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三人收拾好一切之后再次进军,向无风谷更深处走去。

  就这样在林中又是搜寻了两天,他们现在共有着十六株五羚草,但却找不到风鹿的踪迹。这些草药也非常稀少,在两天之中也只找到一处有两株五羚草的地方,而且是沈星可以观望千米之远发现的,要不说不定盲目般乱跑一株也采不到。

  这两天之中,沈星为了提升阿牛与左相延的实战实力,发现一些他们可力敌的野兽之后就让他们冲上去搏斗。

  阿牛与左相延也是尽兴地斗上了好几场,他们都感到自己实力的不足,距离沈星相差甚远,所以都在奋力追赶。

  在这战斗之中,他们都大胆在尝试着适应自己的招式,寻求最佳攻击手段。

  同样,沈星也将无伤之秘法的要义跟两人讲解与演示,两人经过几次战斗之后为了尝试无伤之秘,也尝多次被野兽拍伤。

  几人越战越勇,虽然有时练无伤之秘时被野兽拍伤,但他们还是坚持下来。他们知道这是一份逆天秘法,不是那么容易学会的,但他们坚信最后能成功。

  阿牛与左相延都不是常人可比,一个自小天生神力,与狼抢食长大;一个少年之王,拥有着独特魅力与保身之秘。

  两天下来,两人都是已经将无伤之秘练到了形似,但用于实战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要走。沈星演练之时虽是只花那片刻时间,但沈星可是进入了那不可捉摸的道境,有些东西只能意会不可言传。所以他与两人演练过程自是不能相比。

  就在一个小水洼边,沈星终于发现了八百米外的一只风鹿踪迹,那头风鹿正快速向他们这个方向奔驰着,似是在惊慌逃窜。

  “小心,前方有异。”沈星提醒道。

  风鹿在这林中应该没有几只野兽可以威胁到它的性命,而它却如此惊慌,一定是遇上比它强上许多的野兽。

  不一会风鹿便出现在三人眼前,此时风鹿也发现三人,骤然停下。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一阵怒吼,震荡林中。风鹿听到这一声怒吼之后不再迟疑,向沈星等人这边跑来,它认为后方追来的野兽比沈星等人更厉害。

  “竟然自投罗网啊,这笨鹿!”阿牛见到后风鹿后,笑骂一下,便迎了上去,准备捕捉。

  “后面是什么野兽在怒吼,竟然让风鹿惊慌逃窜。”左相延看着后方迷雾道。

  “你们两个捕捉风鹿,我防着后面。”沈星面色开始凝重起来,因为他看到的不是一只野兽,而是五只!

  这五只野兽身手矫健,速度比风鹿还快上几分,混身灰白花斑,身形似狼。

  阿牛与左相延都是实力超群,在风鹿跑来之时便将它扑倒,两人群攻而上,片刻便将风鹿制服。

  这五只野兽也是瞬息便追到沈星等人身上,看着被绑在地上的风鹿,然后以精光闪闪的双眼看着沈星等人。

  左相延见到这五只野兽后失声惊道:“风狼!”

  “风狼有什么特点?”沈星防备着前面风狼问道。

  “风狼速度在星台之境的野兽之中可是数一数二的,而且风狼一般是群体出动,很少有落单的风狼游荡在外。最重要一点是一旦风狼认定的东西,肯定是不死不休,就算是战到最后一只风狼也不会罢休离去。”左相延解释道。

  “五个星台境的风狼!丢下风鹿,我们从一边走。”沈星防备着道:“它的目标应该是那只风鹿,我们趁现在离开,你们两个先走,我在后面断后。”

  阿牛与左相延立刻丢下风狼,倒退出去,沈星也跟在后面为他们断后。

  沈星等人离开后,五只风狼上前看了看风鹿,再看着沈星等人。最大那头风狼低喊一声,随后五只风狼再次跟上沈星三上。

  “阿牛,把火狐也丢下,我们加速后退。”沈星再次催促着,这可是五只星台巅峰野兽,他一个人自是可以安然身退,但不可以在此间保护得了两人。

  阿牛不舍地看着手中两只火狐,但没有任何犹豫,他虽然迷财,但还是很理性的。他将火狐扔在远方,三人加快了速度倒退。

  五只风狼迅速扑到火狐那边,但与上次一样,最大一头风狼嗷呜一声,再次跟上了沈星等人。

  五只风狼的速度想追上阿牛与左相延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在沈星见到风狼将他们定为目标后立刻道:“大家停下来防守吧,风狼把我定为目标了。既然冒犯于我,那么,刺它妹的窟窿!”

