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除了你那天下无敌的爹还有谁有着能耐?”一声讥嘲却是花亦飞悠悠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叶明珠一怔,讷讷地道:“你胡说!爹怎么可能出手伤哥哥呢?”

  “他没有伤他,只不过不顾他的死活而已!”陪燕归来赶来龙吟山庄的慕娉婷见得此景,心里直冒寒气,狠狠的瞪着雄霸天,略带怨怼地道。

  叶明珠闻言不置信地转望雄霸天道:“真的是你么?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亏欠他么?那为何还要伤他?”

  雄霸天旧恨未消又添新仇,如今花亦飞一句话就轻易的挑拨了他们父女关系,盛怒之下,厉喝一声,道:“花亦飞!”一拂袖便将花亦飞卷了出去,重重的摔在青石板上。慕娉婷已经惊呼着奔了过去将她扶了起来。

  “亦飞…”沈洛天重伤在身,在苍松的搀扶下,此刻方才赶了过来,见此喉头一腥,又吐出血来。

  叶明珠瞧得,娇躯巨震,踉踉跄跄地奔了过去,嘶声痛哭道:“你…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沈洛天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我没事!”

  叶明珠瞧着他苍白的脸上,冷汗粒粒迸溅,痛哭道:“还说没事,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强忍着!“

  沈洛天摇头道:“孩子呢?“

  叶明珠泪流道:“已送入密室!”

  沈洛天微微点头,转眼朝花亦飞瞧去,见她面色惨白,嘴角仍倔强的勾起一抹冷笑,心中一阵阵的刺痛几乎将他折磨的昏了过去。

  叶明珠扶住他,随着他的目光朝花亦飞瞧去,颤声道:“她怎么了?怎么这么疯狂?”

  沈洛天惨然道:“我失手打掉了她的孩子……”语带苦涩,那毕竟也是他的孩子。

  叶明珠已不觉倒退半步,失声道:“这…她的孩子不是在姑苏早已被曲流觞设计流掉了么?”

  苍松面色也不禁变了,失声道:“这么说她怀孕之事并非曲流觞捏造的,她真怀了你的孩子?”

  沈洛天微微一笑,苦涩的令人不忍相看。

  “啊….”燕归来终于呻吟出声。沈洛天喜道:“燕兄醒过来了!”

  叶明珠与苍松将沈洛天见他岔开话题,知他必有难言之隐,心中虽是担忧却也强求不得,便也不再提及此事,扶着他朝燕归来走去。

  慕娉婷瞧他那副模样,心痛难忍,欲飞奔过去却又能丢下花亦飞,唯有强忍心痛,将花亦飞扶至燕归来身边方才强然一笑,轻声道:“你…你不会去陪阎王喝酒吧!”

  沈洛天微微一笑道:“阎王的酒阴气太重,我可吃不消!”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却尽是酸楚。

  燕归来身子一阵痉挛,半晌,双目终于张开一条缝,暗淡目光微微的滑动着。

  雄霸天轻唤道:“归来!归来!你醒醒!”这一代枭雄能主宰武林江湖的命运,却主宰不了亲生儿子的命。瞧着燕归来挣扎在生死边缘,却无计可施,再不复平日的凌人盛气,奕奕神采。

  燕归来微弱的眸光最后停在花亦飞的脸上,强吸一口气道:“亦儿!好好活下去!”

  花亦飞没有任何反应,只定定的望向他,半晌,方才淡淡地说了句:“好好活下去?你觉得这是我能作主的么?”

  她的目光自众人的面上一一滑过,最后定在沈洛天的脸上,冷笑道:“他们铁了心不让我好过,怕是不死不休了吧!”

