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离独罗宗不远之处,有一座中等城镇,名曰:卧龙城,这镇子由于附近多是大山,水源也颇多,运输也方便,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座城池还是在炎国与帝罗国的交界处,所以这座中等城镇除了是一座很好的资源供应地外,还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战略要地,平常的时候它就处在一种人群来往频繁,这几天却远远的超过卧龙城的人容量!此刻卧龙城里面几乎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而那么客栈老板们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就所以会有这种情况,最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独罗宗这个大门派要开始招收徒了!

  孙波就是一位收益于独罗宗的招生计划的一名客栈老板,此刻他正看着一大堆一大堆的客人进入自己的客栈歇息如同看着一堆黄灿灿的黄金往自己口袋跑一般。

  “喂,你们觉得这次会有多少人进入独罗宗呢?”仿佛是因为无聊,一名大汉拍了下自己身边一位长的跟猴子似的兄弟。

  闻言,猴子眼睛机灵的一转:“别人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大哥您一定能进”

  汉子听到猴子的话,顿时虎躯一挺得意的笑道:“那当然,也不看看你大哥我是谁,哈哈……”说着说着,这家伙顿时大笑起来。

  而在汉子周围的人都用这种看白痴的眼神望着汉子。

  突然有人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大哥都没说话,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一名形体期修真者。”

  听到有人说话,人们不由的望向声音的来源,只见靠窗户的地方坐着两个人,一个身穿带月牙形状的淡黄色长袍的青年手中拿着一杯茶杯,轻轻的泯了一口,微垂的目光中露出了一股沧桑的味道,显然这个人也是个有故事的人,轻泯完茶,青年便开始自顾自的品尝桌上的东西,四周的射来的目光对他好像一点作用也没有,而在这名青年在对面还有一个人,此人也是同样穿着一身月牙状淡黄色长袍,也同是一名18、19岁的青年,显然这两人是同一路的人,不过相对于青年的从容,淡然,他则表现出了却不同于前者,只见此人的脸上这皱着眉,眼睛露出了厌恶盯着那个大放厥词的汉子,显然刚刚的那句话就是此人口中放出的。

  汉子见到了目标后,脸色顿时阴沉起来道:“小子,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道歉,不然……”

  “别不然了,我是不会道歉的,你就直接说吧,本人最讨厌拐弯抹角的人了”说着他直接翘起了二郎腿,一点所谓的形象都没有。

  “哼!这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汉子这次也不多说废话,他脸色涨的通红,手一握,直接抡起拳头,脚下一动,直接向青年砸去!

  青年刚刚对嘴里塞了个馒头,一件汉子冲来也顾不得吃了,直接一个转身如同一片纸一般,贴着汉子的手臂而过,汉子皱了下眉头,手臂一挥,手肘顿时一弯,包裹着淡黄色灵力的手肘瞬间向青年撞去。

  “小儿科。”青年不屑的一笑,白皙的手也如同汉子的手肘一般附上了一层淡黄色灵气,带着淡黄色灵气的手掌直接贴向了汉子的手肘下三寸处,一贴上青年也不着急攻击,而是整个身体向侧身一偏,带动汉子的手肘卸去了汉子的力量,然后青年的眼神猛的一厉!狠狠把汉子的手肘往后者的脑袋一推!

  嘭!一声闷响,汉子的手肘跟本人的头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然后汉子便软软的倒下去了。

  青年拍了拍手,不屑的道:“一个只会蛮力的垃圾而已”说完他便望向了一边的猴子。

  猴子一见到青年冰冷的眼神,顿时连滚带爬的抱起他家大哥,然后像见鬼一般冲出了门口:“你等着,他是黄家的人,你死定了!”边跑猴子还一边放狠话想找回面子。不过却引来了客栈全体人员的嘲笑声。

  猴子刚跑出不久,突然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被一股反弹之力,反弹了回去,重新爬起,只见一位头戴白色长巾,身穿白色长袍的俊秀男子古怪的望着他。

  猴子一见又是名青年顿时喃喃的臭骂一声:“该死的青年!”说着他便直接绕过男子连滚带爬的跑了。

  男子望了望猴子的身影,手伸出摸了摸鼻子。

  “羽墨哥哥,那人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似的,好奇怪。”在男子的身边还有一名女子,女子身穿单薄的淡白色裙袍,头上的秀发卷着一个淡黄色的蝴蝶装饰,而如墨的柔发则在重力的作用下如同瀑布直垂而下,直到臀部才停歇,在女孩的腰间还系着一条带子,把她那诱人的小山峰完美的勾勒出来,虽然发育还没那么完全,但也别有一翻风味。

