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绕着校场转了半圈,杜辰找到了刺刀小队所在的地方。

  此时,正有十几个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坐或躺或蹲在地上的人,一言两语的攀谈着。

  “嗨,这位兄弟,你是哪人啊,什么境界了啊?”一个满头黄发的小伙子好像在专门在这等人过来似的,老远就跟杜辰打招呼。

  杜辰笑着走近那群人:“我叫杜辰,算是平安镇人,勉强达到地兵,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平安镇,无双城管辖下的一个平凡小镇。当初,老乞丐曾和杜辰还有阿卓说过:你们俩都是我在平安镇郊外捡来的。所以杜辰一直就把平安镇当作自己的故乡。

  “切”听说杜辰只有地兵,一群人发着唏嘘之声,便扭头不再关注他,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都懒得和杜辰拉交情。

  “杜兄弟,欢迎欢迎,你别理他们,你既然能被那个老家伙看中进得了这刺刀小队,那你肯定还是有些能耐,以后跟着我混怎么样,我保证没人敢欺负你!”黄毛青年忽悠着杜辰,看他刚才一个人待在一边,貌似也没被这些人重视。

  “这事以后再说,兄弟,那你叫什么名字啊?”杜辰觉得闲着也无聊,不如和眼前之人扯扯八卦消磨消磨些时间。

  “你叫我黄龙雷就行了,无双城土生土长的,不才,刚刚步入地将境界,哈哈……”黄龙雷恬不知耻的哈哈大笑,貌似他是天下无敌似的。

  “雷哥,可以啊,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我才勉强进入地兵,你都已经是地将了,前途不可限量啊。”说起拍马屁,杜辰那可是行家,当初乞丐爷爷可都被他哄得想要什么给什么。

  “好说好说,就凭这声雷哥,哥哥以后罩着你了。”黄龙雷拍着杜辰的肩膀说道。

  周围的人群,看都没看这两个活宝,任凭他俩得瑟,一个小小的地将就那么恬不知耻,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嘴脸,不过还是有人很敬佩的看向他,在这无双城有这么年轻的地将还是很杰出的。

  “嗖嗖嗖!”十几枚暗器破着风声向刺刀小队的方向射来,最先感觉到危险的杜辰,一把推开黄龙雷自己顺势一个懒驴打滚堪堪躲开暗器。

  跌倒的黄龙雷刚想破口大骂杜辰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却听到周围一阵阵惨叫声方才反应过来,只见杜辰半蹲防御着四周,心里一阵后怕。

  “还好这发射暗器的角度不是太刁钻,力道也不是太精准,应该属于是试探性质,大家应该只是伤了皮肉而已吧?”杜辰头也没回的问道。

  “啪啪啪!看来我没有看错你,你的感知能力确实出乎我的意料,观察也是那么的入微。”梁匕拍着手说,慢慢的向众人走过来。

  “都起来,别装死,如果刚才我不是试探而是对你们下狠手,你们有几个人能保住小命?”梁匕轰起众人。

  一群人哼哼啊啊、慢慢吞吞的立起身子。

  “都给我规矩点,有些人可能不认识我,但我的名字大家应该都知道,梁匕,大家熟悉吗?”梁匕自我介绍道。

  一些光听了名字就脸色吓白的人,他们知道梁匕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以杀人越货、暗杀狙击而出名,手段是凶恶残忍、心狠手辣、草菅人命,只要你敢出钱、出得起钱,他就敢去杀人,人命在他眼里什么都不算,更是令黑白两道头疼不已的人,据说十年前一次阴沟了翻船差点没命,逃命之后两三年都没有露面。

  提到梁匕,他可算是杜辰的老熟人了,当初就是因为他追踪到自己,才让那些废物们发现自己,差点害死自己,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杜辰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当初被青云帮的陈安国暗算一下子去掉半条命,不过,同时也躲过了被赤衣断臂的不幸,成了无双城为数不多保存完整战斗力的地帅之一,不知怎么被无双城给招安了,也算是无双城的一员虎将。

  看着一个个惊恐害怕的表情,梁匕内心大悦:“我就喜欢看你们这种表情,想必也听过我的一些传闻,在我手底下干活没几个能活着,你们是不是想退出,晚了,进入到我的刺刀小队就别想活着出去,你们是些什么人什么底细,我都一清二楚,从今以后你们都将成为我手中的工具,杀人的工具,任谁都救不了你们,但凡有逃跑者,我手下三百多名刺刀小队成员会全体出动追缉你,追缉你全家,追缉一切和你有关的人!”