  “刺它妹的”阿牛也是低沉出声。

  左相延也是感叹道:“想不到风狼除了难缠之外还是如此贪婪。”

  沈星带上拳刺,在这之前他也向左相延请教了这一类武器的认主程序。这种级别的武器不再是滴血进行简单的认主,而是以要炼化的。

  而炼化过程就是以神识沟通武器之灵,使武器之灵改变成与自己的道相合的过程,这样武器就能与自己产生共鸣从而认主成功。

  而沈星在这两天之内也尝试过无数次,已经成功地沟通到了拳刺之灵,而要将拳刺之灵演变成可以与自己道合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完成的。这需要时间去摹刻大道,去灌注灵魂,才能真正展现它的锋芒。

  虽然还没让拳刺认主,但比他赤手空拳去搏击凌厉几分,所以在这危险情形下他全力以赴。

  “不要硬拼,尽力躲闪,等我一个个地杀掉这几只风狼。”沈星站在身前,提醒着两人道。

  “大家都要小心点,这最大一头狼应该是星台巅峰的实力,而其他的也应该在星台四五重左右。”左相延看着前方五只风狼身形道。

  “我们要保持好位置,你们尽力在我后面,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沈星带着拳刺冲了上去。

  他一人将那头风狼王牵制住,而且左右开弓,同时杀向左右几只风狼。

  面对这五只风狼,他的安全没有问题,但身后两人尚未筑得星台,承受不了几击,,所以他想吸引所有风狼的注意,以一人之力将风狼逐个击杀。

  几万力量击打在沈星身上,经由无伤之秘法的减免,力量减了多半。打在沈星身上也只是泛起一丝淡红,转眼间那丝淡红又消失,恢复健壮肤色。

  沈星见此,几乎放弃了防守,专攻一头风狼,他在逐个击杀。他没有先选择风狼王,因为风狼王不会那么快便被击杀,时间一长,五只风狼将他们包围的话,会危及阿牛与左相延。

  沈星专攻一头风狼,那风狼自是抵抗不住,一头风狼被沈星踢中身躯,射飞而出,落在远外。那头风狼受到了不轻的重伤,但风狼作为一种最凶险狠的野兽,重新站了起来再次扑了过来。

  等那头风狼再次到来之时,沈星又是专攻于它,硬撼几头风狼狂风一般的攻击后一拳砸在风狼头上。

  四万左右的力量直接轰鸣而下,风狼躲闪不及,脑袋被打个正着。那头风狼顿时口耳溢血,脑袋受到拳刺的刺扎而爆裂开来,倒地身亡。

  风狼王见状狂吼一声,剩下三头风狼听到后不再全部攻击沈星一人。它们分散开来,将沈星三人围绕在中间,有一头风狼直接对上了阿牛与左相延两人。

  阿牛紧抓着流光棒横立在场,左相延手持飞云剑直指风狼。两人没有丝毫胆惧,对上高出他们几倍的风狼也淡然冷视。

  最不想见到的场面终于出现,沈星叮嘱两人小心后再次主动攻击。他可以缠上两头风狼就已经不错了,这些风狼可是拥有着三五万力量的野兽。

  沈星攻伐着一头风狼,那头风狼与风狼王站在一起,有时风狼王也不再拼命攻击沈星,而是帮忙风狼招架沈星的攻击。

  而此时阿牛与左相延有点防守不住了,几乎都是险死还生。沈星心中一急,这样久攻无效的话他们两人会性命不保的。

  沈星无奈,与阿牛两人贴在一起,在攻击之余也帮忙他们两人招架一些攻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难以杀死他们,风狼久攻之下,我们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力竭的。沈兄弟不要管我们先,我们可以顶一会,你趁这机会快速杀掉小的风狼先。”左相延对沈星道。

  左相延身为一地少年王,虽然尚未筑得星台,但有一身胆色,而且经验丰富,对上一般野兽还是可以招架一番。

  沈星知道左相延所说是实话,便再次冲向另一只风狼,施展最凌厉的攻击,专攻那只风狼。

  风狼王也非常的聪明,在沈星攻向那头风狼之时,它也凑身过去,与那头风狼一起对抗沈星。

  风狼比火狐实力强上十倍,而且身手也是十分的矫健敏捷,所以沈星在力量相差之下,就算拥有极速也难以得手。

  这时沈星见到左相延为了帮忙阿牛受到了一头风狼的侧击,受了内伤,嘴角溢出鲜血。两人的处境越来越危险。

  沈星没有再迟疑,用拳刺划开手掌,要逼出了精血供拳取吸取以暂时掌控拳刺威能。

  “老大,不要这样浪费精血,你尚未筑得星台,精血流失会让你难以筑得星台的。”阿牛见到后神情一紧,急道。

  “沈兄弟,理智一点,我们还可以撑下去,再想想其他办法。”左相延也是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