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恋海的女儿
字体: 特大
颜色:          

  继上次的新闻后,晴子就再也没有来过学校。

  只剩下徐静和陈依然站在六楼的走廊上向下看着地面发呆。

  “你是说,晴晴她怎么不来学校呢?”徐静又一次哀叹。

  “是啊!习惯了那家伙的冷冰冰,一时间少了她还真无聊啊!”陈依然靠在栏杆上,翻着白眼儿。

  以前还可以把她的情况卖给其他的男同学赚点儿钱。可现在她突然就失踪了。不但钱没得赚,就连唯一的一点乐趣都木有了。

  两个人只能站在这里翻白眼儿。

  医院-----------

  重症病房里,晴子和孙云蝶守在床前。

  前些天,外婆的病突然之间变得很严重。从那天起,两人便一直守在医院。

  但是,事与愿违,哇哦破看、还是离开了……

  而每天,她都会去那个曾经和妈妈住过的那幢小房子的后山上,向那棵大树许愿。

  一片寂静的小树林里,一个女孩儿站在一棵千年的古树下。微风吹过,一头墨色的长发随风飘起,不由多了几分孤独。

  “千年的树,你真的和妈妈说的一样吗?你的灵魂是御神树吗?你真的代表着一个时代吗?”

  小时候,妈妈总是陪自己站在这棵名叫御神树的树荫下玩耍。妈妈说,只要对着这棵御神树许愿,那愿望就一定会实现。

  现在,我对你许愿,你会把我的愿望实现吗?

  “这么巧啊!你也喜欢来这里?”一个风流不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晴子转过身便看到那站在自己身后的家伙。

  “怎么又是你?”这个血统不纯正的蛇妖,干嘛神出鬼没的!

  “当然是我了!别人怎么没可能能找到这里!”赫连熤云收起了不羁的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为什么在她的眼里他看到了无助?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晴子转过身去。这个该死的蛇妖,怎么这么讨厌啊!

  “想去看大海吗?”赫连熤云突然像个小孩子似的对着晴子眨巴着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眼说道。

  “海?”晴子有些呆愣。

  “跟我走!”赫连熤云拉起还在发愣的藤川晴子,把她塞进了那辆天蓝色是跑车里。飞驰而去。

  海边----------------

  晴子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蓝色的海水。

  “为什么带我来这儿?”

  细柔的沙、碧蓝的海水和蔚蓝的天空交织成一片。

  “想听一个故事吗?”赫连熤云也来到了她的身后。看着远处和天空交接成一片的海水。眼中闪过一丝伤痛。

  “曾经有一个小男孩儿,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开了他和爸爸。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那天,他看到自己的爸爸抱着自己的妈妈走进房门的那一刻。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了自己面前。而他缺什么都做不了……他每天都会来海边,因为那里是母亲的故乡,大海会带着母亲的气息,那样他就会觉的她并没有离开他们……”

  赫连熤云赤着脚站在沙滩上,任那微凉的海水浸湿了他的双足。

  晴子转过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俊美帅气的男孩儿。以前都没有仔细的看过他,原来这血统不正的家伙竟然这么妖孽!

  不过,他是在安慰自己吗?

  “那个男孩儿就是你吧?”许久,晴子开口说道:“谢谢你!”

  “你知道了……”赫连熤云转过身,看着眼前的晴子:“这些年,我一直把她放在心里。就像我爸一样。”

  父王这20是年来的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朋友?”晴子这一生,根本就没有朋友。她也不知道,朋友到底是什么!

  “可以吗?”赫连熤云再一次诚恳的问道。

  虽然他很希望自己的母后可以和父王在一起。但他却也不想逼她。他只想她的今生能过的过的幸福。

  晴子看着眼前的男孩儿,轻轻点了点头。这是她第一次和藤川延风之外的人单独在一起。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相信他。总觉得对她有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谢谢你今天陪我!”

  “好朋友之间谁不需要说‘谢’的!”赫连熤云淡淡一笑。他今天心情不错!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