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咚咚......”沈野逸家的老钟响了,听着熟悉的钟声,唐皖感觉心里的那种犹豫不决开始慢慢的消失了,自己干嘛要犹豫。对,没有必要犹豫。唐皖再次下定决心,重新用力的深呼吸了下,然后对着沈野逸呆呆的双眸看了许久,终于吻了下去。当唐皖的双唇碰到沈野逸的嘴唇的时候,沈野逸的双眸开始有了些许的神采,当唐皖的那个吻逐渐加深的时候,沈野逸的双眸重新焕发了光彩。

  “沈,唔。”唐皖刚想说话,却被沈野逸突然而来的强吻给堵住了嘴巴,唐皖眨巴着眼睛示意沈野逸停下来,可是沈野逸好似故意没有看懂唐皖的眼神一样,继续的强吻着唐皖,从刚开始霸道的强吻,到后来的温柔的轻吻。沈野逸的每一次吻都代表着这些日子以来他对唐皖的思念,可是那种眼见着心爱的人,却没有办法述说,没有办法动的滋味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过了良久,当唐皖以为自己即将交代在沈野逸的这个长吻里的时候,沈野逸终于放开他了。沈野逸轻轻地用手去抚摸着唐皖的面颊,貌似又长肉了,难道说自己最近变得奇怪的样子的时候,没有影响这丫头食欲吗?难道她没有担心吗?不过胖了也好,她胖乎乎的样子最可爱了。但是貌似眼底的有红血丝了,而且也开始有黑眼圈了。沈野逸皱着眉毛,试图用指腹去抹平那些最近才出现的小瑕疵,在他的记忆里唐皖,永远都是快乐可爱的,爱吃爱睡,眼睛永远都是最纯净的,没有什么红血丝和黑眼圈的瑕疵,可是就在自己这些变得奇怪的这些日子以来,她是不是哭了?不开心了?沈野逸此时满脑子的都是唐皖,他很想去问问唐皖最近好不好?可是他却张了张口,并没有问出什么,他很怕唐皖回答回答说,她最近过的很好,并且有没有他沈野逸的日子,她过的特别好。沈野逸的手突然颤动了一下,他真的好怕。可是他还是想问问。

  “你最近好吗?”

  “你还好吗?”俩人几乎是同时开口的,沈野逸和唐皖的目光相对的时候,沈野逸看到了唐皖眼圈里的那一丝晶莹。而唐皖却看到了沈野逸眼睛里的那丝焦虑和心急。此时客厅特别的安静,安静到可以清晰地听到两人的心跳,两人的心跳声几乎是同步的。

  “我还好,你好吗?”

  “我还好,你好吗?”俩人又几乎同时开口说道。唐皖看着沈野逸一脸焦急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她原本扑通扑通狂跳的心,突然变得特别欣喜了。他果然在意自己。她突然感觉到自己这些天的对于沈野逸可能再也不愿意搭理自己的担忧,是那么的白痴。沈野逸怎么可能愿意再也打理自己呢,他怎么可能会丢下自己呢。

  “哈哈,我早就说过我会是胜利者的。”沈野逸家里的阳台上突然出现了衣着奇怪的男子,男子背着光,使唐皖并没有看清他的模样,但是沈野逸当他听到那个男子的声音的时候,原本自然下垂的双手,突然变得紧攥着,而且下意思的把唐皖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是他!”唐皖惊讶的小声说道。当男子走到唐皖和沈野逸的面前的时候,唐皖惊讶的发现神秘出现的男子,居然就是自己昨晚在酒吧遇见的那个神秘男子。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怎么出现的?什么胜利者,这句话是他对沈野逸说的,还是对着自己和沈野逸一起说的?唐皖此时一头雾水。

  “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要和你打赌。”沈野逸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把唐皖搂紧了自己的怀里,像神秘男子宣告主权。因为此时的沈野逸已经透唐皖刚刚的眼神,从唐皖的记忆力查看到了神秘男子曾经与唐皖共舞过!!其实神秘男子是和沈野逸非常有渊源的,因为神秘男子就是另一个沈野逸,但是不同的那个神秘男子却不是沈野逸,而是沈野逸的思想的另一个分支,而且那个分支给自己起了个名字,阙。在沈野逸开始和夜勋学习道术的时候,丢失的那一半的思想,关于黑暗魔法的天分思想。沈野逸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另一半思想,有一天会再次出现,并且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而且特别的淘气!之前沈野逸变成奇怪的样子的原因就是因为另一个沈野逸——阙的淘气,把沈野逸的灵魂封闭了。

