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十章不赌一身轻

  妹妹关禁闭后的第三天,十点钟落市后,老张背上了从乡下带来的米,买了点精肉,拿了一些蔬菜,还买了卤鸭脚爪,匆匆赶到了妹妹家。他打开了大铁锁进到里面,屋中已经打扫,素扑而整洁,看上去规矩得体。房中传来妹妹与赌友通电话的声音,她声情并茂,声色俱颤,一种对赌博厌恶的心态,一种痛改前非的决心……哥哥到厨房去一看电饭煲中已在烧饭,妹妹的电话好长,他坐了下来耐心听,妹妹讲起了“活受罪”、“活必剥”、“暗送”的悲惨下场,讲得有声有色揪人心肺,让人心惊肉跳,听得对方也寒了起来。“啊!——”对方如遇见了鬼,一声惊叫后把电话“啪!”地挂了。

  “哥!你来啦?!”妹妹见到哥哥,几分愉乐几分得意,一扫二天前那种窘相,脸上有了红光喜气洋溢。“赌时是鬼,今天成了人,”哥哥窃喜打趣说。“臭哥哥,我是人!”妹妹永远长不大,还如小时候一样喜欢在哥哥面前撒骄撒痴,手不痛不痒地敲打着哥哥的肩膀。“不赌就是人,”哥哥引妹入胜。妹妹内心的喜悦抑止不住竟噗哧笑出声来。哥哥问:“笑什么?遇仙了?”送钱用滔滔不绝答:“不赌时想赌,赌后却懊恢,渐渐惧怕……喊赌劝赌的电话不断,毒雾缭绕,引得我人心惶惶手发痒,要是你不锁住我,我早已作了赌神的俘虏,我愁这赌博难戒,哟,我突发其想,我讲起了反面教材,还真神,对方一听就哑了。我已明白,钱不是赌徒的救命稻草,前车之鉴及戒赌的决心才是赌徒的救命稻草,我要抓住不放,反劝赌友,一个月下来保证赌蝇也不会飞近一个。这几天我已成功击败了许多劝赌诱赌者,我提高了迷途知返,戒赌的勇气,我洋溢在欣喜之中。哈哈哈……我要你分享我的快乐。”妹妹的拳头如雨点般地砸到哥哥背上。

  老张眉开眼笑了,已心力交瘁的老人顿觉浑身轻松,他抓住了妹妹捶打着的手,“这是一场较量,你墙头上的草随风倒,不说服他们就要被他们拖下水,你立场坚定说服他们才能保护自己,要戒赌就要断绝与一切狐朋狗友的往来,嗜赌者要服输,甘拜下风向赌博投降,永不想翻本,自愿退出赌博的舞台!这是嗜赌者的救命稻草!不赌一身轻,不赌才是大赢家。”见妹妹粉面桃花,他内心也被感染,也跟着笑起来,祝贺:“你在电话中击败了赌友,你获胜了。”

  话越说越多,不知不觉己过了午饭时间,急急忙忙一个上灶一个下手,炒起菜,“哎哟!”哥哥切肉片时一不小心切到了手指上,血滴在肉中,妹妹忙把哥哥的手指放到自己嘴中吮血,然后在伤口上塗上了食油。肉中有了人血,妹妹要重新洗,哥哥忙制止,“不要洗了,健康人的血是世界上最清洁的,”并借题发挥:“用我的血炒荤,今天咱们尝尝世界名菜,人血炒荤。”

  “世界名菜——人血炒荤,”妹妹重复着,如一把利剑直刺她的心房,她若有所思也附和:“哥哥用人血炒我这个误入歧途,明知明犯的荤(浑)蛋。”送钱用说罢悔恨不已的泪不由自主簌簌下……

  “轰!”油锅着了火,老张忙端起砧板把肉片倒了下去,飞快地翻炒着,火灭了,肉片中还加了些青椒……很快炒好了一荤二素,还烧了个汤,妹妹盛着饭,哥哥把卤鸭脚爪倒在了碗中,二人共进午餐。妹妹赌博后已近二年没吃到这样丰盛的饭菜了,她有滋有味啃着卤鸭脚爪,这是她最爱吃的,“好味道,”她赞不绝口,触景生情,她大吐苦衷,“赌博,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赢了大吃大喝,输了心事重重,几天不吃不喝。”“恶梦醒来就是早晨,”哥哥忙安慰。

  吃饭时,妹妹如发现了新大陆,神神秘秘地告诉哥哥:“没决心戒赌那真叫折煞人,犹如在搅拌机里搅拌,一分一秒也觉得不安,人不死也得剝层皮。活受罪,下铁心戒赌,人也轻松了,关在家中,无所事事,我就哼起了姑娘时常唱的歌,唱过的戏,在家中翩翩起舞,演独脚戏,引得隔壁的小孩及老人齐来叫开门,我开了大门,防盗门是栅栏门,我在门内演唱,他们在防盗门外观看,人越聚越多。哈,穷开心,正过瘾。”接着妹妹又想到了伤心事,话锋一转,“可惜电视机没了……什么都没了,生活带来不便……”她涕泪交集。

  “只要迷途知返什么都会有。跳出龙(赌)门交好运,,把你永不服输的劲用在工作上,前面必定是金光大道!”哥哥还告诉妹妹,“我已托人在给你找工作。”

  妹妹破涕为笑。咂!她喜不自胜在哥哥脸上亲了一口,哥哥脸上一阵绯红。妹妹望着哥哥吃饭没有红烧肥肉而难下咽的窘相,觉得有些心痛,婉惜说:“今天你买了我爱吃的卤鸭脚爪及瘦肉,救了青蛙饿了蛇,沒有你爱吃的红烧肉,我在母亲那儿学到了烧红烧肉的绝技,堪称一绝,明天你买些肋条肉来,我给你做红烧肉,哥,一个月禁闭我天天在家给你做饭,你中午天天来吃饭。”“好!一言为定,!缺什么只要你吩咐我就带。”哥哥爽快地答应。“你尝尝这卤鸭脚爪,”妹妹献殷勤把卤鸭脚爪夹到哥哥碗中。哥哥不领情说:“乡下人图实惠,吃惯了大鱼大肉全鸡全鸭,我不吃这……”说着把卤鸭脚爪夹到妹妹碗中。“土髦,二佰伍,这是吃味道,我就是要你尝,”妹妹就是任性,手拿起卤鸭脚爪塞到哥哥嘴中。鸭脚爪是啃着吃的越啃越有味,老张不会啃,他把骨头也嚼碎了,齐吞到肚中,妹妹见了吃吃吃笑。妹妹吃着人血炒荤(昏),别有风味,无与伦比,营养一下走遍全身,触及灵魂,蠢蠢欲动,全身既舒服有难受,不由自主眼泪又漱漱下。哥哥忙安慰引导:“痛定思痛,迷途知返,痛改前非。”妹妹若有所思频频点头。哥哥享受到了兄妹之间的天伦之乐。他想,这还赌债,这关妹妹禁闭养她一个月,能唤醒妹妹,除去她的赌瘾,重新做人,也就是钱用在刀刃上了。不赌一身轮轻!俩人边吃边逗乐。

  吃完饭,妹妹收拾冼了碗筷,哥哥擦了桌子,“啪!”哥哥把刚买的一副崭新

  的扑克牌扔在台上,妹妹见了想起小时侯打扑克赌刮鼻子、赌打手心、赌唱歌、赌糖果、赌花生,多乐趣啊!于是她拍手大叫:“咱们来争上游,赌刮鼻子!”“好啊!”俩人说干就干——争上游,刮鼻子,浑身轻松,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