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是一处冰冷的世界,天地间都被冰雪所覆盖,用冰封万里这个词也难以形容羽墨所见到的情景。

  “这是哪里?”羽墨带了一丝迷茫的喃喃道。

  他现在脑袋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口吐出气流瞬间化为的冰雾,羽墨的身体变得僵硬无比。

  思考了很久,但羽墨还是没能在脑中找到自己的想要的信息,最终羽墨的目光落在远处的一座冰山上,这里四处都很平坦,只有在那里才有一座冰山,这冰山的出现略有些古怪。

  想了想羽墨还是选择向冰山,不然站在这里也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不行不久,羽墨终于来到了冰山脚下,抬头观望眼前的庞然大物,不由得感觉羽墨的身形就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步上冰山,羽墨顺着一些冰山的道路而上,这道路看似被人修理过,不然不可能这么平坦,羽墨有些疑虑,难道这冰山上还有人?不过才过了一会儿,羽墨脑袋就思考不了了,不知为何,羽墨来到这里后,脑袋的思考能力就下降了不少,就连判断的能力都退化了。想不明白的羽墨也自然选择继续前进,不管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他也只能继续前进了。

  “好冷……”在灵力的保护下还是没能抵挡住这里的寒冷,冷风一吹来,那彻骨的冰冷让羽墨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手紧抱着自己的身体,牙齿直打颤,脑袋里面一片迷糊,他忘记了自己正在行走,也忘记自己是谁,自己在干嘛。

  也不知道羽墨走了多久,直到有气温变得有些温暖时,羽墨才从那种迷茫状态惊醒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脸,如果任由刚刚的状态继续下去的话,他可以肯定自己必死无疑!

  感觉到身边的温度没有刚才的冷,羽墨不由的疑惑的环顾四周,离羽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不小的池子,池子里边冒着气泡。

  羽墨猛得一惊,不由的惊喜道:“温泉!”这该死的地方居然有温泉?这是怎么回事?两个问题一冒出,羽墨却来不及思考其答案,便动身往池边跑去了。

  手伸出,触碰了下池水,羽墨不由露出了一丝兴奋,真的是温泉!想到这,羽墨也没有一丝犹豫,瞬间跳了温泉中。

  感受着温热的池水在身体流过,羽墨不由的轻吐了一口气。

  这下子羽墨终于有机会思考了,这温泉出现的地方时在冰山的中心,正常的情况下,这里的温度足以让任何的水结成冰!

  这样思考着羽墨不由得把目光移向池下,这里莫非有泉眼,想到噗通一声潜入水中。

  在水中四处张望着,突然羽墨目光锁定最下边的一道黑影,脑中闪过一丝遗憾,这是什么东西?

  继续往下潜去,羽墨不由得一惊,在那一瞬间,下潜的速度急速增快!

  池下的下边居然有人人影,而且这人影这静静的漂浮着,这恐怕是一名遇难者,想到这,羽墨便想起了山上的平坦的道路,莫非那些路跟这池下的人有关,不过不管怎样先把他救上来再说。

  羽墨也不去观看这人影,在这冰冷的世界里边,池子里的可见度低的几乎可以忽略,所以要观看也是看不到的,手环住人影,入手是一片滑腻的触感带了一丝温暖,稍一用力便感觉到两个饱满的东西压在自己身上,羽墨心里一怔,是个女的,而且还有温度看来没死。两道想法在脑中闪过,羽墨的动作也没有一丝犹豫,身形如同游鱼一般带着女子往池上游去,人命大于天,在那一瞬间羽墨也没有什么想法,也没去考虑哪些所谓的男女授受不清之类的东西,唯一的目的就是快点回到池上。

  嘭,一声轻响,温泉冒出了个头,羽墨手一用力,另一个脑袋也出现了。

  见到这个女子的容貌后,羽墨一怔,好美的女子,只看到一张脸,羽墨就能肯定这女子绝对是红颜祸水级别的,沉鱼落雁外貌,足以秒杀羽墨世界的一切女子,这张小脸,或许只有怜梦才能比的上了,扫了一眼女子凌乱的长发,羽墨不由的一愣,这发色居然是蓝色,这是怎么回事,羽墨不由的一愣。

  不想了,先离开池子里再说。

  想着羽墨搂着女子的身子向岸上游去。

  当两人出了池子后,羽墨才有机会重新观察下怀中的女子。

  目光落在女子身子的霎那间,羽墨的脑中仿佛被什么卡住似的,浑身燥热起来,他有了一种冲动,这冲动几乎没办法克制!

