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痛,这个还在明筱白的痛阈之下,头痛,为什么还会有心痛的感觉。

  “格格,您醒了,快去传太医,格格醒了。”

  一阵脚步声后偌大的房间又重归寂静,一个宫女忙着端热水,一个忙着多掌几盏灯。不一会儿脚步声从各个方向汇聚而来,这里,便是筱白格格的寝宫——筱白宫。

  门被重重的推开,一袭明晃晃的黄袍,大步走向床榻,看到床上那双虽没有往日那般精灵古怪,但至少生机明显的眼睛,一声轻叹,缓缓坐在床边。

  “白儿,感觉怎样?”黄袍的主人无声的威严蔓延,周遭一片跪地的声音,却不见太医的身影,“太医呢?都睡死了吗?”

  秋风瑟瑟,梁太医提着药箱一路急跑,平日里疏于锻炼而微微发胖的身体明显已经到了极限,只能强撑着,口中的喘息声渐渐粗重,额上的汗珠已经擦拭了好几次,但依然争先恐后的涌现。

  “臣在。”刚进门就听见皇上饱含怒气的质问,来不及换气,梁太医扑通一声跪地见驾,身体不自主的打颤。

  明筱白睁开眼睛,光线暗淡,然后就是有人去请太医的声音,听到这里反而放下心来,总算没死,赌对了。

  当一袭黄袍出现在眼前,她放松的心又揪了起来,穿到了皇宫里?她是妃子吗?眼前这位是谁呢?看发型应该是清朝,但年龄,保守估计也有五十岁,看来她的命运并不怎么好,难道要见一堆阿哥叫自己“额娘”吗?

  “白儿?怎么格格的眼神如此无神呢?梁太医,这是怎么回事?”明筱白的眼神迷惑,还带着些空洞,聚焦的也很慢。

  梁太医急忙上前盯着蔄青梦的眼仔细观察,周围的宫女太监脸上也满布愁云。

  在梁太医诊治的时候,又有几波人陆续来到筱白宫,看到皇上在,先是一愣,住的进来的晚可不是什么好事,几个妃子、阿哥连忙请安。

  皇上略一回头,让她们起身,就不再理会。

  “回皇上,格格的脑子无碍,可能是惊吓过度所致。格格乃是落水才昏迷至今,当日虽救治及时,但格格尚年幼,又是女子,身子单薄,还需调养一段时日。”梁太医眉头紧皱,嘴唇紧闭,一副焦急面容,不像是对明筱白的病情乐观的模样。

  “梁太医,知无不言是为臣之责,如若不然。”皇上的话锋一转,似乎要杀人的心思。

  梁成吓得直磕头,一个比一个响,身后的嫔妃、格格、阿哥们面色各异,基本愁眉不展,但也有几个躲着皇上的目光幸灾乐祸的。

  “只是,只是格格貌似有些失忆,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说完梁成就匍匐在地,不敢起来了。

  这幅场景完全是明筱白趁众人进来混乱的那会儿问了梁成一个问题,“这里是哪儿?这些人都是谁?”

  她实在是迫切的想知道此时是哪个皇帝在位,自己又是什么身份,可在场的这些人要么身份太高不敢问,问了要出事,要么身份太低,离着她好几米的距离,见到有个凑上来的哪能放过呢。

  此刻筱白宫静如子夜,个人有个人的心思,明筱白有些不撑,干脆一头歪去,假装昏迷,众人各自想去吧。

  再次醒来时已是白天,犹豫屋内光线充足,她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这平日里只能在外围看看的皇宫。

  果然气派、精细,连角落里都是雕龙坠凤,油漆也是光滑细腻,颜色没有想象中那般暗淡,明亮大方,颇有些闺阁的感觉。

  “太奢侈了,啧啧。”

  “格格,您说什么?”顺口发出一声感叹,旁边侍候的宫女立刻有所反应,当真是训练有素。

  赶忙干笑两声混过去,“我头有些痛,脑子有些不清楚,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呢?”

  “太医说了,格格可能是脑部有些瘀血还没消,影响了记忆。不过没关系,皇上说了,让我们给您讲讲以前的事。”小丫头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性子也算活泼,初步感觉,很对明筱白的胃口。

  看来昨晚装死的举动非常明智,明筱白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大大的鼓励加小小的自恋,既然送上门了,那不问白不问了。

  “那你叫什么呢?”

