内劲于掌心,攻向伊贺。伊贺也挥一挥手,意示身后的藤武等东瀛忍者进攻。

  血煞教为表诚意,只是带领了些许教众前往阳关赴会和谈。相比东瀛忍者,人数显然是劣势。古清仞一掌击向伊贺,不料伊贺竟然不闪不避,也运起内劲与之对掌。古清仞见此又惊又喜,本想趁此运功震其经脉,但是却意外发现伊贺内功突飞猛进,一时间并不能将伊贺置于死地,反倒让他略占上风。

  “哈哈,反复无常的老贼,就让我送你见阎王去吧!……”伊贺见自己与古清仞对掌,丝毫不占下风,对自己的功力非常满意。破浪见己方寡不敌众,欲进入血煞教带教众出来支援,然而血煞教内死寂一片,许多血煞教弟子的尸体倒在地上,没有任何动静。

  “观音乱!……”血煞教外,只见伊贺大吼一声,使出六神诀观音乱一式震开了古清仞。古清仞被打倒在地上,站起来揉揉麻痹的右手,心中怒不可遏:换做当年十成功力,就算你现在的内功又何尝是我的对手!……伊贺并没有完,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直刺古清仞。古清仞清晰看到,那把匕首的锋芒是泛紫色的,正是用蚀骨散淬炼的匕首!古清仞正惊慌之余,一把黑色利刃拨开那宛如毒蛇的匕首。古清仞定睛一看,正是破浪挺起冷月宝刀挡在他面前。“教主,教中的弟兄们都已经惨遭他们毒手了!……”古清仞听罢,大吃一惊,仇视着伊贺。但是想到再纠缠下去,难免两败俱伤,于是指挥弟子们先行撤退。伊贺对于自己现在的武功状况是非常满意。但是想到藤武等东瀛忍者已经接济不上,自己也不方便追赶。

  古清仞带领一众弟子撤到安全的地方暂歇后,古清仞急问祝婉儿和破浪:“孩儿呢?!”“少主好像在阳关之时就已经失散……”“啊!那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古清仞非常担心东方烨的安危。“义父放心吧,记得他当时战火一撩起,少主就和我们反方向逃窜去了。更何况少主武功高强,东方烈阳等明白事理之人也不会为难他……”“嗯……”古清仞听罢,才舒心地叹了口气,点点头。

  东方烨离开阳关十数里后,才歇了口气,心中咒骂着伊贺——很艰难东方烨才能让血煞教和中原武林联盟和谈,东方烨也想借此缓解双方之间的关系,以及自己在武林同道心中的地位。本想着此番和谈后,东方烨自己便可以不再和过街老鼠一般,能够堂堂正正回到东方堡,与东方烈阳,李凝霜等共聚天伦,或者与古清仞堂而皇之认作父子,让自己和血煞教,东方堡,甚至整个武林改善当今社会的腐朽。然而伊贺忽然冒出来,而且还在和谈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挑拨离间,让中原武林们都认为血煞教是假意和谈,真心绞杀中原武林联盟。而自己,作为双方使节,更加是里外不是人,被中原武林联盟成为众矢之的。东方烨深思熟虑了一番,想到中原武林联盟必然会排斥自己,而血煞教古清仞乃自己生父,联合起来想办法再处理好与中原武林的关系。

  “血煞教,哼哼……”血煞教外,伊贺冷冷地瞥了一眼血煞教入口,接着对藤武说道:“藤武,把血煞教给炸了。”“伊贺老大,那接下来我们该何去何从?”藤武为大家的前程而担忧。这些日子以来,东瀛忍者们一直避在血煞教屋檐下,才能安全至此。如今他们与血煞教反目,这样一来,血煞教,中原武林都会对他们赶尽杀绝。“血煞教宫殿已经没有存在意义。若我等再躲在里头,必然会被血煞教等人反扑。血煞教的势力可是遍布整个西域,我们在血煞教内杀死的弟子只是一星半点。若我们继续停留在此,带古清仞纠集党羽反扑,我们必然束手就擒。先把血煞教宫殿炸了,接下来我们投靠蒙古大军……”“嗯……”藤武听罢,便和其他东瀛忍者们寻找炸药,埋在血煞教内。

