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叶青回到药峰上的小院之中,这才小心翼翼的拿出了自己分到的那个灵媒,据说这是此次比斗后所下发的十个灵媒中最好的那个了,叶青倒是真有点期待,希望这灵媒能真的够沟通天地,让自己一举进入炼气期。

  从而踏上那修仙大道,求得那一线飞升玄机。白日升仙,从此逍遥,又是如何的快乐!

  穿越后或许再也回不去,但他也未必就要从此沉沦,仙路浩渺,他也必将出人头地。抬头看看那天,叶青突然有了一种想要去一探究竟的欲望。

  这里是否还是前世的那片宇宙?

  这里是否能够回到那一片星空?

  他又能否回到地球?

  叶青手中的灵媒,外形看起来就好像是一片树叶,但这件灵媒通体碧绿一场,还有着些许晶莹的颜色。与其说他是树叶,倒不如说它是用碧玉雕成的更为恰当。

  叶青将这灵媒小心的贴在自己额头上,然后平躺到地下,躺的时候尽量不让灵媒滑动。

  借助灵媒来沟通天地灵气,破第一次自身壁障,也是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

  叶青闭上眼睛,五体向天,感受着丝丝凉气从背后冲入体内,然后汇聚在额头灵媒之上。

  这丝丝凉气就是俗话所说的灵气,如果没有灵媒为引,借助大地灵脉的灵压,灵气别说入体,就算是想要吸上一口都分外艰难,非要有大机遇不可。

  武林有传闻有突然顿悟之说,其实那不过是武林人士偶尔引得灵气入体,改造了自己的身体,激发出些许潜能而已。

  养气诀有言:“所谓顿悟,不过是引灵入体,实在不值一谈。”

  但是现在以灵媒为引使灵气入体虽然来源依旧只是丝丝缕缕的进入,但却胜在连绵不断。被引灵者身体必然能够得到难以想象的变化。

  引灵入体时,灵媒本身的威能不断被消耗,引灵一旦开始就不能结束,直到灵媒威能耗尽才可以结束。

  每个修士一生中也仅仅只有一次引灵入体的机会,一旦引灵结束,身体内便会形成灵气本源,从此达到练气期修为,可以自主吸收外界的灵气为自己所用。

  练气修士就相当于先天期的武者,但是他们更可以借助各种含有灵气的符咒使用一些低级道术,或者直接用灵气为人疗伤等。此外练气期修士因为受到天地灵气的滋养,寿命勘勘可以达到一百二十余年,也算是长寿了。

  叶青就这样躺在地上,灵气入体,缓缓改造他的身体。体内杂质顺着空气流动慢慢飘走,外界精纯灵气温养身体肌肤、内脏皮肉、筋骨脊髓。

  叶青脸上的红光隐于体内,身体一阵缓慢的噼啪声响起,筋骨肌肉焕然一新,这劈啪声代表着他的身体正在重新磨合。

  叶青伸了个懒腰,轻轻的拿下额头上的灵媒,小心的收入怀中,此次引灵十分的成功,可是这灵媒他却准备永久保存,毕竟这是自己进入练气期,开启修仙之路的一个见证,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慢慢的起身,拍掉身上的泥土,叶青找了处干净的地方,盘腿坐下,从怀里掏出一本线状秘籍,不是那本他一直贴身收藏的养气诀,又是何物?

  引灵之后,叶青只觉得身体之中似有勃勃生机蕴而不现,六识灵敏更胜从前,眼力凝聚之时,草木皆是纤毫毕现。耳朵微微抖动,十丈方圆无声不能入耳。鼻息一动之间,但见各种匪夷所思的味道悠悠飘来,这气味交相辉映,却又在他脑海之中构成一个奇异的味觉世界。

  天地灵气无穷尽,自然有无穷灵压。然天地非人,无人之意识,故这无穷灵压便也是无主一般,任人吸收利用。

  叶青练了一会,感觉气感充足,便想要尝试去冲击下第一层。体内刚刚产生的那一丝奇异的气在叶青意识的操控下缓缓盘旋起来,慢慢的向一个漩涡的方向发展。期间失败了几次,但他坚持下来重整之后继续凝聚。

  最后叶青终于将这第一股气流凝成一个漩涡,位于丹田之中缓缓旋转。

  至于丹田的位置叶青自然知道,前世他可是一代武神。

  又怎么会连如此基础的武学知识都不知晓呢?

  漩涡在丹田内缓缓旋转,直接透过叶青的身体向天地见发出一股吸力,顿时无数的天地灵气飘了过来,缓缓的渗透进入叶青体内,按照筋脉的流向不断流转最后终于进入了丹田之中。

  这一丝漩涡也在外界灵气的滋养下缓缓壮大。

  叶青修炼一会,感觉时候差不多了,就停了下来。他这一停,反而立刻发现了一个修仙者独有的秘密,只见这漩涡的旋速一下子慢了许多,外界灵气竟然不再被吸入体内。漩涡继续在丹田中旋转,每转一圈就缩小一分。

  叶青初是大惊,后来仔细观察后才发现原来每缩小一分这漩涡都变得更加凝聚。

  到了此刻他才算是明白了练气期的真谛。

  “引灵气洗涤己身,除尽肉身七情欲。

  凝气练体得真元,一朝筑基雏成凤。”

  叶青心有所感,便简单收拾一下着装,身负一把长剑,御风而动,直往那深山而去,一边快步如飞,一边高歌不已:“我非我兮,梦兮?真兮?我只见茫茫青山兮,我心沉静兮,我欲求长生兮。。。。。”他这歌完全是由兴而发,自然算不得动听,但他的声音清脆,回音震荡,却未必不能使闻之者心潮澎湃。

  可惜这歌声只有他一人听到罢了。

  叶青感慨万千,他前世时如何不想修得道家真法,逍遥天地之间?

  奈何遍寻异士,访尽名山,十余年中一无所得。

  他又如何不想与佳人共赴美景良水巍峨高山,奈何红颜多苦难,一朝消逝,却又让他何处去寻?

  突然叶青感到身体有种异样的感觉,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

  他的胸口不知何时竟然贴身出现一面奇异圆形铜镜!

  他把铜镜拿出来细细观看,却见这铜镜正面竟然幽黑好似空洞,背面刻有无尽繁复地花纹。

  铜镜入手轻盈好似无物,但质地细密,上面还有不少磨损的痕迹。

  叶青手执铜镜,摇头苦思,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