  羽墨淡淡一笑道:“走吧,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吓成这样。”

  女子轻捂着小嘴咯咯的娇笑了下,显然是因为那猴子跑的实在太诡异所致:“咯咯,嗯,冷翎听羽墨哥哥的。”

  在客栈里,除了那两位青年因为刚刚的原因比较特殊外,还有一个,这是一个遮着脸的女子,此女子的身材格外的妖娆,客栈里的人都打过她的注意,不过当女子放出那本身的荡剑期中阶剑修的灵压后,他们就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了,当然是无绝对,也是有一些不长眼的人不死心去接近她,但无一被打成半残,之后就没什么人去接近这女子了。

  只见那女子瞥了那青年的方向喃喃道:“出手的那个是一名形体期高阶的体修,这身法到不错,极罗家的柔极掌,这掌法据说专门是用来以柔克刚,今天终于见识到了,那个人应该是吴极老头的二儿子吧,不过没听说吴极老头还有另一个儿子。”想着,女子也不理会了,她又无趣的道:“不过还没我的罗叔叔厉害呢”说完,女子又开始一个人无趣的起了茶。

  吱,就在人们各顾各的讨论一些关于这两位特殊人物的来历时,门有被人推开了。

  一名俊秀的白袍青年望了望客栈里面,踏了进来,眼睛四周张望,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突然疑惑白袍青年动作的众人的身体一僵,眼睛顿时放光,心里同时惊呼一声:美女!就连靠着窗户的那外仿佛不被世俗的一切所影响的青年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刚进门的女子。

  冷翎刚一进门就见到周围火热的目光,顿时不舒服的低着头,小手缠绕在一起,也不在该放哪了。

  羽墨此刻正好发现了这回事,他顿时眉头一皱,脚踏出一步,正好把冷翎挡在身边,虽然那些人的眼神令他不爽,但总不能因为那样就取他们性命吧。

  被人挡住视线,那些没什么实力的人也就是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眼光便移开了。

  不过,美女嘛,只有有实力的人才能保护,保护不了,那有也等于没,所以在这间客栈里自然不会没有那些想试探羽墨有没有这种实力的人的存在,而且还不少!

  现在在羽墨面前就有那么一个。

  这是一名比那刚刚被抬走的汉子更加壮实的大汉,身高一丈多,虎背熊腰的,腰间系着一把异常宽大的巨剑。此刻这个大汉笑了,咧嘴露出了嘴里的焦黄的牙齿,然后用色色的眼神盯着羽墨身后的冷翎看,完全把羽墨给无视了。

  “啧啧啧……美女呀,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我已经好久没见过美女了”大汉望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而冷翎被大汉恐怖的形象一吓,顿时躲在羽墨的身后,不敢再出来了。“朱洛霸这家伙最近一直没去消灭,现在居然遇到这么一个大好机会,看来那小子要倒霉了,那可以一名荡剑高级的强者呀,就可怜了那名美女了,又要被朱洛霸那家伙给糟蹋了”此刻众人纷纷用可怜的眼神盯着羽墨,仿佛在看一名死人一般。

  视线被挡,大汉略感恼火,微眯着眼睛望着矮自己一个头的青年,不屑的撇了撇嘴:“小子,没有实力就不要带着美人到处吧,今天还算你运气好遇到我,我就不取你性命,把你身后的小姑娘交给我便行!”

  众人一听顿时大摇其头,遇到你算幸运的话,那天底下的人不就都成了幸运之人了。

  在窗户旁的青年略有兴致的望着挡在女子面前的男子,他本来想出手帮他们下忙的,不过那名男子却没露出什么神情,反而有些从容,看到这里前者就决定先观察看看,看那男子依仗哪些东西让自己在一名荡剑期强者的灵压下还能不害怕的。

  客栈里的蒙面女子望着刚刚进入客栈的羽墨心里顿时翻起了滔天巨浪,大大的眼睛显出了一种厌恶和一种浓浓的愤怒!听到大汉的话的羽墨略感恼火,而他的表情却极其平静,嘴轻轻的蠕动,一句话轻轻的飘出:“限你三秒钟内消失在我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