  这通话说的所有人心里都发毛,就算三百个地将一起围捕一个人,那也有逃跑成功的机会,,可是三百个精通暗杀之道的高手,谁敢小看,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看着一群纠结的散沙,杜辰也是一阵心慌,再怎么谨慎还是被贾鸣给耍了,这样岂不是失去了自由之身,那日后还怎么去找卓老大,怎么去找乞丐爷爷。

  “你们也不要太悲观,我的刺刀队员,不仅是一个杀人的利刃,更是最好的情报收集者,也许你们不知道,在日常生活中,在街头摆摊卖菜之人的另一个身份就很有可能是我安排在那收集情报的刺刀队员。”梁匕不急不忙的说,他先要这些菜鸟感到恐惧,然后再抛出一丝憧憬,这就是要激发他们潜在的生存欲望。

  一阵喧哗,这个消息又重新给了大家希望,一个个面露喜色不似刚才那般绝望的表情,原来这世界也不是那么黑暗,暗杀者也有在这个社会生存的另一个方式。

  “但是……你们得有命在我的训练下活着,只有活着的人才能见到明日的太阳,你们当中大部分人我都不看好!”梁匕看着这帮仿佛已经是死人的人,指着不远处冷冰冰的说道,“一个个排好队,到那个台子前领取刺刀腰牌,有了这东西你们可以在无双城自由走动,另外给你们半天时间,不管你们是吃饭泡妞养精神还是交代后事留遗言,记住不准出无双城半步,否则杀无赦!半夜酉时时分,城北校场,全体集合出发去训练基地,在那你们将要接受为期三年的阎王式训练!”

  看着面前的一群人渣,梁匕没有半分好脸色,因为这群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作奸犯科之人,为了逃避追杀才会报名参加刺刀小队,来这里是为了学习最精深的逃命技巧,说起来双方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望着这一群毫无纪法,杂乱无章的小队,杜辰摇了摇头,生死关头这样的人有多少可以保住性命的呢,杜辰莫名的有点烦躁,或许是杜辰在为这群不知死活的傻子们悲哀吧。

  领取了腰牌,杜辰准备去长安大街最西头的书摊找找那个姓上官的摊主打听一下阿卓的消息,顺便还想去找找那个该死的贾鸣,他竟然敢骗到了小祖宗头上来。

  “杜兄弟,刚才太谢谢你了,不然我得受些皮肉之苦了。”黄龙雷跑过来给了杜辰一个熊抱后,一起出了校场:“走,哥哥带你去喝酒。”

  “嗨,雷哥,你太客气了,你可是这里最年轻的地将,以后我可还得仰仗你来保护我呢。”杜辰把一顶大帽子扣在了黄龙雷的头上。

  “成,你这个兄弟我认了,以后咱们一起干,在这个无双城必能闯出一番天地来!”黄龙雷拍着杜辰的肩膀说道:“对了,兄弟,你犯了什么事,需要跑到这里来避难?”

  “犯事?避难?没有啊?”杜辰疑惑的看着黄龙雷。

  “是吗?兄弟不说也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黄龙雷一脸的不信,继续说道:“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刺刀小队就是一个流寇集中营,无双城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管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只要通过测试,加入刺刀小队,任何人都不得对此人再做出任何惩罚,不然将会引起整个刺刀组织的追杀,所有赔偿均由无双城承担。据说这个规矩是霸主城定的,连城主府都不敢随意干涉。”

  “还有这种事,如果我杀了你爹娘,然后躲到刺刀小队来,你不会觉得不公平?”阿辰问道。

  “也许吧,以前也有过这种事发生,一个很大的家族丢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追杀一个下人,当着梁匕的面把他给杀了,正因为如此,当天晚上就有不明人物血洗了那个家族,家族上下两百多人没留一个活口,那个家族的族长还是个地帅,我还听说好像是霸主城调来的人干的。”黄龙雷小声的说。

  “那么那些追杀的人不怕对方躲在刺刀小队,变强之后回去报复吗?”阿辰遇到好奇的事总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刺刀入门考验看到没,只要老家伙不看好的直接杀了,就算通过了先不说刺刀小队的训练能不能活下来,再说了能躲进刺刀小队的哪个不是弱势,日后不躲着就好了,谁还敢回去报复。”黄龙雷翻了翻白眼鄙视杜辰,“你对这些怎么这么孤陋寡闻的啊,对了,你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身手的啊?”

  “呃,我是山里人,这是第一次进城,什么都不懂,以后还得雷哥多多照应!”杜辰扰了扰头,不好意思的笑笑:“山里面野兽不是多嘛,总得想办法保住小命,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走到了聚仙缘的门口。

  “走,兄弟,上去喝两杯!”黄龙雷拉着杜辰进来聚仙缘二楼。

  “雷哥,那你是为什么进入刺刀小队的啊?”杜辰夹着小菜问道。

  “我?也没什么破事,说给你听听也行。”黄龙雷作势甩了甩头发眯着眼睛问:“兄弟,看哥哥帅不帅?”

  “噗”杜辰一口饭菜全都喷到了黄龙雷的脸上,惊魂未定的说了一个字,“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