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谢谢各位兄弟的推荐票,哪怕只有一人投,七月也会坚持写下去,绝不太监!}

  “那男生对你动手动脚?”骆方心里燃起了一丝怒火。

  “嗯,今天他们又在公寓门口等我,我出来后,霍伯特又过来逗我,和我一起的一个姐妹看不下去说了他一句,被他扇了一耳光。我用脚踢他,他抓住我的脚把我扯过去,强行把我抱住。他的那些同伴就把我们围在中间,我使劲挣脱后,拿出手机想要给你打电话,也被他的一个同伴抢了过去。”

  骆方听到这儿,垂下的右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一股怒气憋在心里无处发泄。

  “后来,上我们法语课的那位六十多岁的亨特老先生刚巧路过看见,跑过来制止他们。霍伯特气不过,飞起来一巴掌打飞了亨特先生的帽子,把亨特先生气得说不出话来,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和姐妹跑回了公寓,不敢呆在我的卧室,而是藏在了楼上另一个姐妹的卧室里。我现在一直没敢出去,刚刚听楼下跑上来的一个室友说,他们真的闯进我的卧室,乱翻我的东西,故意到处乱扔我的衣服,而且……而且,那个霍伯特……还把我的内衣裤揣进了兜里带走……”

  说到这里,骆情再也说不下去,在电话那头委屈的哭了起来。

  听见骆情传来的嘤嘤哭声,骆方怒气冲天,气的连肺也要炸开。骆情为人乖巧可爱,又善解人意,对父母孝顺,什么事都和骆方讲,很依赖他,一直都是被骆方宠溺着,包括在国内也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恶心的事,受到过如此大的委屈,现在在加拿大,这种事竟然落到她的头上!

  听着电话里的哭声,骆方也难过的阵阵心疼,恨不得马上跑到骆情身边安慰她。

  “小情,别哭,听话,别哭了!哥知道了,哥明天一早就过来,你今天晚上就在卧室里别出去,和其他同学将就睡一晚。哥向你保证,明天哥一到什么事都能解决!”

  骆方口气坚定,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明天该怎么办。

  骆情在电话那头擦拭了泪水,沙哑着声音道:“嗯,我知道了。哥,你千万不要告诉爸妈,我怕他们担心。还有,你明天一定要来啊!我就在……”

  骆方挂了电话,强压下怒火冷静下来,这才转过身走进屋里。

  骆祥云夫妇一直注视着骆方,见他挂了电话走进来,冯春然忙问:“怎么了,骆情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骆方微笑摇头,“只是今天上课的时候,不小心摔坏了学校的一个昂贵显微镜,不过三十多万加元,我明天就给她送钱过去,顺便参观一下她们学校。”

  “哦,没事就好,你明天记住早点送去啊!”冯春然释然。

  现在,三十多万加元对如今的骆家的确算不上什么,毕竟这一家人一年就能得到联盟发下的一千万美元生活开支。

  骆方把电话放好,压下心中的气愤和激动,与父母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一刻钟后,一阵门铃声响起,骆祥云所坐的位置刚好靠近客厅门,直接起身把门打了开来。

  一个瘦小的外国陌生男子站在门前,正嬉皮笑脸的左顾右看,骆祥云见状,疑惑问道:“你是……”

  “我找骆方。”瘦小男子一开口就是纯正的英国腔。

  骆祥云也能听懂这种短语,忙侧过身去,骆方起身一看,一眼就认出这个瘦小男子正是阿尔杰的其中一个跟班。

  “他来干什么?”骆方疑惑,但仍是走向门口,满脸戒备的看着瘦小男子。骆祥云却又回到了沙发旁坐下,一眼不眨的看着电视,显然正是到了剧情的关键时刻。

  “我的主人叫我来此,给你送一封信。”瘦小男子眯起一双老鼠眼,笑眯眯地递给了骆方一封包装精美的大信封。

  骆方迟疑片刻,伸手接过,口中道:“不送!”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那瘦小男子依旧保持着笑容,站在门外还没回过神,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瘦小男子冷下脸,咧着嘴小声叫骂着走向街头。

  骆方直接来到楼上卧室,关上门。而那个信封则是一进卧室就悬空浮起,骆方怕阿尔杰在信封里面动手脚,所以用精神力操控着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玄机,只有一张高档精美的纸,骆方控制着这张纸在半空中缓缓的打开。

  “挑战书!”看见纸上内容,骆方眉头微微皱起。

  这张金灿灿的纸默默的悬浮在半空中,“挑战书”三个字异常显眼,骆方不禁往下读去……

  “骆方,你竟然在我出去执行任务这段时间突破成为刚武者!我回来听说后很高兴,现在迫不急待想打败你,不知打败一个超级异能者会是什么感觉?我阿尔杰现在正式向你挑战,时间就定在明日下午,希望你接受。”

  “另,我明天上午会把对你发挑战书一事在武场大厅内滚动播放,来不来是你的事,你看着办吧!”