  怀中的女子居然没有穿任何的衣物,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齿如瓠犀,冰肌玉骨,刚刚离开池子的她,就如同一朵出水芙蓉,女子的身材凹凸有致,婀娜妖媚,朱唇皓齿微微张开,兰芬吐气。就这样微咪的眼睛,女子没有做任何的一种动作,那种天生就有的妖媚气质就足以让世界所有的男人生出最原始的欲望,更别说年轻气盛的羽墨了。“嘤咛。”一声,女子转了个身,似乎想在羽墨的怀中找一个更舒适的地方继续睡。

  但女子根本不知道,羽墨刚刚正处在跟欲望对抗的阶段,女子这一个举动瞬间摧毁了羽墨所残留的一丝理智!

  抱起熟睡中的女子,唇落在女子的朱唇中,女子嘤咛一声,婉转相接。

  女子感觉到了不对,目光缓缓的睁开。

  一对深蓝色宝石般的眼睛暴露在空气中,女子感觉到身上的男子不由的一惊,正想反抗,下身一疼,力气便消散了!

  在冰冷的巨石上,两个身影交缠在一起。

  ......

  突然羽墨猛的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哪里?”羽墨缓缓的起身摇了摇头。

  一只枯燥的手拍了拍羽墨的肩膀。

  带了一丝淫荡的笑意的苍老声传入羽墨耳中:“小子,做什么春梦了?”

  羽墨一愣,记忆重新回到脑中,扫了镜灵一眼,慢慢的站了起来:“刚刚是怎么回事?”他可不相信这老头不知道,他昏迷的时候是在看了那个卷轴后的事,而这镜灵却没有告诉他会昏迷!

  看着羽墨阴沉的脸,镜灵打了个哈哈道:“这二杠架子我说的其实也没错,那是记录一些‘神奇’异兽的卷轴,不过观看的时候就不同了”

  “你是说,那女子是异兽?”想到那女子,羽墨心里不由的一疼,他都做了什么事啊!

  镜灵见到羽墨的脸色,不由正经道:“这二杠里的异兽都是第一任主人所封印的,这卷轴里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这里边都是异兽,这卷轴与其他的卷轴不同,在你观看的时候,你所进行的却是精神上的交流,也就是那异兽和你灵识的交流!之后,能接触到这异兽的人也只能看过这卷轴的人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不过呢,这异兽也只能你可以使用咯。”说着镜灵突然变得不正经了。

  “莫非,你看过的卷轴里边是个女性人型异兽?”镜灵突然淫荡一笑,不安好心的打量着羽墨。

  羽墨一愣,看了看地下的卷轴,心疼莫名的一疼,就算是异兽又如何,异兽也是有感情的。

  手收起地下的卷轴,动作格外的温柔,重新打开了下卷轴,这次倒没有像以前一样直接进入卷轴内,而是什么事也没发生。

  看着卷轴上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寒冰媚妖?她的确很妖媚,羽墨轻轻的抚过这四个字,目光重新投向镜灵:“能让她出来么?”

  镜灵摇了摇头:“这个,没有试过,你这手中的卷轴的异兽我倒听过,寒冰媚妖,她在封印之前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存在,就连一些高等仙兽也畏惧她三分,那一任主人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封印进卷轴里的,当时那任主人也想得到她,不过不管那任主人用了多少方法,也都没办法进入这卷轴之内,至于放出她,我感觉不大又可能,如果可以的话,那名主人早就做了”

  自己做的卷轴,自己用不了?羽墨一怔,目光古怪的望着镜灵。

  镜灵仿佛也知道羽墨的想法,他耸了耸肩道:“二杠架子上的异兽都会自己则主,如果没能那机缘就算强行打开卷轴也不会有任何的效果的,寒冰媚妖这架子上唯一的三个人形女性异兽之一,她的实力就如同她的艳名一般,历代的主人都们都想得到这异兽,可惜都是扫兴而归,你小子的运气不错啊!”说着说着镜灵略有些感慨道

  “好了,你的真身也差不多恢复了,先回去吧。”说着,镜灵的手一挥羽墨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意识也消失了。

  在那一刹间,羽墨听到镜灵的一句喃喃声:“据说寒冰媚妖总喜欢在冰山里的温泉熟睡,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遇见她的……”

  在一间简陋的房间内。

  羽墨静静的躺在木床上。

  眼皮动了动,羽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缓缓的坐了起来,羽墨整理了下有些迷糊的意识,目光落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天瑕子。

  “师傅。”羽墨道。

  天瑕子微微一笑:“看来这次你是因祸得富啊,起身试试自己的实力,看看有什么感觉。”(各位看官,注意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