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看着迎面走来的这位中年妇女,疑惑道:“请问您是?”

  就连和她站在一起的李大有也是满脸的疑惑,因为他在马车上听到赵雅萱说过,她只是在武安镇上有熟人,现在这里可是离武安镇有千里之遥,按理来说,这里应该没有对她熟悉的人才是,那么,对面这位妇女为什么能够说出她的名字呢。他却不知,那位妇女所叫的就是赵雅萱本来的名字,而不是他听到赵雅萱自我介绍是用的赵雅轩这个名字,只是同音,单从听觉上自然是不能够分辨开来的。

  李大有不知道这位妇女和赵雅萱是不是真的很熟,所以也不开口,只是等着,看赵雅萱的反应是怎么样的。

  这时商队的人大多都进入了客栈中,在外面的只有廖廖几个,看到他们随行的一个读书人在这里遇上一个认识他的人,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之色,这种事,一般都很常见的。所以也没有因此而继续逗留在外面,进到客栈里去吃饭饮酒。

  赵雅萱定定的看着那位妇女,后者也是定定的看着她,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但是从赵雅萱那副茫然的样子看来,她还是不能记起这位对她很熟悉的妇女来。

  那位妇女自然看出了,她皱了皱眉。对赵雅萱说道:“萱儿,你不认识我了吗?”

  “嗯,你的样子,我看起来好像是很熟悉的,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我现在想不起来了。”

  那位妇女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她按住赵雅萱的肩膀,摇摇她的身体,道:“萱儿,你再仔细想想,一定能够想起来的。”

  “这位大娘,或者你是看到一个和你熟悉的人差不多样子的而已,请不要再对我这朋友动手动脚了。”李大有看到在那位女伯摇晃下,似乎很痛苦样子的赵雅萱,开口道。

  听到李大有的话,那位妇女也是很配合的放开了赵雅萱,将脸转向李大有,对他说:“哦,这位兄弟,她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看着那位妇女不善的脸色,李大有也是一阵心虚,这是什么眼神啊,好像自己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用得着好像用审犯人的语气说话吗?

  压住心中的不快,李大有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也不是一直都在一起,我们是今天早上因为坐在同一辆马车上认识的,只因为说话说得投缘,所以,我看到大娘您好像对她摇晃的太大厉害了,怕伤害到他,他一个读书人,体质不是很好,如果被您给弄出个什么伤来,到时候,他就不能以最好的状态去参加会考了。”

  那位妇女点点头,似乎对李大有这个回答很是满意,但是她随后又厉声道:“你有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她为什么又记不起以前的事了?”

  李大有被她那突如其来的大声呼喝给吃了一惊,不由得愣愣的说道:“大娘,我没有对雅轩贤弟做过什么啊,我们只是在马车下谈谈文章,说说对世情的看法,一路一只是相对而坐,没有做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来啊。再说,我可没有什么断袖之癖。我还想在这次会考结束之后,带着赵贤弟去我的家里,将他介绍给我的妹子呢。”

  听着李大有的话,那位妇女本是很气恼的样子,渐渐平静下来,然后是掩口而笑,最后更是开怀大笑。笑得李大有不知所措,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让对方这么开心,不对,那可是对自己的嘲笑。这样子就让李大有有些无地自容了。

  赵雅萱听到李大有将马车上的一切都说给了这位中年妇女知道,心中是老大的不认同,连这么私密的事,李大有也可以随口说出来,想来他平时也是没有什么心机的人,这个情况很容易让他吃亏的啊,只是现在却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对那位中年妇女说道:“这位大娘,您以前真的看过我吗?”

  那位中年妇女回答道:“不只是看过,我们还同床而眠呢。”

  听了这话,赵雅萱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而李大有在看到赵雅萱之后,一直都以为她是男的,现在听到那中年妇女说出这话,当下就恼怒起来,道:“大娘,请您自重,我这位兄弟怎么可能和你在同一张床上睡过呢?他可是今天才离开武安镇的,想来你是看错人了。你们年纪相差那么大,怎么可能?”

  看来,他是想到那档事去了,想到这里,中年妇女脸上也有点红了,她很是欣赏李大有这种直爽的性格。但是却被误会成这个样子了……

  中年妇女噗嗤一笑,向李大有询问道:“这位兄弟,还没有请教高姓大名?”

