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骆方心知康玉阳并没有认出自己的变形原力,正待说话。

  康玉阳握住枪柄的左手一转,“咔嚓”一声从枪柄处传出,顺势一拉,“哗”枪柄被拉长了有近一米五,顿时一把短枪变成了长枪。拉出长枪后,康玉阳就势一挺,再次杀向骆方。

  骆方不再说话,忙抽回原力刀,横劈向杀来的长枪。

  “当当当”响声不断,骆方左格右挡,把康玉阳的攻击全部化解开。康玉阳的每一枪都挟带着强烈的小龙卷,吹的骆方几乎睁不开眼,只能凭手中的原力刀劈开风势进行反击,每一刀都要用上比平时多出三倍的力量。

  每一次劈出,只要挨上康玉阳的星钻神风,骆方都感到手中的原力刀近乎拿捏不稳,随时都要掌控不住消散开。

  “我可要使出全力啦!”

  康玉阳一声大喝,忽地化作一团幻影,手中星钻神风速度猛增,犹如雨点挥洒掉落,刺向骆方。

  骆方也瞬间施展出疾风、大力和变形技能,速度也是陡增,原力刀“哗哗哗”一刀接着一刀劈向康玉阳,每一刀都沉重有力,但异常迅速。只是看到一团白色光影围绕康玉阳不断旋转,武器对撞发出的响声和产生的强大气浪一波超过一波,呈同心圆之势不断往外扩散。

  两人对战的周围,大片大片的杂草被斩的四处飞射,没有断落的杂草宛如开花一般,全部向外倒下,场地也越来越开阔。

  “痛快!”康玉阳兴奋的狂叫。

  骆方也是越战越勇。歃血联盟里异能者数量众多,实力也比五洋联盟要强。这康玉阳在歃血联盟的十八位少主里排名第十。一名刚武者能排到第十,可见他实力之强世所罕见。

  骆方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强悍,又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与同级别的对手战斗,更能磨练自己对原力武器的掌握,骆方战的兴起索性放开了手脚,一把原力刀舞得密不透风,犹如狂风骤雨不断扫向康玉阳。

  康玉阳发现骆方也是越斗越狠,逐渐收起了刚才的狂妄之色,脸色变得阴冷起来。突然星钻神风向前狠狠一戳,骆方毫不迟疑,原力刀一记斜劈。两人中间一团白色原力瞬间形成,“嘭”地猛烈爆开,原力四处激射,散发出的浓浓白色雾气遮挡住了两人视线。

  “神风钻!”

  康玉阳手握星钻神风猛地一动,星钻神风突然开始旋转,“哗哗哗”一道道强劲旋风溢出,击散了飞来的原力碎片,枪头一阵旋转刹那就穿过前方朦朦的原力雾气袭向骆方。

  骆方一刀挥散了爆炸后溅射向自己的原力,两眼直视前方的朦胧雾气。忽然,一个高速旋转的枪头夹杂着无与伦比的威势穿过雾气劈头刺来,转眼就到骆方眼前。

  就在刚才,康玉阳的这一枪轻易击破了韦伯斯特五云烈焰手的其中一道原力,此刻再一施展,配上长柄,威力更甚。

  骆方眼中只眸见旋转的枪头中间那无比凝聚的一点,感到连呼吸都异常困难,心中一惊,来不及多想,握刀的右手向前一伸,对着枪头直刺了过去。同时,左手绕着右手快速的勾画。

  原力刀刺在半途,突然开始快速变形。刹那间,原力刀竟变化成了一把细长的原力刺,一条条螺纹布满尖刺周身。骆方右手一转,“嗖”,原力刺开始快速旋转,下一秒就撞在刺来的枪头上。

  “铮铮铮……”一阵刺耳响声传出,让人听的直起鸡皮疙瘩。

  骆方握住的原力刺不断旋转着脱手而出,星钻神风枪头则是被原力刺紧紧抵着一路倒退。

  僵持片刻,康玉阳只感到对方的力量越来越大,再也把握不住手中长枪,手一滑,长枪飞退,枪柄“嘭”的一声撞在自己右胸。

  康玉阳却是不知,这骆方的原力刺也只能保持片刻,刚才一鼓作气刺出,现在却也正好势衰而落,消散在空中。只是这千钧一发之际,比康玉阳多坚持了半秒,这才一招得逞。

  康玉阳一声闷哼,伸手一把抓住了失去控制的星钻神风,往地上一插,稳住了身形。

  两人中间的原力雾气此时才渐渐散去,显出了康玉阳铁青的面孔,冷冷地看着骆方。

  此刻骆方也是不好过,体内血气翻涌,破了康玉阳的这一招“神风钻”,他的五脏六腑也被震得犹如翻江倒海般难受,但骆方却能够强压住,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丝毫破绽。

  “妈的,这小子怎么如此厉害!我的‘神风钻’虽然不敢正面硬抗五云烈焰手,但也相差不了多少。想不到他的武器竟然这么强,原力契合度一定高的离谱,难道比我的星钻神风还高?好像是……一根尖刺!”

