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次日清晨,太阳山,虞美人的坟侧又起了一座新坟,胭脂泪!

  这个拖着多疾多病身,坚韧的走过风风雨雨的奇女子胭脂泪,这个幽怨多愁却又毒绝天下的梦回谷主花溅泪,身处风起云涌的江湖而游刃有余,然却在情字面前失了自己,最终以自己的一滴胭脂泪了结了自己悲苦短暂却又绚烂的一生。

  百里浩然只在坟前稍做停留便头也不回的下山去了。他说要像以前一样浪迹天涯,只是这次也许会走的很远,归期遥遥。

  沈洛天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互相道别。然心细如他又怎么窥不透百里浩然眼底深深匿藏的那份悲凉呢?想来他的心已容不下任何人了吧!

  慕容晟沉默良久,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长长叹息一声,方才抱拳告辞:“小弟也该回姑苏重振慕容山庄了,就此别过!”

  沈洛天亦是慨然长叹,抱拳作别,目中是叙述不尽的兄弟情,朋友义。万语千言只道一句:“保重!”其中情意却是任何言语都比不得的。

  慕容晟行出两步却听得一声轻呼道:“我送你一程!”

  慕容晟的脚步微微一顿,复又继续往前走去。天知道他此刻多么想回头看她一眼,可他不敢,他只怕这一回头就再也下不了这个决心了,他怕自己会永远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于是他不得不强忍心痛,加快脚下的步伐。

  背后的草地上想起了迅急的脚步声,虽是极轻,但他仍感觉到了。他的心从未如此慌乱,既兴奋有难过,既期待,又抗拒。兴奋的是她来了,难过的是她仅仅是来送他,期待是因为他想多看她两眼,抗拒的是他怕自己把持不住自己,对朋友做出不义之事。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句夹杂着痛苦与无奈的声音几近哀求的呼唤道:“亦飞!不要走!”

  是沈洛天!内心强烈的感情在经历数度生离死别之后再也无法抑制的汹涌而出,激烈的冲撞着他的心,令他不能自已。

  仿佛感觉到了源自于沈洛天心底深沉的痛,她终究不忍,缓缓回过身去,于是四目相对,目光交汇,一次深深的凝眸,他目中是缱绻深情,她却若不经意的还已盈盈浅笑,宛若初见,只道一句:“我只是送送他!”语声如流水破冰,轻细而坚毅,涓涓沁入他的心底,却似夹杂着深深的眷念。

  花亦飞与慕容晟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化为两个小点消失在沈洛天的视线中。

  他出神地盯着她俩消失的地方,眼神中深深的忧郁显露无遗。抛却一切心绪,任由复杂的感受自四面八方涌来将他卷进深深的思念与歉疚之中。至止此刻方才惊觉除却回忆,自己竟是一无所有。

  本来还是艳阳高照的天气,空中竟突然布起了乌云,接着便有泪珠般的雨滴洒落下来…

  突然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抽泣道:“公子,逝者已矣,你莫要太过伤悲…才是!”

  沈洛天长长叹了口气道:“云儿?”

  那人轻轻应了一声道:“是亦飞姑娘告诉我你在这儿的,她说…她说…”言及至此,她已泣不成声,正是那一向悲天悯人的云姽婳。

  沈洛天惨然一笑道:“她说美美,明珠,花溅泪已相继离去,而她则要去送慕容兄,便请你前来安慰我是么?”

  云姽婳闻言终于苦忍不住,痛哭出声来哽咽道:“为何…为何她们都如此命薄?”

  沈洛天悲叹道:“他们皆是为我所累,我是天煞孤星,凡与我有交际之人定不得善终。”

  云姽婳闻言,浑身剧震,难以置信的摇头嘶呼道:“不…不是的…若真如此…”语声突地一顿,只因沈洛天已回过身来,只见他两颊湿润,眼角闪烁着晶莹,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沈洛天似笑非笑地道:“前车之鉴,你难道还想以身试险么?”

  云姽婳泪眼婆娑,凝望着他的双目尽是迷惑之色,沈洛天道:“你已在鬼门关走了数遭仍是不信,那便随我回龙吟山庄,且看这期间有何变故。”

  云姽婳苦笑摇头道:“并非云儿不愿前去,只是公子与亦飞姑娘历经万难方才走到一起,云儿实在不愿因自己而令亦飞姑娘误会,她若瞧见我随公子回去…”

  沈洛天截口道:“她看不到的!”

  云姽婳愕然望向他,只听他喃喃地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再也不会回来了!”语气带着说不出的落寞与寂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