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毅想起那株桃树,想起那如同琉璃般美丽的宝树冰雕,好奇的问云瑶道:“姑姑,还有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能问问你么?”

  见云瑶点头,赵毅便问道:“当日我和我爹上山之时,看见那株桃树的桃花和桃叶上只不过是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怎么一夜之间便变成了整块的冰块了?”

  云瑶眯着眼睛一笑,说道:“毅儿,你真想知道?”

  看云瑶笑眯眯的眼睛里分明有一丝狡黠和得意,赵毅不由的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说道:“是的,毅儿想不明白呢,请姑姑赐教。”

  道士的居室,自然很是符合道士的身份;所以,三个人都是盘膝坐于蒲团之上,一臂之距的中间的是一个低矮的茶几,茶几上是一只蜡台,蜡台上插着一只点燃了的大红蜡烛;烛火很明亮,随着室内空气的流动时不时的微微晃动,间或还会“啪”地一声有烛花爆裂开来。

  云瑶说道:“毅儿,你看好了。”

  说话间,右手素手轻探,剑指一起,一朵指甲大小的云朵便闪现与指尖

  烛火此刻“啪”地一声响,有烛花爆裂开来。

  云瑶剑指此时刚好指向蜡烛,指尖的小云朵瞬间飞向蜡烛;忽然涨了涨,便似一朵云笼罩了整个蜡烛及烛台一般。

  云瑶收指,看着蜡烛轻笑。

  赵毅正追着云瑶的剑指看呢,忽然便看到云瑶将剑指收到了嘴角边;嘴小唇薄,红唇若染,紧抿的嘴角微微挑起,展现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这笑,真迷人!

  赵毅定了定神,顺着云瑶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茶几之上,一块冰将蜡烛整个的冰冻住了,最神奇的是,那原先燃着的烛火,此刻还是燃着,放射着明亮的光芒,边上刚刚炸出来的烛花,也被冰封在烛火之旁,微微闪烁着,便似一只追逐红莲的流萤。

  赵毅看呆了,揉了揉眼睛,跪坐到了茶几前仔细的看,整块的冰冻住了整枝的蜡烛,连烛台都完完全全封了进去;一圈看下来,连上面都看了,完全没有一丝缝隙,但是烛火还是燃着的,和先前一样;不对,原先的烛火是摇曳的,冰块里面的烛火是静止的;可是……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嘛!

  赵毅看向微微笑着的云瑶,满脸是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情。

  片刻,赵毅的眼神从震惊和不可思议变成了崇拜和向往,对云瑶说道:“姑姑,这太不可思议了?”

  云瑶笑的越发欢快了,看着赵毅说道:“姑姑呢,就是这样把桃树冻起来的。毅儿,你觉得姑姑这一手怎么样?”

  赵毅发自内心的说道:“姑姑这本事真是太神奇,太厉害,太不可思议了,您能跟毅儿说说,是如何做到的吗?”

  云瑶看着赵毅说道:“到了姑姑这个境界,就能做到了。”

  赵毅这会儿明白了,敢情这位云瑶姑姑是想收自己做徒弟。

  果然,云瑶接着说道:“毅儿,我师兄回山之时,把你的事情都跟我们说了,连我爹都夸你是个好孩子呢。

  姑姑听说,你为了娘亲能有个依靠,宁愿放弃长生的机会也不去修真,姑姑听了很感动,差点都落下泪来。

  现在,你爹回来了,你娘也有了依靠了,你应该可以放心了啊?你好好想想,如果你愿意,姑姑便收了你这个弟子如何?”

  看赵毅不说话,云瑶又柔声说道:“你想,你这次为了救你爹,吃了多少苦头,受了多少惊吓?如果你能学到更多的本事,不是就轻而易举了吗?而且学了本事,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不是?”

  这一番话,听得赵毅心旌摇动不能把持,几乎脱口而出便要答应下来。

  咬了下舌头,刺痛传来,赵毅顿时冷静了下来。

  赵毅皱着眉头细细的思考着,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是愿意呢?还是不愿意呢?

  每一个男人都梦想自己变强,每一个男人都充满了对力量的渴望,修真便有获得强大力量的可能,能力越强能做的事情也就越多,不是更能帮助父亲重振赵氏一族么?这样的诱惑,这样的预期,如何能让赵毅拒绝得了?

