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不会收你为徒,你走吧。”方焰打断了沈星的话,听到沈星想放弃这一次争抢望月之徒的时候,抢了一步说出了沈星所言。

  他还是有着强者之威,如果被一个入门弟子拒绝不拜师,那他老脸往哪里放!

  “那弟子告退,请峰主原谅。”沈星低声道,既然对方先道了出声,那也无所谓。

  “修炼之路如果有什么要问的话你也可以过来找我。”方焰温声道。

  “呃……多谢前辈。”沈星万万没有想到传说中脾气火爆的望月峰峰主会是如此温和对待于他,他有点难以相信。

  “小子你还不情不愿似的啊?”方焰一怒看着沈星道。

  “弟子只是过于兴奋,一时失言。”沈星笑道,他看出这位方焰峰主应该不会为难自己,自己心里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若轩站在台上不知所以然,跳下了台,问道:“为什么沈星不可以入得望月门下?他可是比我还优秀!”

  “多嘴!”方焰怒瞪着若轩道。

  “前辈,沈星他可是非常适合你的道的,如果是因为我,我可以退出。”若轩也看着方焰毫不相让。

  “多嘴,你应该称方前辈为师傅了,我的道我会自己选择。”沈星也是瞪着若轩道。

  “呃……”若轩左右相看,最后他从沈星眼中看到了答案,沈星双眸清晰如珠,他知道沈星应该有自己的道。

  “小子,你以后可以搬到这里住了。”方焰满意地看着若轩笑道,他也想把沈星揽在自己门下,这下自己这一脉将可争艳于究南山了,可是这个沈星却在这之前入主孤峰……

  “是,前辈。”若轩欣喜道。

  方焰再次怒瞪着若轩,若轩连忙道:“师傅,我明天就搬过来,呵呵。”

  这时方焰才转身离去,而沈星也舒缓了一口气,刚才方焰站在他身边,就如汪洋之海压在他身上。

  “沈兄,你是否进入了哪个峰主门下?”若轩问着沈星,有一点不解,按理说这个望月峰自是最合适的选择。

  “算是吧,等时机一到你自会明白。”沈星笑道:“而且方前辈也说了,我也可以时常过来望月峰请教于他。”

  “那是最好了,过来一定找我过上两招。”若轩没有再追究此事,笑道。

  “那是自然,我先下山了。告辞!”说完沈星转身下山,他也想去看看阿牛与左相延情况如何,他们应该也是今日去拜师的。

  “告辞,记得常来!”若轩挥手道别。

  沈星轻步走下山去,而此时在一旁呆呆而立的两位青年才惊醒,今天他两人神经受到了多次冲击,到沈星离去才悠悠清醒。他们被这两位少年霸道的手段慑住了心神,之前被他们嘲笑的两位少年竟然是自己要仰望的存在!

  沈星不再刻意去遮掩实力,如今霸拳之意刚成,需要的也是一个霸道的理念,没有必要去憋屈着自己。他也没有去关注其他人,直接来到山峰之下,跳上了祥鹤,飞了回去,查探阿牛与左相延的战绩。

  探花湖边,祥鹤轻鸣,俯冲而下。沈星轻轻一跃,跳下鹤身,晚风猎猎,吹拂衣袖,飘逸优雅。

  此时院落之中,左相延持剑凝神,双手缓缓擦拭飞云长剑,长剑溢彩,倒映晚霞,一人一剑似是在对望共鸣。

  沈星走了近前,左相延方觉,笑着对沈星道:“沈兄精神饱满,霸气如虹,现在更显非凡英姿。此次归来,一定是收获颇丰吧,说说,你拜了哪个峰主为师?”

  “此行确是所获颇丰,但我没有拜师。”沈星望着孤峰那个方向,悠悠道来。

  “没有拜师?我觉得在那些仙峰之上大道万千,非常适合我们修炼,极易进入道境,而且有人指点迷津总比自己独自摸索好。”左相延有点诧异沈星不去拜师,以他一身之力,入主任何一峰都不是难事。

  “就算没有拜师,我修炼进度也不会慢下来的,此次前去我身遇奇境,在那里寻得最适合我的道,而且也算是拜师了吧。”沈星回想着孤峰,那种霸道凌厉的道指引之下,他几可看到了大道藏身之地。

  “那是哪里?”左相延有点好奇追问道。

  “孤峰!”沈星道出,语气庄严。

  “孤峰?”左相延想了想,道:“是那座光秃山体的那座孤峰吗?据我所知,那是一座真正的孤峰。究南山七十二峰之中只有那一座没有峰主坐镇,也没有弟子去参悟,而且那里平凡无奇,究竟是什么样的道让你选择了它呢。”

  “呵呵,以后你会知道的。”沈星没有点明,那里神秘诡异,应该是院中一秘。

  “那我便拭目以待着。”左相延也是一脸期待,他了解沈星,那里定是不凡。

  “对了,你拜入了哪一峰门下?”沈星问道。

  “青云峰,何云天峰主一把长剑舞青云,最是让我佩服神往。”左相延有脸敬佩道。

  之后他举剑豪情地道:“我在前些天参悟着斗转星移之秘,悟得一些奥秘,而且我也练得几个防身之秘,凭着血脉之力剑扫四方,终是获得了青云峰主青睐。”

  “世间风云莫测,我们得加快步伐,壮大己身,才能笑傲于天下,只有靠自己才能将厄难拒之身外。”沈星在孤峰神秘空间之中不单单是感受到悲壮,还感到一股无形杀机,弥漫整个天地,正渐渐苏醒,也许未来不久后真的有浩劫临身。

  “我有信心,脚踏日月星辰,剑破宇宙洪荒,身临九天之上,傲立千秋万世。”左相延一剑立地,双手倚剑柄,昂首望青天,这一刻他方显少年之王的风采。

  “嘿嘿哈哈,从此神牛入星锤,再也不怕小燕子。”一阵阴笑声从空上飘散而出。

  “神牛临尘红袖招,驾鹤出行绣球抛……”人生得意需尽欢,可这厮得意之时语滔滔。

  阿牛跳下祥鹤,得意地摆弄身姿。

  “我操,你个牛妖!”左相延一拳打了过去,他实在受不了那猥琐的家伙。

  “蠢牛荡起小蛮腰,究南山上秀风骚;相延扬起小沙包,探花湖边操牛妖。壮哉。”沈星在后面邪邪笑着。

  “你丫的。”

  “你大爷的。”

  沈星一语惊人,阿牛狂了,左相延暴走了,之后,三人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