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茫然地听着,不太敢相信,不过也没有什么不敢相信。只是找不到感觉,她完全感觉不到。“以前的事情,我既然愿意忘记,就不想再提起。我很希望他也能放下,有一个很美很美的未来。这是我唯一能对你说的话!”昭儿定定看着沐宛初,摇摇头,很苦涩。“我会嫁到若羌去,很希望你和大哥来若羌看我……”

  本以为以后的日子会很忙碌,却一如往日的清闲。昭儿一如初见时的娇蛮活泼,好像这个夏天从来没发生过什么。婚事她自己既不上心,其他人也不必时时叨叨,继续该杂侃的杂侃,该赏花的赏花。

  夜朗星空,风寂寂。轩辕凌拥揽着沐宛初,沐宛初静静伏在她胸前,把玩他的衣襟。“在想什么?”轩辕凌柔声问。

  “我在想啊,你这个人,好像还不错——”

  “还有呢?”轩辕凌受用无比,追问。

  “还有,我既不倾城,又不倾国,还脾气很臭,常常惹得你吹胡子瞪眼睛——”她爬起来,嘿嘿一笑,“你好像还没有胡子呢,干嘛对我这么好?”轩辕凌目光炯炯,盯着她,笑言:“你要倾国倾城做什么?我又没有城池让你倾!”他捏捏她小巧的鼻子,扬扬嘴角,尽是宠溺,“倾我就够了!”

  沐宛初一滞,看着轩辕凌的灼灼眸子,脸上一红,别开目光,猛搂住轩辕凌的脖子,往他怀里使劲儿蹭蹭,在他脖根子处嗔道:“那你怎么把我一个孤零零地扔在这里这么久!”轩辕凌十分识趣,反正怎么说都是他的不是。“帑,今儿不是赎罪来的么!”说着变戏法一般,伸在沐宛初面前的修长的手掌里躺着两只精致的耳坠子。金灿灿的三小片紫藤萝羽叶,下面镶嵌一朵儿紫玉雕刻成的水嫩紫藤萝花儿。沐宛初兴奋地昂起笑脸,扯扯自己的衣领,露出白嫩的脖颈上悬挂的紫玉藤萝花穗儿:“你看,是不是很相配?”

  轩辕凌身子紧了紧,没有说话。沐宛初好奇地瞧着,轩辕凌的脸越来越大。他低头吻上她美嫩的脖颈,锁骨……沐宛初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心里像揣了只小鹿,砰砰跳得厉害,又像被猫儿挠,火烧火燎的,脑袋越来越空白,整个人恍惚飘渺起来。轩辕凌的吻,轻飘飘的,从锁骨一路向下吮吸着……“宛儿……”他轻柔低喃。

  “嗯……这个……好像不是那山里……有……人……”她搂住他的脖子,微微喘息,含含糊糊说。几声低低的匿笑。哪里没有外人呢?别院周围决不下百余双眼睛呐……

  濛濛的凝露,优雅地垂在叶稍儿,楚楚怜惜可人,只是,请风不要吹过!晨光甚好!

  沐宛初用过膳本欲去瞧瞧昭儿,刚出门未久,远远瞧着安平贵人与昭儿坐在凉亭中。沐宛初欲先避避,能不见便不见,有些东西才刚下定决心,不愿又自寻烦恼!不过,世事并不一定如人愿。

  “妹妹怎的刚出来便要回去?”沐宛初歉意笑笑,恭恭敬敬行了礼:“我才刚想起送昭儿的小玩意没带,正琢磨着是否回去取。”

  安汐若优雅地浅笑,像是极随意信口:“还以为你一直躲我呢!反正明天还会见她,不急在一时。”沐宛初亦笑得极美,浑不察觉地点头称是,坐过来。安汐若怔怔瞧着沐宛初双耳上的紫玉坠子闪烁璀璨的光辉。安汐若只觉得刺目难耐,忙别过目光,笑容惨白。“妹妹也极喜欢紫藤萝?”沐宛初目光一滞,忽觉脖颈上的紫藤萝玉穗子与耳上的玉坠子如冰如火:“是呀,我院子里有几株很美的紫藤萝!”

  昭儿气鼓鼓道:“这个哪算得上什么,二哥送安姐姐的昙花才美呢!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可歌可泣!二哥真偏心!都不记得我这个妹妹!”沐宛初朝她笑笑。安汐若也没什么特别高兴,向沐宛初浅笑:“妹妹可见过昙花?”沐宛初老老实实回答:“据说那昙花三千年一开花,又有什么昙花一现的说法,我哪里来的好运,能欣赏到此种花之奇葩?”

  昭儿眼睛巨大瞪着沐宛初,沐宛初好奇地回视:“哪里不对吗?”安汐若嘤嘤浅笑:“哪里这般神奇!你说的昙花可非我的昙花。你说的那可是‘月下美人’‘天花’优昙钵花,‘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沐宛初点点头:“原来如此。贵人不但人长得美,学识也令人钦慕!”安汐若若有若无地苦笑,人长得美怎样,书读得好又如何!“既然妹妹没见过昙花,不如就把那株搬到殿里赏着,等花儿过了,再搬回来。”

  “不用不用,”沐宛初连忙摇头摆手,急急道:“我本不是什么雅致的赏花惜花之人,看天下的花儿啊都一样,有时候觉得一棵野草也漂亮得很!”她讪讪自嘲。“昙花必是极美极难得的娇贵奇花,我就一粗俗之人……”

  “安姐姐也恁地偏心,怎的不与我放在昭阳殿中瞧着。”

  安汐若笑笑轻点一下她额头:“胡搅蛮缠!去年咱们一起观赏过一次嘛,今年先紧着她。”昭儿嘟嘴表示不乐意地很,但也是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