  康玉阳强忍着伤痛,心中不停计算着,突然眼珠一转,侧头对躺在后方地上的皇甫文涛道:“文涛兄,别装了!我们一起对付此人。”

  骆方闻言心中惊讶,侧头望向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皇甫文涛,一脸狐疑。

  忽见皇甫文涛身体一动,竟一骨碌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灰尘,道:“怎么,玉阳老哥都收拾不了他?”

  康玉阳吞了吞口水,冷声道:“不是收拾不了,是这小子太过厉害,若是他现在来,我就有把握百分之百把这小子杀掉。”

  骆方心中震惊,怒道:“皇甫文涛,原来你们蛇鼠一窝!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故意把我引到此,难道就是想杀我?”

  皇甫文涛嘿嘿冷笑,转头看向骆方:“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去问问那个老不死的皇甫弘!我父亲替他挡了仇家的子弹死掉了。他倒好,自己的儿子为他而死,也不扶持我这个亲孙子,只对他的大儿子皇甫济那个狗杂种一家人好!凭什么?就是因为紫逸乖巧可爱吗?”

  “若你觉得你受了委屈,可以找皇甫弘去算账,不必怨在紫逸一家的身上。”骆方死死的盯着皇甫文涛。

  皇甫文涛像是有满腹的怨言,根本听不进骆方的话,恨恨地道:“我一直都是为家族尽心尽力的做事,从来没有犯过哪怕一丁点错误。她紫逸又有什么本事?一个娇生惯养只知道花钱的臭丫头,一事无成,凭什么得宠?我要她死!我要看着皇甫弘那个老家伙伤心欲绝!我要把皇甫济狠狠地踩在脚下!皇甫弘的财产都是我的,我父亲连命都给了他,我为什么不能拥有他的财产?”

  骆方漠然,听完皇甫文涛一通怨言,他明白这是家族内部的恩怨,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家庭内的仇恨,自己一时也难以化解掉。

  康玉阳一阵嗤笑,转头对皇甫文涛道:“你确信女神之眼就在皇甫紫逸身上?”

  皇甫文涛闻言点头:“我确信!上个月皇甫弘刚送给她的一颗水晶钻,她一直戴在胸前,与你们描述的大小一样。皇甫弘那个老家伙故意把钻石说的很大,其实女神之眼就与一般的钻石一样普通。”

  骆方的脑袋里“轰”地炸开,心中震惊:“原来紫逸脖子上戴的就是他们一直想要的女神之眼!”

  “皇甫弘以为没有谁发现。”皇甫文涛又道:“他却不知道,我一直都在监视他们。紫逸每天穿戴什么,哪怕是身上多出半颗纽扣,我也能马上知道。”

  “若你所言非虚,那司徒会长麾下的奎氏五兄弟应该快要到手了!”康玉阳点头道。

  骆方闻言大惊,心中担心皇甫紫逸安危,忽然双脚猛地一蹬向后飚射而去。

  康玉阳哈哈大笑:“既然敢让你知道,我就有把握在这儿杀了你!”

  骆方人在半空顿觉不妙,慌忙施展出预见技能作用自己全身,只感到头部一阵不舒适,似是有什么东西将会套住自己,慌忙右脚往后用力一蹬,利用反震力刹住了脚,整个人改变方向又忽地斜窜出去。

  一张银光闪烁的弥天大网狂撒而下,笼罩了四面八方的范围。

  骆方幸亏施展了预见技能,先知先觉避的及时,身体瞬间转变方向,此刻已是飞射到了大网边缘。但这大网落下的速度太快,骆方的大部分身体虽然出了网外,可后面的一只脚却来不及抽出,还是被网线瞬间缠住。

  “锁骨盘丝!”

  骆方以前听温茂描述过,此刻一眼就认出了套住自己左脚的银色大网。

  就在这张名为“锁骨盘丝”的银色大网套住骆方左脚的同时,一道黑色身影出现在康玉阳身旁,黑色帽子,黑色面具,一身黑衣,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笼罩在黑暗中,只能从身形上可以看出此人应是名男子。

  这名黑衣人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左脚已被套住、正坐在地上的骆方。

  康玉阳则是对黑衣人微笑点头,皇甫文涛在一旁问道:“咦,少威呢?他没与你一起来吗?”

  黑衣人微微点头,凑过身去,附耳对皇甫文涛说了几句。

  皇甫文涛听后,毫不掩饰道:“这个元少威,天生欺软怕硬,胆小怕事,既然想看骆方现在的下场就自己来呗!偏偏又不敢来。你是他老爸请的异能者中最厉害的。他把你都派来了还怕什么?真是……呵呵!”

  骆方此刻顾不得皇甫文涛几人说什么,因为套住左脚的银色网丝已经开始逐渐收拢,瞬间骆方的小腿就被勒的冒出了鲜血,银色网丝还在不断收紧。如果任凭如此,不出几秒,骆方的小腿就会被这锁骨盘丝的一道道银色丝线切割成一块块碎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