  “在下李大有。”

  “你和他是同一个镇上出来的,你们本来是住在一起的吗?”那位中年妇女指着赵雅萱问道。

  李大有看着陷入沉思当中的赵雅萱,听到这个问题,也是很快回过神来,对中年妇女说道:“不是,我们是不同村子的,如果不是这次在车上相遇,我们平时是没有什么交集的。我看赵贤弟是不可能认识您的了,请您自便吧,我们要进去吃饭了。”

  搞了这么久,李大有是有点生气了,他宁愿相信赵雅萱的话也不愿意相信这位中年妇女的,看两人的年龄差距不小,如果那位中年妇女说的是真的,那么赵雅轩可就不是他想象中可以做自己的妹婿的人选了。但是他在马车上是和对方无所不谈的,也从对话当中看出其本性不错,这才动了爱才之意,对其青眼有加。

  赵雅萱也是很配合的说道:“是啊,大娘您可能认错人了。我肚子也饿了,李大哥,咱们进去吧。”

  但是那位中年妇女却不依了,她拦在两人的前面不给他们进去客栈,这个举动让赵雅萱还有李大有很是反感,对方刚才的话,已经让他们心里不是很舒服,了,现在又让两人不能立即进到客栈里去吃饭,所以,李大有本来很好的脾气也是没有了什么耐性了,他对这位中年妇女说道:“大娘,请您让开,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找事的。”

  那位中年妇女对于李大有的威胁却没有放在心上,她嘿嘿笑了起来,对李大有说:“这位兄弟不要生气,不昌故意刁难你们的,只是我对你的这位同伴很有兴趣。可不可以让我们两人单独谈变呢?”

  “大娘,你真的曾经见过我吗?”赵雅萱看到这位中年妇女脸上露出的是很真挚的样子,对她的防备之心也不再那么浓了。她一直就想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来,但是在陈梦鸥家中时,他们三人对自己来说真的是在她被救到他们家时是从没有过什么交集的,所以,当听到自己是被陈梦鸥在一个水潭里救起来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丢到水潭中去的。现在,她听到这位中年妇女似乎对本自己很熟悉的样子,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啊,如果真的能够从她的口中问出自己以前的事情来,对自己恢复记忆是有帮助的。

  但是,李大有的认知里,赵雅萱就是一个和他一样要到京城里去参加会考的举子,对于她的以前那是一点也不知道的,所以还是对这位中年妇女抱着很大的警戒,生怕她对赵雅萱做出什么事来。不过当他听到赵雅萱对中年妇女的提问,也看出了当中必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所以,他很自觉的对那位中年妇女说道:“好吧,这位大娘,想来,在大庭广众之下,你也不可能对我这个同伴做出什么来,我们可是委托一个商队来保障我们的安全的。”然后,他又对赵雅萱说道:“雅轩贤弟,如果出了什么状况,记得叫我啊。我就进去吃饭先了。你们慢慢聊。”

  在李大有还没有进入到客栈之前,那位中年妇女对他说:“这位兄弟请放心,这就是这家客栈的二当家,你今天的酒菜算我的,随便吃。”

  李大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看那位中年妇女,但是既然她可以在这家客栈前面说出这等话来,也不是随口说大话了,如果她是像其口中说的那样是这家客栈的二当家的话,也就不会在自家客栈里做出有损客栈声誉的事情来了,他也就放下了一半心了。

  只是李大有很是好奇,赵雅萱之前是否真的和这位中年妇女有过什么关系,但是,中年妇女已经对他问出了能否和赵雅萱单独谈话了,如果自己死皮赖脸的在一旁听着那也说不过去啊。于是,他很识趣的离开她们的身边,向着客栈里走去。

  那位中年妇女招手让一个伙计过来,在其耳边吩咐了几句,指了指李大有,那伙计点点头表示明白。之后就快步赶到李大有的身边,引着他到一处雅座等候着上菜了。

  而赵雅萱则是被那位中年妇女引到她的房间去。她们进入其中之后,中年妇女吩咐一个伙计送一些饭菜进来,然后就将门给关上了,房间里只剩下两人面对面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