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鱼鱼。”苗佛苓才走进君家别墅大厅,就张开双臂朝冷非鱼走了过去。

  小小郁闷了一下,冷非鱼挤出灿烂的笑容迎了上去,乖巧地问道:“妈,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我来碍着你了?”苗佛苓突然变脸,笑容还挂在嘴角,妩媚的脸上却笼罩了一层萧索的煞气。

  果然是道上混的!

  冷非鱼眼神闪了闪,心里暗暗佩服,这个气场……很有女王架势。

  “当然不是,我和无瑕还准备午饭后过去呢,没想到你和爸先过来了。”她一边解释一边拿眼扫了一圈大厅,瞅到君不诈迎出来的身影,歪着脑袋问道,“妈,你们有事?”

  “能有什么事?”回答的是冷辰旭,他挤开苗佛苓,站在冷非鱼面前,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我和你妈这些天没见着你,怪想你的,过来看看。”

  “爸,妈,”君无瑕坐着轮椅“走”了过来,一脸歉意地说道,“是我不好,鱼鱼一直念叨着要回去看看二老,却因为我的身体拖到现在。”

  “没关系,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过来也一样。”

  冷辰旭的话让苗佛苓心里十分不满,她的鱼鱼从小都是最孝顺的,如果不是君不瑕拖着,她早就回家住上段时间了,现在好了,还得他们过来才能见着鱼鱼。一想到这里,她对君无瑕的成见更甚,虽说他是女婿,可那也是临时搭伙的,谁知道一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尽管如此,她还是挤出笑容说道:“无瑕,你的身体也逐渐康复了,看着你们俩现在的模样,我也算是放心了。”

  “这两个孩子一看就是有福气的,特别是鱼鱼,她可是我们君家的福星。他们过了此劫,后面还有大好的日子等着呢。”

  君不诈的话让冷非鱼直翻白眼,这里最高兴的便是他,压在心里多年的石头现在算是落下了。至于福气……

  冷非鱼自嘲地勾了勾嘴,没有她偷来的药,再多的福气都无济于事。

  跟着众人走到沙发边坐下,她习惯性的从莫曹手里接过蜂蜜递到君无瑕手里。

  “咳、咳。”

  苗佛苓做作且清脆的声音让她手腕一滞,从桌上端起青花瓷茶杯,她谄媚地递到苗佛苓面前,“妈,今年的雨前龙井,你尝尝。这是我特意买的,本想回去的时候带给你们,正好,你和爸都来了,我叫花秋先包起来,你们走的时候带回去。”

  “我自己带回去,感情我就是过来讨茶叶的?”

  苗佛苓的话让冷非鱼哭笑不得,固执地举着手里的茶杯,她好脾气地说道:“是我说错话,应该是我带回去孝敬你和爸,等会儿无瑕练习结束后我们就回去,这次,我们住上几天。”

  “这还差不多,不过,你有这份心就行了,无瑕的身体还在康复期,别折腾过去折腾过来地,等他好了再说。”

  冷非鱼无语了,话都让苗佛苓一个人说完了,到底是谁在折腾?

  苦笑一下,她决定不再掺和大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做那可怜的炮灰。

  苗佛苓满意地接过茶杯,抿了一口,“我家鱼鱼买的茶叶就是不错,辰旭,等会儿我们多带点回去。”

  她边说边拿眼睨了君不诈一眼。

  君不诈无奈地冲冷辰旭摇头,想了想,他小小地解释道:“佛苓,鱼鱼心里你永远都在第一位,没有人可以动摇你的地位。”

  “是吗?”苗佛苓狐狸般地眯起了眼睛,左手拿着茶杯,右手往君不诈面前一摊,“既然你这么觉悟,那拿来吧。”

  “什么?”

  不仅是君不诈一头雾水,客厅里的人都没明白她的意思。

  “什么?鱼鱼给你做的鼻烟壶,给我。”

  冷非鱼心脏一颤,瞄向了君无瑕,见他可怜兮兮地冲自己摇头,心里便了然了。

  不是他,他不敢。

  可知道自己送了鼻烟壶给君不诈的只有君不诈自己和君无瑕,难道说,苗佛苓还在她身边安插了别的耳目不成?

  这也太……霸道了吧?

  冷非鱼额角抽了抽,她终于明白先前君不诈眼底的无奈究竟是为什么了,遇到一个蛮不讲理,甚至无理取闹又不能得罪的霸道女人,还真是……有苦难言。

  瞟到君不诈求助的眼神,她哀怨地叹了口气,“妈,鼻烟壶你拿着又没用,我有别的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现在就给我。”苗佛苓也不含糊,直接戳中要点。

  什么东西,她怎么知道什么东西?