  “轰!……”一阵响彻云霄的声音嚎叫出来,血煞教这座宫殿顿时化为焦土。东方烨和血煞教众人此时离血煞教仅有数里,听到爆炸声响后,双方都不约而同赶往血煞教。

  “啊!……”古清仞见自己的血煞教宫殿一瞬之间化为焦土,心中郁结难抒,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省人事。“义父!……”一旁的祝婉儿见到古清仞吐血,急忙帮他急救。不一会,古清仞苏醒过来,见到祝婉儿和东方烨都在自己身旁,紧握着东方烨和祝婉儿的手,叹道:“血煞教一日之间灰飞烟灭,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位孩儿还在我身边,哈哈……”古清仞笑了笑,心中一阵安慰。接下来,在血煞教附近分舵的弟子也听闻爆炸声赶来,见到一片焦土的血煞教宫殿,见到古清仞,心中顿时一片迷惘。

  古清仞见到围在自己身旁的一众血煞教弟子,心知自己作为教主,更加应该振作。于是便毅然站起来,说道:“教众们,血煞教今日被夷为平地,皆东瀛鼠辈所为……”血煞教的总坛,除了教众之外,就东瀛忍者清楚,连东方烨也不知。他只是循着爆炸声前来而已。“东瀛鼠辈!势不两立!……”血煞教众高声疾呼。“现在首先是要安顿起来,然后有两件事情刻不容缓。第一,铲除东瀛忍者。只要他们一日在此,就必定对我教,中原武林,甚至朝廷有威胁;第二,就是赶紧修复与中原武林的关系。”古清仞说道。

  接下来,古清仞和一众血煞教弟子先就近一个分舵处暂歇了下来。古清仞对东方烨说:“正棠,你跟着为父一起走,为父感到很欣慰……”“……”东方烨低下头,没有多说什么。“唔……”古清仞也沉思,叹道。“对啊,这么多年来,为父都没有尽过半点做父亲的责任,甚至好几次想置你于死地……”“爹,不用再说了……”东方烨叹道。“呵呵,好……”古清仞见东方烨没有责怪自己,心中又是一阵安慰,说道:“如果你不喜欢我叫你正棠,那么就叫你烨儿吧。”“嗯……”东方烨点点头。

  “婉儿……”古清仞说道。“义父,女儿在此。”祝婉儿回答。“如今血煞教元气大伤,实力大不如前。追寻东瀛忍者的任务,交给你,有没有问题?”古清仞说道。“没问题!”祝婉儿胸有成竹地回答。“呃,只是伊贺消失一段时间后,现在他的武功高强,甚至为父都不是他的对手,为父担心你的安危啊……”“义父放心,女儿自有分寸。”说罢,祝婉儿泛出坚定的笑容。

  接着古清仞皱眉紧锁地点点头,抓住东方烨的手,说道:“烨儿啊,父子相认,本应该好好共聚天伦。只是现在正是江湖危机之时,现在武林联盟与我等不共戴天,然而东方烈阳等明智之士必然没有那帮愚鲁的莽夫一般冲动。为父想借用你的关系,能和武林联盟联合起来,同仇敌忾。”“嗯……”东方烨反握住古清仞的手,给予他坚定。

  “何人如此放肆!闯入我图鲁博罗特军议大厅之中!……”别失八里城内,图鲁博罗特刚和几位将军商议完阿尔苏博罗特被杀,数万蒙古大军如何善后的问题,正欲回府休息,不料忽然一人影从天而降。图鲁博罗特身后的两名守卫顿时执起兵器呈警戒状。只见那黑色人影正是伊贺。他凌厉地笑了笑,对图鲁博罗特说道:“图鲁博罗特王子放心,我是来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