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再看慕娉婷与玄武。两人相逢方觉遇着了真对手,左攻右挡水火不容,往来解数更是无穷无尽。你来我往互不轻饶,生死不顾真个算是打的落花流水。两人交锋毫无怠慢,生死呼吸间不容发,只可惜一塘芙蕖被搅得枝离花碎,呈现出一片衰颓之象。

  慕娉婷足尖轻点荷叶,身形优美一旋,已如翻飞的蝴蝶,飘起两丈。玄武毫不放松,猛一纵身身如起矢亦向空中跃起三丈,一个空中旋翻,挥刀直削而去。

  慕娉婷旋身避过,折身回首间娇喝一声,已将从不离手的鸭梨掷了出去。梨如流星直奔玄武喉头。

  玄武大惊之下身子一曲,猛地后仰,急速倒插而下,才避过一击,心下不禁松了口气,却不料慕娉婷那鸭梨竟似生着眼一般如影随形,虽不时变换方位却时时罩着他周身几处死穴,心中不由一紧,在着地之际刀尖一点,身形复起。

  慕娉婷旧力已竭,心力未生,匆忙收回鸭梨,身子电闪般掠退七尺未及喘息玄武籍着反弹之力跃上高空复又俯冲下来。刀快如风,划出匹练般的刀光迎面刺来,刀势凌厉刚猛,在临近慕娉婷之时手腕灵活一转,刀尖已划出一道光环,散发着一片青影,电掣般朝慕娉婷扣去,只将其扣在其中,令她无处可逃。

  他瞧着眼前的慕娉婷犹如待宰羊羔,脸上不由浮起一丝笑意。他自信此招完美无缺,毫无破绽,而慕娉婷此时已与死人无异。然笑容未及完全绽放,便已凝结,那表情实难形容,只因无处可逃的慕娉婷竟立在三丈开外,大惊之下只见得那鸭梨又自她手中飞出,自那青芒中穿射而过。惊异之下只听得一声爆响,鸭梨被炸得四分五裂,更是震得玄武虎口发麻,宝刀险些脱手。

  他手栗气慑急退三尺,放才瞧清那鸭梨炸得开来竟是一只金晃晃的手,纯金打造一条细弱蚕丝的金线只将这只金手连到慕娉婷的手中。那手虽是纯金打造却与人手无异,较之肉掌更有优势,不仅能直接的擒拿对手兵器,更能远程控制,收发自如,伤敌与任何角度,而自保周全。

  玄武微微一怔,便回过神来,身子已如离弦之箭只朝慕娉婷直冲而去,手中钢刀直斩慕娉婷咽喉。慕娉婷身形灵动,牵扯着手中的金线,那金爪便如人掌一般灵活,或抓或勾或缠或拉,时撕时绞,时封时拍灵动奇诡,直取玄武要穴。

  玄武亦是不弱,一刀快过一刀,变招之快不可思议,刀爪相击,不时撞出星星火光,火花四溅,眩人眼目。

  这两人一番打斗没输赢,无反复,恁是斗了三百来回合,也不见强弱。慕娉婷是何等聪慧的的女子?她虽无丰富的交手经验,但久历江湖,又怎窥不透玄武之意呢?两者交手,胜负之分与体力强弱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她一个娇小女子的体力怎能与玄武昂藏七尺男儿相比?两人如此耗下去,她迟早会因体力不支败阵。骄傲如她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她另可两败俱伤。

  思及此处,她突地扬声娇笑道:“我说武哥哥呀!你去换件兵刃吧,娉婷可不想欺负你,你那烂菜刀一下下去最多也不过一个伤处,我这金丝爪一荡可就是五个窟窿喔!今日云霄城一片混乱,但恐你无处贴膏药,落下个倒死的破伤风,我会过意不去的!”话毕也不去理会那玄武是何反应,人已凌空跃起,身形陡然一拆,双臂微涨,凌空翻身,朝他猛扑过去。

  玄武闻言正觉好笑,见慕娉婷猛扑过来不觉心中一颤,展动身形挥刀迎面直劈过去,刀光如雷声轰耳,令人闻之双耳刺痛。

  刀光初绽慕娉婷一个优美的空中逆转竟凌空折回,方才看似拼命一扑竟是虚晃一招,此时玄武刀气已尽,方才挥手甩出金丝爪,随着一声清啸,金爪已生生自玄武的心口抓进去,再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呼,玄武血淋淋的心肺已被金爪抓离躯体,与此同时慕娉婷左肩中刀,鲜血泉涌而出。

  花溅泪惊骇之下朝她疾掠而去,为她封住几处穴道止住血流,自怀中掏出一枚丹丸送入她的口中,为她疗伤,护她周全,自不必多说。

  再看另一边的虞美人与白虎,更是一番好斗。一持九节鞭,一持彩羽绳,鞭绳相交斗在一处,苦争不让各显神通,往来不歇,双展真才。

  白虎人鞭合一犹如银龙水中舞,虞美人如影随形恰似灵蛇附骨来。白虎勇鸷剽悍,威风凛凛,虞美人娇俏可人宛若精灵。白虎愈战愈勇,虞美人越斗越狠,鞭来绳缠,绳去鞭封,整斗两个时辰仍未分胜负。

  虞美人看上去虽似个顽皮的孩子,实则心气儿极高,眼见慕娉婷,胭脂泪,百里浩然均已克敌制胜,自己却久攻不下心中甚是恼火,一股乖戾之气直冲天灵,一招白鹤展翼,朝白虎飞扑而去,手中彩羽绳犹如毒蛇出穴,只欲择人而噬。

  她紫裙翻飞,飘带飞扬,腰间更有玉佩迎风飘荡,撞击泠泠作响,清脆悦耳,宛如天籁,手中彩羽绳更是幻出一片如云似霞的烟雾来,而她则隐入其中让人辨不出所在方位,手中彩羽绳没有丝毫的停滞,夹风而过,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白虎目中一片迷茫,如同雾里看花,不能窥其虚实,唯有没头没脑的一阵狂舞,只将周身护的密不透风。虞美人见此,冷笑两声,收绳静立,斜睨着白虎一气狂舞,直到他舞的乏了,体力透支的停歇下来,已是气喘吁吁。

  虞美人嘻嘻一笑道:“小哥哥好充沛的体力哟,我喜欢!要不我带你回去跟我的汗血宝马的比比?”

  白虎闻言这才缓过神来,心下大骇,分明瞧见虞美人手中的彩羽绳脱手飞来。他深知苦拼六百余招,这一击才是致命一击,悚惧之下拼却最后一丝力气,倾尽毕生所学挥鞭挡去。

  然当他一鞭挥出却发觉这一挥实属多余,只因他此刻一是死人一个——虞美人那彩羽绳飞出不足一丈便已化作万千暗器,绚丽璀璨,色彩斑斓的暗器自四面八方疾射而来,而他已避无可避,无处可逃,于是他死了,死在那如烟花般灿烂的暗器之下。

  虞美人心系沈洛天,一脚将白虎踹飞出去,便不再理会其他,睁大妙目,一瞬不眨的望着沈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