  小丫头明显一愣,看来筱白格格失忆的还真彻底,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说话还跟认识了很久似的,虽说心里有些犯嘀咕,但嘴上她倒是没耽搁,一溜儿把明筱白刚刚接管的这副身体的及周围的人际关系简单介绍了一下。

  经过压缩后,明筱白总结了自己现在的情况,身边三个宫女、两个太监,是蒙古大汗的小女儿,父亲与康熙定下约定,要在大清皇子或贵胄中挑选年轻俊杰联姻,十年前秋猎,见到五岁的小公主十分可人,便跟蒙古大汗商议将她接到自己身边抚养,待到成年后选人指婚。

  听说这任蒙古大汗与康熙私交甚好,常以兄弟相称,对小公主也倍感疼爱,视作女儿般,不仅封了筱白格格,与众位格格各项待遇都相同,私下里还时常打赏,后来干脆赐了一座筱白宫,放眼后、宫,能有如此待遇的也是不多。

  也许是从小在宫中长大,筱白格格对康熙也尊称一声“皇阿玛”,与众位格格、阿哥的关系也甚好,当然,最为爆炸的消息莫过于——她被接来后一直放在德妃那里抚养。

  这不就是说自己跟四爷的关系还不错喽,但愿跟八爷的关系没有太僵,否则她撞死的心都有了。此刻,明筱白脑子里的四爷和八爷还是步步惊心里的性格,她忽略了电视与历史的差异性。

  可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她的名字跟这个筱白格格的如此相同,难道父母起名时盗用了这位格格的名号不成。不过也是方便,别人叫你不至于反应不过来出破绽。

  当天下午,德妃便是来看了她,虽然德妃已是将人情世故练成了精的主,可明筱白用她那刚刚及格的心眼儿打量了一下,德妃对她还是不错的,对她的关心也是打心坎里透出来的。

  呼~~

  明筱白稍稍出口气,对她这种在现代都不算淑女的人来说,回到清朝装淑女简直是天大的挑战,特别是这挑战如果失败,小命就玩完的情况下,她也不得不收起自由散漫的性子,认认真真的演一出“格格拜见娘娘”的戏。

  “间儿,有茶吗?”不用人教,明筱白俨然一副格格样子,半倚在窗栏上,抚着绸缎被子,闻着熏香,比电视上的格格们更有谱。

  “格格,你的茶。”间儿跟文红差不多大,身子纤弱,身高大约一米六,体重最多也就九十斤,这还是掺了水的。

  “谢谢”明筱白条件反射的一句,里面虽然没有太多感情色彩,但从一屋子人发愣来看,大家心里想的恐怕都是——格格脑子真是进水了。

  间儿愣愣的看着明筱白,一时竟无语凝噎,手还悬在身前没来得及收回。

  一声爽朗的笑声从门外传来,从脚步声判断,该是朝着寝室来的,来的应该是比较亲近的人才是,否则按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不敢逾矩才对。

  望向门口处,颀长的身影,一袭藏青色长袍,五官不算精致,给让一种沉稳的感觉,但脸上的表情此刻却是晴朗无云。

  “白儿怎么这一落水变得如此知书达理了,这可不像大名鼎鼎的筱白格格啊。”好听的男中音,贵族气质十足的范儿,随意的往那里一站便散发着尊贵气质。

  “来来来,我来看看这出水芙蓉现在什么样子。”话还未完就看见一袭黑袍的人闪了进来,声音朗朗,笑容竟然如明筱白现代的朋友那样真。

  明筱白心里大致有了底,这大概就是雍正和十三阿哥了。见到文红她们行礼,也确定了这两人的身份,想筱白格格自小在德妃身边长大,与胤禛的关系该是不错,看他的语气与样子也很亲切,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如果跟未来的雍正皇帝关系差,那将来被改名字事小,万一被挫骨扬灰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去?

  “见过四哥、十三哥。”在床上装模做样的做了个福,眼看着四阿哥和十三阿哥两人当场石化,胤禛倒还好,立刻就笑了,十三就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眼里满是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