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十六章黑吃弱

  这是一个夫妻俩人经营的典当行,丈夫四十多岁,猫头鹰脸,一看就凶神恶煞,刁钻触恰。他本来是一个地痞流氓,横行乡里,赌场老板看中了他,雇用他在赌场维持秩序,与赌场老板称兄道弟,后来他发现在赌场放水钱,利润可观,放得好一天就能翻倍,最低的十天也能翻倍,他放起了“水钱”。他凶神恶煞,吃死人也不吐骨头,谁也不敢赖他的帐,他三年后就大发,掘到了第一桶金,接着开了这个地下黑当店,还冠冕堂皇领取了营业执照。前来典当的大多是赌徒,赌博输了钱,就用贵重物品来典当,鹰脸老板用不足半价的钱典当下来,况且还要当场扣除佣金。赌徒输红了眼,好象是偷来抢来,也不讨价还价,拿到钱就急着去赌博想翻身。如果赢了就前来赎当,如果输了不赎就成死(绝)当,老板的

  赚头翻一番还不止,鹰睑老板就是靠了榨赌徒发大财,发赌财。

  他生性凶残,人们都怕他三分,年轻时沒有那一个姑娘肯嫁给他,他一直单身。榨赌徒的钱财发赌财当了老板后,他看中了一个比他小十五年,刚二十岁,生得如花似玉的姑娘。姑娘的父母嫌他名声丑,赚黑心钱,不愿把女儿嫁给他,他用钱收买姑娘,在她身上挥金如土,姑娘见钱眼开,一天在饭店包厢把她灌醉后,他把她抱到了早已开好的房间中,乘机占有了她。姑娘醒来发觉已失身,可已用了他很多钱,也发作不出,只得假装哭,鹰脸老板忙把早已买好的宝马轿车的钥匙交给了姑娘,姑娘破涕为笑,自觉自愿地投入他的怀抱。鹰脸老板马上把姑娘领进小别墅。姑娘一转,喜得合不拢嘴,进刭房间更是金碧辉煌,一打开壁厨门,里面玲珑滿目的时装,她拿起一套套试穿,都是以他的身材量身定做的,她一穿上就像仙女下凡,姑娘乐不思蜀,俩人在这别墅中足不出户,不分昼夜相拥相抱着快活了一星期。鹰脸老板马上带了一百万元钱,去见准岳父岳母,提亲。姑娘父母一见这许多钱也就同意了,并马上选定了结婚的日子。从此夫妻俩既放“水钱”还经营着这个黑当店,靠榨赌徒发财。

  黑皮等三人押着送钱用来到这黑典当行。鹰脸老板及老板娘忙笑脸相迎,并奉上中华烟,老板娘还为三人点烟。黑皮呈上送钱用家的房产证,土地使用证,社居委证明,及身份证户口簿。鹰脸老板收下证件,开具了十一万元的当票,扣除了一万元佣金。送钱用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黑皮拿了十万元钱,把当单塞给了她,并再三关照,一月内不赎就成死当,然后逃之夭夭。送钱用从未进过典当行,她呆了一会后问:“什么叫死当?”老板娘解释:“一月中你不用钱来续,这房就不是你的了,我们会凭你的一切证件到房产登记处去过户,然后把你扫地出门。”送钱用不由得惊叫:“多么残忍啊,我这房值二十几万啊。”老板娘哈哈笑

  着说:“当多当少是一回事,当多了赎时也多,因此你一定要想法来赎,绝不能错失良机。”送钱用是乎明白了,一间房就这样被典当了。

  她失魂落魄往家走,天下起了雨,正巧在一大桥旁,她忙到大桥下去躲雨,她感到非常乏力,忙背靠着桥墩席地而坐。一静下心来,越想越伤心,她鸣鸣地哭了起来,喃喃自语:“我哪来钱去赎房子啊?可不赎就成了死挡,我就要无家可归……”她一直唠叨着这一句,喋喋不休。由于几天几夜连续赌,一歇下来就觉着支持不住,如猫唸佛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得还真死。不知睡了几个钟头,她只觉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她猛地一跳,睁开了眼睛,只见有二个乞丐,望着她嘿嘿怪笑,一个在摸她的脸,一个在摸她的脚,他吓得惊叫,猛地站了出来,急忙往外跑。

  雨停了,已是夜,幸亏有电灯照着,送钱用不顾一切往家跑,边跑边自言自语:家万万不能失啊,一刻也不能失啊,我一定要想法把房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