  “好个阿尔杰!”骆方眉头一皱,正悬浮着的挑战书瞬间被一股无形力道撕的粉碎,金光闪闪的碎纸片纷纷洒落。

  “故意把挑战书在大厅内滚动播放,怕我不来吗?哼,我一定会让你尝到被超级异能者打败是什么滋味,这个挑战我接定了!”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发亮,骆方已经爬了起来,洗漱完毕,换了身运动衣,精神抖擞的出了门。

  来到小镇外,空旷的草地上空飘浮着一团团的浓雾,小草上沾满了露珠,骆方踩过草地走向庄园外,不一会儿运动鞋上就盖上了一层水渍。

  “查尔斯曼中学在古芬德区,古芬德区出庄园后往左走就是,离这儿不远,还不足二十公里的距离。”骆方心中默默道,同时抬头四周看去,见并无路人,“唰”的一下施展出疾风技能向古芬德方向疾驰而去。

  一路上,骆方并没有停脚,道路两旁的树木不断倒退,只是一会儿就来到了古芬德区。骆方左右看去,找到了一块路牌,上面用英语和法语写着查尔斯曼中学,路牌下方一个大大的箭头符号指明了方向。

  此时古芬德的街道上已有不少晨练的人,骆方为了小心,不敢再施展疾风者技能,只能装着晨练一路小跑。跑过一座座房屋,一条条街道,再一转角,一条白石砖铺设的大道呈现在眼前,大道的上方横跨着一块充满贵族气息的精美标牌——查尔斯曼中学。

  骆方沿着大道一路小跑过去,一会儿就来到了学校外围。此刻熙熙攘攘一些学生或是单独一人,或是几人一起手挽着手刚刚早锻炼完毕返回自己的公寓,这些人穿着各式各样的运动衣。一些女学生一身的紧身运动衣,衣着暴露,几乎快成了三点式泳衣,看得骆方暗暗咂舌。

  “嗯,外国的中学和国内完全不同,中国的女学生谁会穿这样,不过在这里却是很平常。”

  各种颜色的头发,不同肤色的人种,陆续擦过骆方向前走,骆方也跟着这些人往公寓方向走去。

  进了公寓区后,骆方一路寻找,来到了女生公寓楼。

  “小情说,她在18号公寓楼,四楼,412室。”

  骆方来到18号公寓楼,径直走进公寓,循着楼梯往上走去,心中却纳闷:“怎么,这国外公寓就是不一样,一个大男人进了女生公寓,竟然没人问,就连个看门的都没看见。”

  骆方正想着,一个胖胖的白人男子哼着小曲欢快的顺着楼梯跑下来,一边套着外衣一边随意看向骆方,直接从骆方身旁擦过一溜儿跑下了楼。

  “靠,这太随便了吧!这么早起来,不知从那间女生公寓冒出来的!老外就是不一样,这要是在国内,不被宿舍大妈一阵暴打唾骂才怪,没准还会被拉出去示众!”

  骆方看得一阵摇头,又向四楼走去……

  公寓楼,412室内。

  一个金发女子躺在床上一只手撑着头,侧着身子轻轻抚摸着一旁躺着的骆情,口气温柔的询问:“怎么样骆情,你一直没睡吗?”

  骆情翻过身,脸上犹有泪痕,怔怔地看着金发女子,轻声道:“我睡不着,昨天……昨天害你也被打了一巴掌,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金发女子闻言,微微一笑摇摇头,道:“我们是好姐妹,这算得了什么!谁叫我们学校里,那么多亚洲女子中就你长的漂亮!”

  金发女子话音一落,看向另一张床上正躺着的一个亚洲女子,这名女子胖乎乎的,但一脸的横肉,一看就属泼辣型。

  此时胖女子听出了话外音,倒也知道自己与骆情无法比,而是一骨碌坐起来,高声道:“我在这儿,你们怕什么?昨天晚上我就准备好了,只要他们一冲进来,我一棍先把那追求骆情的霍伯特打倒,和他一起的那些家伙准吓得哭爹喊娘跑掉!”

  话声刚落,敲门声响起……

  屋里三人吓了一跳,骆情和金发女子一下坐了起来,骆情是一脸恐惧地看着门口。“哗啦……”,那胖女子一掀被子站到床下,拿起一根早已备好的木棍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尖声喝道:“是谁?”

  “你好,请问骆情在吗?”骆方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