  其实沈野逸离奇失踪的那天晚上的真实情景是:

  “达拉达拉达拉…….”唐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她下意识的去摸寻她的手机,可是当她看见手机上显示的来电人姓名的时候,她差点把手机激动地拿掉地上。因为电话是沈野逸打来的。

  “沈野逸?是你吗?”电话接通之后,唐皖试探性的问了是不是沈野逸,她很怕很怕,很怕电话不是沈野逸打来的。

  “是我,唐皖,我想我们……”沈野逸刚想说‘我想我们暂时还是做朋友吧,等我们考上理想的大学以后,再开始交往。’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沈野逸就警惕的感觉到有人悄悄地打开了他的房门,并且一步步的再向自己靠近。因为在最近几天里的晚上,沈野逸总是会感觉到楼道里有人在来回来去走动的声音,当时他并没有多想,以为只是住在同一个楼的住户下班回家了呢,可是每次那个脚步声在走到自己家的门前的时候,都停了下来。这个奇怪的举动是深夜以不得不经常地提高警惕。

  突然,有人猛地勒住了沈野逸的脖颈,然后不断用力勒紧沈野逸的脖颈,那人在感觉到沈野逸没有反抗之后,有了一丝松懈,可是没想到就是因为他刚刚的一丝松懈,他被沈野逸猛地一用力给摔得撞到了墙角的衣柜上了。他吃痛的松开了对沈野逸脖颈的束缚。这时,沈野逸一回身就发现自己的手机掉在地上,被自己刚刚的那一番的打斗成了残骸了。

  “阙,你这货每次有这么闹,无聊不?”沈野逸看着嬉皮笑脸的看着自己的阙,也就是另一个沈野逸感觉到特别的头痛。阙,虽说是另一个沈野逸,但是却和沈野逸长得并不一样,反而眉眼里带有些粗犷豪放的霸气。总是喜欢穿着米色的衣服,而且是千篇一律的米色风衣,白色西裤,黑色休闲鞋。

  “逸,这你可就说错了,这是种乐趣。不要剥夺我追求乐趣的权利。”阙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沈野逸的床上。他最喜欢看沈野逸气恼的,无可奈何地样子,他感觉那样子的沈野逸可以让他感觉到特别的通体舒畅,所以每次他去找沈野逸的时候,他总是喜欢给沈野逸来这么一出。

  “乐趣个屁。”沈野逸不想和阙这家伙说话了,满嘴的歪理。

  “哎呦,亲爱的,听说你最近和一个叫唐皖的女生走的蛮近的嘛。”阙看着沈野逸在听到自己提到唐皖的名字之后,脸色突然一变的样子,他突然感觉貌似这件事情,比每次的突然袭击要好玩的多呢。

  “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爱八卦了呢。”沈野逸很不自然的说道。

  “我爱八卦?亲爱的小逸逸,我可是世界上最关心你,和你关系最近的‘人’了,人家不得时时刻刻的注意下,你的动态吗?哎,说实话,你想不想知道唐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呢?”阙突然靠在沈野逸的身上,一脸神秘地对沈野逸说道。

  “无聊。”沈野逸把靠在自己身上的阙,推倒了一边,然后打算捡起自己已经成为残骸的手机,可是还没等他去捡手机呢,他就被阙默念的一个定身咒,给定住了身形。

  “阙,你搞什么鬼?”沈野逸的声音里带有一丝气愤,阙这家伙最近也来越过分了。

  “没搞什么鬼啊。我就是很好奇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啊。所以我们打个赌吧,看看她能不能在一周之内解开我在你身上设定的魔咒,如果她解开了就是我输了,我愿意替你去银河系联盟盯一个月的班怎么样。要是你输了,你就和我换身体一个月,让我也试试上学的感觉,咋样?”阙还没等沈野逸说是反对还是赞同的时候,他就默念起黑暗魔法中的封印咒语,将沈野逸的灵魂封在了他的身体里。然后阙看着目光呆滞的沈野逸的肉身的时候,他感觉这次的游戏非常的有趣。

  “沈野逸,你在家吗?沈野逸。”阙看着沈野逸的肉身看的很得意,很开心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女生的声音出现在了沈野逸的家里。他扯起嘴角玩味的笑了下,然后抱起沈野逸的肉身,从沈野逸卧室的窗户跳出了沈野逸家,使了个隐身咒,悬浮在沈野逸卧室窗户前,等待着那个女生进到沈野逸卧室的时候,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