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城主府中,葛伤渡步于庭,低头沉思。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这次他们竟然不上当。”

  葛伤与一群武士在白天一直埋伏在红枫林中,等待沈星等人自投罗网,可是一天下来也没有见到他们人影,葛伤便回到城主府打探情况。

  在武痴一声怒喝之时,葛伤自是也听到,暗道不好,止步思量。

  “不妙,我先到外面避避这风头。”葛伤自知情况危急,慢上一步都有可能遭受到城主雷霆怒火,说不定城主一怒,不听辩解,一掌将他毙命。

  想到此时,葛伤混身冰凉,快步向城主府外面跑出。

  “站住!”

  葛伤跑到门口之时,便被人大声喝止了,对面正是雷霆城主的管家,正瞪着奔跑而来的葛伤。

  “管家大人,城主被人挑衅,鄙人前往尽微薄之力。”葛伤对着前方管家躬身敬道。

  “突发事起,城主府现在关闭,任何人不得进出。”管家一脸严肃,喝道。

  “城主危急,还不速速让开,我可以解城主之忧。如果城主有任何闪失,你等可承担得起?”葛伤大急,时间紧迫,顿时指着管家喝道。

  “就凭你这一身所谓的微薄之力吗?哈哈哈。”管家讥笑道,戏谑地看着葛伤。

  “就凭我!因为我知道来人是谁,知道所为何事,我可以去解开这误会!”葛伤也大声指着管家怒道。

  “无稽之谈,我且问你,在这雷霆城谁人可以威胁得了城主大人。”管家又是一笑,抽出利刀指着葛伤道。

  “这个人不是雷霆城中之人,这个人是代表着究南山而来,一旦祸起,我们雷霆城将不堪设想!”葛伤知道拖得越久就越危险,上前与横刀怒指的管家相对,大声道。

  情急之下,葛伤只有以恐吓这管家,希望能在城主来到之前,及早退去。

  “你所说的可是事实?究南山?如何是好,这……”管家听到究南山开始犹豫不决,雷霆城中自是没有人敢公然点名挑战城主,那一般都是惨败收场。

  葛伤心中暗笑,成了!摆着一脸怒容,趁管家这犹豫不决,拨开管家的利刀,大步走了出去。

  葛伤走了出去后,看着城主之府,回头冷笑,而后跨步离去。

  就在这时,邵振霆雷霆赶到,截住葛伤,站在葛伤面前,怒笑地看着葛伤。

  葛伤倍受城主的威压,狂喷一口血,瘫坐在地,城主只需一身威压便可将他压成肉碎。

  “你刚才说得不错,这是我雷霆城与究南山的误会,而你便可以解开这个误会。哈哈哈。”邵振霆俯视着地上的葛伤,冷笑道。

  葛伤惨笑在地,想不到城主这么快便赶了回来。他也低估了城主,一城之主岂是泛泛之辈,不过他葛伤也不是一般人。

  葛伤知道城主话中之意是要将他交给究南山处置,将一切罪状都推到他的身上,这种情况太过正常,两方的和好需要一个条件,他就是这个替罪羊!

  “恕晚辈直言,城主大人如果将我交给究南山,那便是视己为他人之下。”葛伤也不是随他人摆布的,便对着城主直言。

  “那是你罪有应得,此事都是因你而起,这不关我雷霆城之事。”城主冷冷地看着葛伤,虽然有点欣赏他的智谋,但还没到可以为他付出雷霆城的屈辱的地步。

  “那沈星等人之罪可有应得?他们可是重伤了你儿子,就这样了事,你雷霆城主颜面何存!我不相信城主会这样罢手。”葛伤直视着邵振霆道,这时他也壮起了胆子。

  “这不须你去担忧,我自会处理。送你到究南山,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你,你说什么样的人才不会说话呢?”邵振霆哼道。

  说完看着葛伤,邵振霆非常喜欢看着他人在他面前颤栗,这样他的心情便会好起来。

  “放了我,我可以为你解忧,我可以以我力量去除掉沈星等人。我之所为不代表雷霆城,就算得罪了究南山,也只是我个人的原因。”葛伤强力忍住恐吓,按住颤抖的双手,望着城主邵振霆道。

  “假若你将我送给究南山,那么你就是再一次的服软,这天大的雷霆城就该在究南山之下吗?而且如果你出手,将来一旦被究南山察觉,你们的关系只会更加的恶化,那么你雷霆城……呵呵。”葛伤对着邵振霆劝说不止。

  邵振霆收住冷笑,他也在想着葛伤之言,确是不错。那一句‘雷霆城就该在究南山之下吗’尽得他心,他是一城之主,想的不止这一些,留下葛伤也许得到更多。

  “你不是雷霆城之人,你之所为与我丝毫无关。稍后会有一些人去找你,他们也不是雷霆城主府的人,你自主安排。”许久,城主邵振霆背负双手,淡漠地道。

  “一定不能在究南山中行事,就算你不是雷霆城主府的人,你也不能让人知道是你所为。等这风波平静下了,一段时间后再去杀那几个究南山弟子。现在滚吧,趁我要你狗命之前消失在我眼前。”邵振霆不再压迫葛伤,向城主府走去。

