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羽墨的目光落在疑惑中的怜梦身上,嘴角一勾:“怜梦试试这功法如何?”

  试功法,这怎么试?

  对上怜梦不解的眼神,羽墨淡淡一笑也不解释,手中长剑一动,时而缓时而快,这每一招使出都带了一丝霸气,由于第一次使用者招数,羽墨的动作得也挺生硬,无法将功法的招数威力尽数发挥。

  见羽墨开始舞动剑法,怜梦微愣了下,这剑法的套路居然跟她脑中出现的功法里的其中一个人有7分的相似,至于其他3分嘛,是因为羽墨的不熟练,导致舞蹈比较生硬,仿佛自然就无法十分相像了。

  羽墨已经开始了舞动,怜梦自然不能落后,一会儿的时候,怜梦也在这山谷中舞动起来。

  山谷中,两个人分别占据了一个地方,尽情的舞动着手中的长剑,两人的剑法出自一套剑法力,但这两人的剑法的气势却又些不同,羽墨的剑法趋向霸气仿佛什么都要被这剑法给毁灭,而怜梦的剑法则比较柔,舞动起来就如同一只丛林中的蝴蝶一般,自然而又生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羽墨突然道:“怜梦,我们试试把剑法合起来!”

  “嗯。”轻应一声,怜梦的身形插入了羽墨的攻击套路中,两套剑法一合并,顿时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两人的身影相互交错,他们的动作仿佛都有规律,当羽墨因为攻击的原因把力量带到左边时,怜梦的身形便出现在右边,弥补了羽墨全力攻击后所产生的漏洞,反之亦然。

  突然怜梦和羽墨两人心里同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羽哥哥,走开!”怜梦惊呼一声,迅速的收回手中的长剑,而羽墨的手不由自主的向怜梦的俏脸划去,羽墨银牙一咬,手中长剑猛的一收,灵力出现逆行!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羽墨软倒在地上。

  出现这事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们俩都没能熟悉自己的剑法套路,动作都有点僵硬,无法完全的融入剑法中,所以导致这次意外。简单的说,就是太过急躁。

  怜梦的攻击趋向柔和,属于借力打力的范畴,所以她强行收回长剑后,没有受到一丝伤害。而跟怜梦相反,羽墨的剑法趋向霸气,也就是以硬碰硬,他强行收回长剑自然就出现了灵力逆行了。

  “羽哥哥,你还好吗?”怜梦扶着羽墨,焦急的询问。

  羽墨枕在怜梦的大腿上,嗅着怜梦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不由的笑了下:“没事。”

  突然间怜梦好像想到了什么,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瓶子。

  “羽哥哥,这是顺灵丹,你先服下”一颗丹药从瓶子里倒了出来,丹药的样子还不错,表面光滑,一道道类似经脉的纹络出现在丹药上,这丹药的作用如同它的名字一般,这是专门给修炼得灵力逆行的人用的,可以使灵力回归顺畅。不过这顺灵丹的卖价可不低呀!4品丹药,普通修真者想都不敢想,而怜梦随手间就能拿出一颗,这不由的让羽墨再次想起怜梦的身世。

  服下顺灵丹,过了不久羽墨缓缓站了起来了,望了下还搀扶着自己的怜梦,手不由覆上了怜梦的小脑袋温柔道:“你羽哥哥没事了,别担心。”

  怜梦抬头望着羽墨,见到羽墨恢复后,她不由的一笑,松开了羽墨的手,小脸微红:“羽哥哥,下次那功法还是等到我们熟悉了彼此的剑法后再用好么?”

  羽墨点了点头。

  这一个夜晚,怜梦和羽墨两人都在山谷里,数着星星度过,知道天微亮后,两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

  一片黑云再次覆盖上了水月峰上空,给水月峰蒙上了一片阴影,而水月峰里树林隔了两天,再次迎来的天空送给它们的甘露。

  在一间简陋的小木屋中,男子盘膝而坐,突然男子眼睛猛的睁开,淡蓝色的精光从眼中闪过,过了一会儿,男子从慢慢的恢复正常,缓缓的起身。

  屋外传来哗啦啦的轻响声。

  羽墨透过窗户望向天空,那豆大的雨纷纷的从天空落下。

  见到这情况,羽墨不由的一笑道:“天气还不错。”

  “呵呵,我徒弟果然与众不同,这天气还说不错。”一声飘渺的声音传入羽墨的耳中,天瑕子的身形在羽墨的房间里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