  云瑶说的没错,自己上次拒绝道长,是因为不愿母亲因自己离家而孤苦无依,可是现在父亲回来了,自己还有拒绝的必要么?

  可是自己真的很想长生,很想修真么?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不好么?

  赵毅心下很是纠结。

  思来想去,还是拿不定主意,抬头一看,只见道长和云瑶都在微笑着看自己,赵毅不好意思的说道:“道长,姑姑,我还是没想好,拿不定主意。”

  云瑶轻笑道:“毅儿,无妨的,你可以先慢慢地想想,毕竟弃家修真,要离开你的至亲,不能时常看见父母,确实也挺难为你的。”

  道长也是点点头,说道:“嗯,修真之道,最注重心无旁骛,若是有什么牵挂不舍的羁绊,就算是走上了这条路,那也是不好走的啊。

  这样吧,此刻夜已深,就先都歇着吧,反正师妹还要在镇子里呆上个把月呢;不急,不急啊,呵呵。”

  当下,云瑶和赵毅辞别道长,各自回房歇息。

  赵毅浑浑噩噩满腹心事的来到道长隔壁房间,这里便是赵毅以前泡汤浴的地方,自从不泡汤浴之后,这个房间便作为赵毅打坐修习的地方了。

  赵毅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猛然想起自己魂府之中的五色雪莲,刚才因为云瑶进来打了岔忘了问了。

  这事情不搞清楚,怎么睡的着?于是赵毅又出了房门转到道长房间来了。

  道长此刻尚未休息,听见赵毅的敲门声,便开了门让赵毅进了来,问道:“毅儿,还有何事?”

  赵毅说道:“毅儿这次下天沟,中途遇见一件奇怪的事情;毅儿不知道是祸是福,是以便过来请教道长,这件事不搞清楚,毅儿实在是寝食难安啊。”

  听赵毅这么一说,道长也来了兴趣,他知道赵毅的性格,能让赵毅寝食难安的事情,必定非比寻常。

  于是招呼赵毅坐下,问道:“毅儿,你说说,老道我帮你参详参详。”

  赵毅沉吟了下,说道:“道长,当日我下天沟,来到了一个裂缝处;因为当时天色已晚,不适合再攀爬崖壁,便在洞里住了下来;谁知道,入夜之后,才发现我住的地方居然是一个蝙蝠洞;洞里的蝙蝠都有这么大。”说着,赵毅还用手虚虚示意了下。

  道长看了,微微点头,示意赵毅继续说,既然赵毅好好的坐在这里,那自然便无甚大碍。

  赵毅继续说道:“夜里,我准备睡觉的时候,看到蝙蝠洞内有亮光,感觉很奇怪,便进去看了看,谁知在里面发现了一朵五色雪莲……”

  “五色雪莲?!”道长听到这个,忽然跳了起来,不能淡定了。

  “嗯,是一朵有五种颜色的雪莲。”赵毅肯定道。

  “嗯嗯,继续说,继续说。”道长焦急的催促着,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跳了起来,不禁自嘲的笑笑,又坐了回去。

  赵毅奇怪的想道:难道道长知道这朵雪莲?不过还是接着说道:“我当时觉得这朵五色雪莲不是凡品,便上前将他捧了起来;谁知道,这朵雪莲上不知什么时候生出一面刺来,把我的拇指戳破了。”

  看着道长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从那眼神里能感觉到紧张的情绪,想到当时那种钻心的疼痛,心有余悸地说道:“我看那雪莲一粘上我的血,忽然便消失了,然后就觉得它钻进我的手臂里面,沿着我的手太阴肺经冲到了我的心口处;当时我痛的都晕了过去。”

  赵毅看看道长,只见道长并没有什么表示,便继续说道:“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正在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五色雪莲也在那里。”

  道长微微动容,还是示意赵毅继续讲下去。

  赵毅继续说道:“我正纳闷,却见那朵五色雪莲之上有一个人影现了出来,我很害怕,可是没地方躲,逃也没地方逃。那个人影告诉我说,我和他都在我的魂府之内,他说他叫周离邪。”

  听到这个名字,道长的双眼顿时精光暴射,身上的衣袍无风自动,咬着牙说道:“原来那人是周家的周离邪。哼哼!”听道长的哼哼声,那是恨之入骨杀机毕露,似乎与这个叫周离邪的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道长咬着牙哼哼完,看了看赵毅,示意赵毅继续说。

