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时辰要到了呢。”紫袍男子轻启朱唇,飘渺的声音如同从九天之上传来。

  依偎在他身边的女子笑得很恬静,闻言不喜不怒,静静地回到:“是啊,时辰要到了呢。”

  “爹!娘!你们带我出去玩好不好?我想出去看我们凤国的江山!”一团圆乎乎的身影突然闪进来,一把抱住男子的小腿,噌噌两下就爬上了他的膝盖,圆圆的屁股一拱就坐了下去,然后眨巴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一看男子,又看了看女子。

  见女子笑颜如花,圆团伸出短短的小胳膊上前戳了戳她的脸,糯糯的声音泛着甜意:“娘真好看,比舜旸还好看!”

  转头见男子也笑吟吟地看着他,圆团再度伸出那只短胖的小胳膊戳了戳男子的脸,眨巴了两下黑溜溜的眼睛,糯糯地道:“爹也好好看,但没有舜旸好看!”

  女子“噗哧”一声笑出来,捏了捏那只肉肉的小短胳膊,宠溺地哄到:“舜旸最好看了,比娘还好看!娘和爹呢,等下就要到一个很漂亮很快乐的地方去了,舜旸留在这里要乖乖的哦,会有一个跟娘长得一模一样的阿姨来照顾舜旸,舜旸要像保护娘一样地保护阿姨哦!”

  圆团新旸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声音中带了浓浓的委屈,“娘和爹不要舜旸了吗?舜旸好乖的啊,为什么不要舜旸了?呜呜呜······”

  女子忙将圆团抱过来,帮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娘和爹没有不要舜旸啊!舜旸是世上最乖的孩子了!娘和爹爱你都爱不及呢!但是啊,现在娘和爹被大魔王看上了,如果不去那个很美好的地方的话,娘和爹就只能被杀死了,舜旸一定不希望娘和爹死掉对不对?”

  舜旸瘪着嘴巴点了点头,泪珠挂在浓密的睫毛上,让他看起来显得分外可怜,“娘和爹不能死掉,所以娘和爹还是去那个美好的地方吧,舜旸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但是圆团却忍住了没有哭出声。

  男子皱着眉把小圆团放在地上,替他擦去眼泪,顺了顺他的气,威严地道:“舜旸是个男子汉,以后不能再这么轻易地哭知道吗?好了,你先出去吧,等下大魔王来了看到了你就要把你一起抓走的哦!”

  圆团舜旸点了点头,脸上难过的表情看了让人心疼,女子微微撇过脸,不忍再看他大眼睛里写满的不舍。

  待舜旸出了门去,男子转头皱眉看向女子,“你刚才为什么要说我跟你一起?你要做什么傻事?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

  红衣女子粲然一笑,紧紧抓住他的手,“舜,我跟你一起走,要消失便一起消失。”

  紫袍男子便是舜景,闻言他甩开红衣女子的手,站了起来,“不准!从一国之主嘴里说出来的话怎么能不遵守呢?!给我好好活着!”

  凤,也就是红衣女子,被舜景甩开手以后也不恼,平静地道:“你觉得我离了你活得下去吗?”

  舜景心一痛,紧紧抱住面前的女子,似要将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凤的泪再也止不住,在舜景的肩头留下一片大大的痕迹。

  舜景突然一把将凤推开,眼睛中的血丝显示出他此时激动的心情,“不!你还有舜旸,你要好好活着照顾舜旸!对他来说,失去爹是既定的事实,不能再让他失去娘了!你听到他进来时候说的话没有,你要带他去看我们凤国的大好江山!对了,对了,还有,还有宁国没有灭掉,你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

  凤一把捂住他的嘴,微笑道:“这些,便都交给血鸢来做吧,我们两个欠了她太多,也没有回报的机会了,希望懂事的舜旸能当作对她的补偿。”

  舜景将她的手拿开,疑惑地道:“血鸢?血鸢不就是你么?”

  凤眨了眨眼睛,“不是哦,血鸢是血鸢,凤是凤,我是凤呐!”