  “多谢城主大人成全,我一定不会让城主大人失望的。”葛伤喜道,艰难起身,匆匆远去。虽然城主说会派人听他派遣,但也有着监视之意,不过这不重要,只要方向不错性命便无忧。

  这时管家带着一队守门兵马来到邵振霆前方,全部跪倒在地。

  “城主大人,我等该死,没拦住他,前来领罪。”管家跪拜道,他知道城主冷酷,动怒杀人日常可见,如果主动认错也许会有一线希望。

  “你们是该死!那便死吧。”邵振霆淡淡地道。

  “城主大人,那小贼说要去为城主大人您解忧,我们也是为了城主大人好啊,饶命啊!”管家与一队兵士顿时惊慌,哭道。

  “这手无搏鸡之力的凡人也想为我分忧,可笑。你们宁信此人也不相信于我,罪该万死,留你何用。”城主邵振霆冷哼一声。

  前方众人哭喊求情,磕头认错。可是邵振霆看也不看一眼,举起手来,一拳对着地下群人轰出,如雷霆暴动,挟携锋芒星力,击向地下几十人。

  管家众人心胆俱裂,奋起对抗,可是对面的是雷霆城主,一双巨手便可将他们压碎。

  不消片刻,几十名兵士先后被打爆,血溅黄泥,毙命当场。

  管家望着身边众多卫兵,一个个倒下,只剩下他一个,哭喊出声:“城主大人,我们都是全力在为您着想的,尽心尽力,所立之功也不少,以这些功劳抵换,放我们一条生路啊。”

  “哼!”城主邵振霆冷哼一声,再次出拳,拳风席卷着管家薄弱身躯,摧毁着他的肉身,震荡着他的心神。

  最终管家四肢爆裂,无力抵抗,被雷霆一般的攻击击碎胸膛,瞪圆的双眼望着城主,倒在血泊之中。

  这就是江湖,无情无义,只有实力是属。

  邵振霆缓慢看进城主府,不再理会地上惨境,他也不会记起这些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这不过是家常便饭一般正常。他一怒之下所杀之人不计其数,从来不为这些伤神,他的人生没有悲歌。

  回到城主府中,邵振霆找来一个亲信,淡然道:“今日起,你提升为府中管家,打理府中事务,不得有任何差错!”

  “是,小人万死不辞!”那人躬身敬道。

  “派一些人给葛伤,听他差遣,同时还要不时回报他之所为,监视好他。还有,这些人从此不再属于雷霆城主府的人。下去吧。”邵振霆吩咐道。

  “是!小的明白,这就去办。”说完便离开让他心惊胆战之地。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我不会再饶你性命,葛伤。”邵振霆背负双手,低语出声。

  而刚刚任命为管家的那个亲信直奔营地,点清人马,道明目的所在。

  那一行人半夜之中匆匆离去,飞掠而出,看其身手,个个非凡。这些人将全部归于葛伤名下,协助葛伤谋害沈星等人。

  究南山中,沈星三人将身份晶石认主成功后心情大爽,来到外边长亭上,坐望夜景,欣赏月色。

  “我今天打探到这个清湖名为探花,如此别致的清湖,名字也是起得如此的风雅啊。”左相延悠悠道来。

  “探花?不错啊,这湖边艳丽娇花相衬,有些娇花还垂落在这幽静的水面,再加上这一湖秋荷,感觉非常不错啊。”阿牛指着湖边四处道。

  “妈呀,这是什么,石桌上怎么有水……”左相延指着石桌一处水迹道。

  他起身看向阿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还可以探探……对面那朵花……探花,嘿嘿,探花。”只见阿牛口水直流,呢喃着探花两字。

  “我靠,土鳖!”沈星也是震惊地拍了拍阿牛的头叫道。

  如今阿牛与左相延跟着沈星也不少日子,沾染了不少沈星的习气,两人也经常沿用着沈星的口头禅。

  “没救了!”左相延看着阿牛摇头道。

  阿牛回过神来,叽唔道:“什么没救了啊,那花,对面湖边好多花啊,我是想说那花的。这湖起名探花真不错。”

  “叫探月应该更好点。”沈星接口道。

  “对对,探月好,不过月哪去了啊。呃……探什么月啊,还是花比较近,探花,呵呵。”阿牛傻笑着道。

  “这厮灵魂深处尽猥琐!”左相延感叹道。

  阿牛还其白眼,悠然自得。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云雾涌动,天色渐变,一阵晚风划破湖面。湖中之鱼跳跃而出,湖面咚咚作响,整个探花湖像惊醒的孩童,不安颤动。

  这是天地顿变,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