  赵毅赶忙将那周离邪说要吞掉他的神魂,夺了他的躯壳,并且将雪莲幻化成宽刃宝剑,将他钉住不能动弹,结果在吞他赵毅的时候,却被反击成重伤,周离邪一看事不可为,做了个手势喷了一口气就跑掉了,自己和雪莲沟通之后,发现能和雪莲合二为一,最后借助雪莲的帮助跑出魂府,重新掌控身体等等,一口气说完。

  不过赵毅将自己神魂放出雷电这一点隐瞒了下来,只说是那把刺入他神魂的宽刃剑不知道什么原因叛变了周离邪,并将周离邪击成了重伤。

  然后看着道长,等待道长解惑。

  道长听完赵毅的话,忽然“哈哈”一声大笑,随即想到此时已是深夜,连忙压低声音,低低的笑了半晌,直笑得眼泪横流,手脚发颤,一边笑一边还说:“报应啊,报应。”

  赵毅奇怪的看着道长,不明白道长怎么会如此失态。

  道长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忍着笑问赵毅道:“毅儿,你是不是奇怪我怎么会如此失态?”

  赵毅点点头。

  道长说道:“你可知道那周离邪是何人?他又为何说过了四十余年半饱半饥、历经磨难的日子?”

  赵毅摇头。

  道长恨恨地说道:“这人就是当年和我争夺法宝,将我击成重伤,使我丹田气海破碎,让我白白蹉跎四十余年的人。嘿嘿,我蹉跎了这四十余年,他也吃蝙蝠吃了四十余年,真是报应,报应啊。”

  看看又赵毅说道:“留在你魂府的那朵五色雪莲,便是我当年与此人争夺的那件神兵。”

  道长眯着眼睛轻轻地捋着胡子,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悠悠地说道:“那年,我师尊张真人刚刚渡过金丹四转之劫,又值他老人家二百六十岁生辰;我那时是御剑后期,几个师兄弟便商量着,要出山去寻摸点什么来做为师父贺礼。”

  “当时,除了七师弟修为尚浅外,云瑶师妹留在宗内陪伴师父外,我们师兄弟五人分头而行,到处寻找天材地宝。

  我在机缘巧合之下,听说修罗谷将有神兵出世,因为时间紧迫,来不及通知会合其他师兄弟,便独自一人赶往修罗谷。

  我赶到修罗谷之时,这件神兵刚刚现世,各路高手纷纷出手争夺;我人单势孤,初始便只在边上观战;一通乱战,其他高手斗的差不多的时候,我看准机会突然出手,侥幸将这神兵抢到了手中。

  神兵一到手,我当然转身就跑,准备跑回宗门再说,只要一入宗门,这些人自然就会知难而退。

  只是没想到,也有一个单身修士和我同时出手,我虽然先夺得法宝,但却被他紧追不放,我们两个一追一逃,直从修真界的修罗谷追到了世俗界的大周朝。

  追逐到此时,其他修士早已无有踪影;于是我们两便恶斗了一场,我的修为略高,便将他击败,他也表示认输;我见他以无力再战,便也罢了手准备离去。

  谁知此人居然身怀魔门之术,突然以魔门血祭大法召唤出魔头袭击与我;我猝不及防,被他重伤,神兵也落入他手中,这还不算,他为了保住他周家道魔双修的秘密,要绝杀与我。

  没奈何,我只有逆转精血强提功力自爆法器,便要与他同归于尽。我自爆法器之后,丹田气海枯竭透支,以至支离破碎。

  虽然神兵法宝落入他手,但是他用了血祭之术,又被我自爆法器重伤,即便当场不死,也活不了啦。

  谁知道他居然没死,而且也和我一样逃到了这云岚山脉。只不过我遇见了你家太爷而得救,他则遇见了夺命的蝙蝠,只好又用了魔门之法舍了精血躯体,还吃了四十多年的蝙蝠,哈哈。

  他以为遇见你是逃出生天的机会,谁知道又被你击成重伤,而且这神兵也落在了你的手里,没有了护住神魂的神兵,我看他是在劫难逃啦,哈哈!报应!果真是报应啊!哈哈!”

  赵毅看道长笑的畅快,也是由衷的为道长感到高兴。

  过了片刻,见道长已经平静下来,又问道:“道长,你说这朵能变成宽刃宝剑的莲花是神兵,它到底叫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