  舜景变得更疑惑了,“可是,你,不是,当时,就是你啊。”

  见舜景疑惑到语无伦次起来,凤哈哈大笑,“好了,本凤尊仁慈地告诉你答案吧!其实啊,当我的记忆全部降临到血鸢身上时,发现血鸢的记忆就像能够自我保护一般,怎么都不肯跟我融合在一起,当我掌控了这具身体的时候,发现那团记忆静静地躺在一个角落,我能看到那团记忆的内容,那团记忆也能看到我的内容,于是我便知道了那时血鸢的记忆,虽然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她让你恢复了我的记忆,但是却由于某种执念让她不肯跟我混为一谈。不过这样也好,我就可以安心地随你而去了,我们本该千年前就消失,但是因为你的牺牲,换得了我们重新的相聚,这样已经很好了,我不应该再留在这里,这里不属于我们。”

  凤认真地将缘由讲了出来,舜景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便知她心意已决,再劝反倒没有意义,便沉默地拉了她坐回床上。

  舜景一点一点变得透明,就像成了鬼魂般,凤深情地望着他,手抚上他已变得半透明的脸,舜景轻轻揽住她的腰,喃喃道:“要走了哦,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所以永远都不要感到害怕。”

  凤轻轻点了点头,靠在他的肩头,慢慢消失的实物感让她的意识也变得慢慢模糊起来,她呢喃道:“有你,我不怕······”

  当最后一层薄影轻轻在凤的脸上落下一吻,凤的意识刚好全部消失,“啪”一下倒在床上。

  那团记忆已经消散,在角落看着这一切的血鸢默默地掌握回身体的掌控权,慢慢醒转过来。

  意识和身体的不协调感很强烈,血鸢不敢一下站起来,躺在床上伸了伸手脚才稍微找回了对这具身体的熟悉感。

  看着身旁男子的紫袍和自己身上的红衣,血鸢默默地去寻了另一件衣服来换上,然后把紫袍和红衣打包好,她要哪天找个时间去到当初那个小岛上,那里是他们千年后再相聚的起点,便将他们的终点也安置在那里好了,完美的句号。

  出了门来,看着在花园里对着一群蚂蚁发呆的舜旸,血鸢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她的身体生了这个孩子,所以她其实也算是这个孩子的娘吧?

  这个认知没有让她心中的别扭减少,反而让她有一种不敢面对舜旸的感觉。

  小圆团似心有感应,突然转过头来,当他看见血鸢的时候欢快地大叫了一声“娘!”,然后飞一般扑了过来。

  身体像是不用意识控制一般将飞来的圆团接住,抱在怀里。

  舜旸见娘不像平常一般对着他笑,有些疑惑地喊了一声:“娘?爹呢?”

  血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微微张了嘴,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舜旸似乎是想起娘早前交待过的话,试探地问道:“你是那个······跟我娘长得一模一样的阿姨?”

  看着舜旸眼中的天真,血鸢有些手足无措,她不知道当她承认了以后会在这天真的眼中看到何等的失望。

  血鸢虽然没有答话,舜旸却已经全部明白了,低下头,眼中出现一霎难过,但想到抱着自己这人跟娘长得那么像,便抬头嘟着嘴道:“阿姨,我不想叫你阿姨,你和我娘长得一模一样,我可不可以叫你娘啊?这样,别人就知道我娘长什么样了······”话刚说完,嘴一瘪,眼泪又有决堤的迹象,但却被他吸了几次鼻子硬是压了下去。

  当看到舜旸眼中的难过时,血鸢的心里也是一痛,她不由得想:难道这就是血缘的羁绊?

  舜旸见血鸢没有答应,咬住下嘴唇,难过地又低了头下去。

  见舜旸变得更加难过,血鸢这才反应过来,忙应到:“哦,好啊。”

  闻言舜旸破涕而笑,冲着血鸢展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娘!”

  血鸢不知道要怎么回应这热情,只好重重地“嗯“了一声作为回话。

  突然想起自己要去将紫袍和红衣葬了当作舜景和凤的坟冢,便对手上的肉团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是······你爹和你娘相遇的地方。”

  舜旸眼睛亮了亮,叫道:“好啊好啊!带我去!”

  血鸢点了点头,看舜旸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心里犹豫了片刻,还是小心地问出了口:“爹和娘走了你会不会很伤心啊?要不要先休息两天?”

  舜旸眼睛睁得更大,将鼓起的嘴里的气“噗”一下放掉,疑惑地看着血鸢道:“为什么要伤心呢?爹和娘去了很美好的地方而不用被大魔王杀死我很开心啊!唔······还是有点伤心的啦,大魔王为什么不能让我一起去那个美好的地方呢?可能是因为我不乖吧······”

  血鸢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很乖。”

  “那为什么大魔王不让我去?!”舜旸眨了眨眼睛,叫到。

  “呃,可能是因为你还没有你爹娘乖······”血鸢说完这句话后马上闭嘴,要是舜旸再问下去她肯定就招架不住了······

  还好舜旸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