  冷非鱼撇了撇嘴,“肯定是好东西,比鼻烟壶还要好的东西。”

  “那你现在……”

  “苓苓。”冷辰旭打断了苗佛苓的得寸进尺。

  发觉自己似乎真的过火了,苗佛苓不再说话,黑着一张脸端着茶杯,慢悠悠地喝着。

  “鱼鱼,不急,等我们从淮源岛回来,你再给我们也不迟。”

  “淮源岛?”

  “是啊,我和你妈见你们俩身体恢复地不错,就想着带你们出去走走,正好淮源岛下个月举行世界级的军火装备展示,我们几个长辈商量了一下,带你们去玩段时间。”

  末了怕冷非鱼误会他们是假公济私借着为门派充实军火的机会顺道带上他们,解释道:“淮源岛的海边风景是最美的,人工雕琢与自然界的鬼斧神工完美切合,作为最有钱的国家,他们把‘奢侈’演绎到淋漓尽致。你和无瑕结婚几个月还没度蜜月,正好,我们带你们去转转。”

  度蜜月有拖家带口的吗?

  冷非鱼嘴角抽了抽,可心里却对此次旅行充满了憧憬。

  说完正事,冷辰旭与苗佛苓跟着君不诈进了书房,冷非鱼将君无瑕推到了别墅后面的小花园。

  这几天君无瑕开始了恢复训练,他的腿本没有受伤,只是因为下地走动的时间太少,有点使不上劲儿,所以他的恢复训练比较简单,甚至连器械都用不上。只要唤醒他大脑控制双腿的意识,增加双腿力量即可。

  冷非鱼将轮椅推到碎石路前就停了下来。

  按照林寒轩的说法,君无瑕应该多走走这种用鹅卵石铺成的路,可以按摩他脚底的穴位,刺激经络,促进血液循环,提高反应能力和大脑神经系统的灵敏度。

  不过林寒轩也特别交代过,鹅卵石路凹凸不平,从足底反馈的力量传导时会改变方向,着力点不当会损伤足部和膝关节,这样的训练一周两次,一次半小时为益。

  冷非鱼朝后退了半步,等着莫曹将君无瑕扶起,君无瑕却将手臂伸到了她面前。

  认命地叹了口气,她弯腰,双手勾着君无瑕的腋下让他试着站了起来,然后扶着他的腰,转到他身侧,另一只手拽着他的胳膊,让他慢慢走下了轮椅。

  君不诈派人专门将这条鹅卵石路清理了出来,并有专人负责这条路的安全和清洁,确保君无瑕赤脚踩在上面不会有受伤的可能。为了防止他脚底受寒,君不诈甚至将整条小路都铺上了地暖,温度严格控制在22度,即使在阴天,赤脚踩在上面也不会觉得寒冷。

  君无瑕小心翼翼地走了一步,重心有点不稳,稍微晃动了两下。常年卧榻导致他的双腿无力,大脑神经还没有想要控制它们的觉悟,几乎全是冷非鱼拽着他朝前机械地走着,他只觉得整个人踩在碎石路上,如同走在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找不着身体重心,整个人如不倒翁一般四下摇晃。

  才走了几步,两人的额头都冒出了汗。

  “鱼鱼,对不起,让你受累了。”君无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握着冷非鱼的小手却更紧了。

  “专心点。”冷非鱼头也没抬,慢慢将君无瑕朝前带着,“要想我不累,你就好好的,早点恢复双腿的力气,我就轻松了。”

  君无瑕咧嘴笑了笑,扶着冷非鱼的手慢慢朝前。

  “别看脚,看路。”冷非鱼拽着君无瑕腰侧的左手将他朝上提了提,因为他的脚没劲儿,他的重心几乎全压在她身上,而且重心下坠,带着君无瑕往下滑,冷非鱼几乎是半拉半拽地带着她,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是练过的,马步扎实,否则够呛。

  两人沿着碎石路走了几个来回,君无瑕终于找到了双腿的存在感,尽管还微微打晃,如初学走路的孩子般蹒跚,但大脑总算有了要去控制它的觉悟,卖力地朝前走去。

  “今天就到这里吧。”

  冷非鱼停了下来,从莫曹手里接过热毛巾擦了擦君无瑕额头上的汗水,将他搀扶到轮椅上。

  “上去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她冲莫曹仰了仰下颚,示意剩下的事交给他了。

  “鱼鱼?”

  “爸他们可能差不多要出来了,我去送送,”冷非鱼解释道,“你先上去,我很快就上来。”

  看着莫曹的背影,冷非鱼若有所思考地眨了眨眼。

  如果他真的有什么心思,这段时间似乎安静地有点过分。

  如果是她的错觉……

  不可能,她的第六感一向敏锐,这个人,绝对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