  沈洛天在这一眼一言的冲击下,几乎站立不稳,喉头一甜,有血溢出嘴唇,痴痴的瞧着她却无言辩驳。爱不就是令她痛不欲生的根源么?伤她最深的便是自己,可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无法遏止了,爱便爱了,又怎收的了手?若能收放自如那便不是爱了。

  燕归来目光直直的望着她,用尽气力,尽量保持语声不打颤,道:“回到圣尊身边去,等这一切结束,他卸下重担,自会全心全意待你!”后面一句话却是对着沈洛天说的。

  “回到他身边?哼…”她凄然冷笑:“他已在阴曹地府,你要我去陪他么?”

  燕归来失声道:“你说什么?”

  花亦飞咬牙冷声道:“他弃我而去,你也要抛下我,却还要我好好活着,笑话!你凭什么!”

  “花亦飞!”此言出口,却引来一声暴喝。花亦飞冷冷的瞥了雄霸天一眼,却不理。而在场的众人皆已呆住。

  花亦飞缓缓转首,目光定在沈洛天的身上,恨声道:“都是你!杀了我的孩子又害死我师父!”她深吸一口气,压下胸中怒火,转望燕归来道:“你还指望着他好好待我?”

  沈洛天此刻方才明白花亦飞为何会绝望至此,而他自己一颗心也不由颤抖起来,却始终想不出来圣尊为何会猝然死去,为何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见过自己之后就死了呢?

  他突然想起在他临走时圣尊那奇怪的神情却始终揣摩不透他为何会如此。而花亦飞为何又当着雄霸天的面将此事说出来呢?是诱敌入彀,还是事实如此,她已不愿再理江湖事,是以才毫无顾忌的道出实言呢?

  雄霸天的头低垂着,瞧不清他的神色,心中所思所想想必和沈洛天相差无几吧!

  燕归来突然咳嗽起来,嘴角已沁出暗红的血来。雄霸天疾呼道:“归来!归来!”

  燕归来挣扎着颤声道:“亦儿,无论是圣尊还是沈兄,不管给带给你怎样的伤害,他们的初衷都是想你好,不要负气,前半生你都是在为别人而活,后半生为自己活一次,也算是为了我,好么?”

  花亦飞别过头去不去看他,也不说话,他气息渐弱,急促的喘息道:“亦儿….答应我!”

  众人都将目光聚集在她身上,唯原她的承诺能安抚那颗将要熄跳的心。

  叶明珠已忍不住抓住她的胳膊,痛哭道:“求求你!求求你!答应他吧!他如此待你,你怎么舍得……”

  慕娉婷见燕归来生命垂危,亦是急道:“亦飞姐姐,我们都想你过的好!”

  花亦飞惨然一笑道:“世事无常,生死难料,不是万事都能遂心!”

  燕归来微怔,缓缓将目光移至雄霸天的脸上,颤声道:“你可以答应我,不伤她么?”

  雄霸天冷哼一声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就凭她伤你我就不可能放过她,更何况诗诗也是死在她手上,本座又岂能饶了她!”言及此处,面上泛起一丝残酷的笑意望向沈洛天道:“再说她杀了那么多武林人士甚至连沈庄主的好兄弟扬子龙也没放过,就算我放过他沈庄主只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叶明珠闻言,如遭雷击,顿时呆了,失声道:“扬大哥..他…他…”她目光四转见众人俱是面色黯然,知是实情,不嘶声禁悲呼道:“你们…你们竟然都瞒着我…”他反手抓住沈洛天拼命的摇晃,哭泣道:“你…你为何要瞒着我?你昨晚犹豫着不去找她就是因为这个是么?她杀了扬大哥,你不知如何面对她是不是?”

  沈洛天急促的喘息着,却说不出话来,只是暗红的血液复又自伤口溢了出来。

  苍松忙喝止道:“明珠!莫要晃他!”

  叶明珠微微怔住,这才瞧见他伤口涌出的血液,自责之下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悲哭道:“对不起!你是怕我担心才不告诉我的,你一定比我还难受,情义两难全,你一直沉浸在痛苦挣扎之中,却还要顾忌我的感受,而我还冤枉你,是我不好,我真该死!”

  沈洛天长长吸了口气道:“不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