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帮我?你有什么能力帮我?还有,我凭什么信你?”图鲁博罗特问道。“第一,我出入将军府如入无人之境,这就是我的能力;第二,如果我要害你,你已经没有办法说话了。”伊贺狂傲地笑着说道。“放肆!……”图鲁博罗特身后的两名侍卫抽刀攻向伊贺,伊贺轻蔑了笑了一下,待两把刀刺向自己胸膛之时,手一拨,两把宝刀顿时被钉在墙上。接着伊贺左掌一推,两名侍卫都被推得向图鲁博罗特飞去。

  “喝……”图鲁博罗特运足内劲,一把接住了两名侍卫,对伊贺说道;“你帮我?你怎么帮我?你帮我些什么?你为什么要帮我?”图鲁博罗特一口气问了伊贺几个问题。“所谓的帮你,也只是一笔交易。我可以帮你征战沙场,打江山。前提是你帮我翦除中原武林人士,推我为武林盟主。”伊贺坦言。“你怎么能够证明你的能力?如果说只是论武功,行军打仗是不需要莽夫的。”图鲁博罗特说道。“听说高昌古城因为阿尔苏博罗特王子的兵败,而被人占山为王,守军五千多人。如果我能帮你收复古城,那你是否就能答应我们的交易?”“就你一人?”图鲁博罗特惊讶地问道。“不,我还有一群弟兄,大概百多人。”“哈哈……”图鲁博罗特仰天大笑,不知道他的笑是带着轻蔑,还是带着欣喜。“如果你区区百多人收复高昌古城,我答应你的请求!”“好,一言为定!……”说罢,伊贺一溜烟离去了。

  “图鲁博罗特王子,此人如此骄横,为何不将他斩草除根?”图鲁博罗特王子的两名侍卫说道。“如今四弟刚遭逢不测,此时正是用人之际。若此人真是良材,不为我用,必为他人所用,岂不可惜!”图鲁博罗特说道。“但是对此人底细一无所知,要严加防范。”“嗯,此时交由你们去办……”图鲁博罗特吩咐两名侍卫调查伊贺的底细。

  第二天,依旧是那个时辰,依旧是军议大厅之中。

  两道黑影从天而降,显现在图鲁博罗特眼前,两人正是伊贺和藤武。只见伊贺把手中的一个袋子抛向图鲁博罗特,一个圆咕噜的首级顿时在地方翻滚着。图鲁博罗特见那首级正是高昌古城贼首的首级,喜出望外对伊贺说道:“很好!我答应你的请求!哈哈……”图鲁博罗特大笑不止,是对伊贺的才能感到欣喜。“由于四弟的兵败,导致数万大军群龙无首,四散而去。如今还要纠集残部。还有,那些残部有的还自立门户,占山为王,如今还有两座城池要收复……”图鲁博罗特啰嗦了很多。“好,我帮你收复城池,你纠集残部。”“大丈夫快人快语!……”图鲁博罗特赞扬伊贺道:“我且借你三千兵马,祝你马到功成!……”“不必了。”伊贺打断图鲁博罗特的话,“我用自己的百余名兄弟即可。”说罢,伊贺又瞬身不见人影了。

  “图鲁博罗特王子……”图鲁博罗特身旁的侍卫欲言又止。“怎么了?刚刚就见你的神情有异……”图鲁博罗特对侍卫说道。“经过属下昨日查探,得知此人乃是东瀛忍者……”图鲁博罗特听后稍稍一愣,然后说道:“这人是个人才……”“只是……”侍卫打算继续说话,却被图鲁博罗特打断:“我自有分寸。”

  星夜,阳关内一片寂静。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地在阳关城别府内游荡。

  “爹……”东方烈阳听到门外忽然有声音,立刻窜出门去。只见在阳关城别府内游荡的人影正是东方烨。东方烈阳见到东方烨,心中一阵快慰,激动得一时之间无法言语。“爹,孩儿今日前来,是希望爹能带领中原武林人士离开西域。”“噢?”东方烈阳感到奇怪,接着东方烨说道:“原本武林即将太平,不料伊贺挑拨离间,让血煞教和中原武林无法和谈。如今几乎除了爹和南宫庄主,北堂堂主为首的人以外,其余武林宵小几乎都是非不分,视我,和血煞教为眼中钉。如今我要连同血煞教剪除伊贺等东瀛忍者。若他们依旧在西域,则会阻挠到我们的行动……”东方烨有条不紊地向东方烈阳讲述道。“唔……”东方烈阳听罢,同意东方烨的观点。但是转瞬之间,东方烈阳皱眉道:“那让你一个人留在西域对抗东瀛忍者,为父很不放心啊!……”“放心吧,爹……他武功很高。”东方烨说道“爹”的时候,顿了一顿。“……”东方烈阳也是顿了一顿,点点头。“唔,此地不宜久留,我是时候要离开了。”东方烨说道。“啊……”东方烈阳依依不舍,接着挥了挥手,说道:“呃,烨儿一路小心……”

  东方烨方才离去,又一道身影向东方烈阳走来。东方烈阳定睛一看,正是南宫牧野。“南宫庄主,何以深夜至此尚未休眠?”“刚才见一身影鬼祟飘忽,故而追寻至此。”“刚才的人是烨儿……”接下来,东方烈阳讲述了东方烨来此的意图。南宫牧野听罢,点头表示赞同

  次日,北堂流星向一众武林同道请辞。阳关战乱已平,阳关守将已经被撤换,城中也已经得到朝廷的支援,他们流星堂弟子也是时候要回大漠了。东方烈阳等人送走北堂流星后,东方烈阳和南宫牧野打算让武林同道们返回中原。此言一出,一些胆小怕事之人默无声息,一些头脑发昏的武林人士却大吼大叫:“东方堡主身为中原武林联盟盟主,何以如此昏庸!?血煞教仍在西域作恶,东方烨那厮狗贼与之同流合污,东方堡主切莫感情用事,应当大义灭亲!”那些头脑发昏的武林人士一言,激得东方烈阳面如重枣。但是为避免再起纷争,东方烈阳是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南宫牧野早知会有此况,所以也帮忙说话:“当日和谈一事,明显就是东瀛忍者们的挑拨,何以尔等如此冥顽不灵!再者,古清仞之言,当今朝廷蝇营狗苟,吾等行走江湖,以侠义居之,不就是为了行侠仗义,为求国泰民安吗?”紧接着,南宫牧野对东方烈阳说道:“东方堡主,我们启程回中原吧!……”“嗯!……”中原武林联盟最大的两队人马:东方堡和牧野山庄撤离西域,有些虽然气愤血煞教和东方烨的武林人士,但是离乡别井多日,贪生怕死,也跟随他们离去。至于那些头脑发昏的武林人士,徒留在西域也只是势单力弱,被迫回中原去了。

  “烨儿,江湖的平静,看你的了……”东方烈阳临走之前,遥望北方,心中无限思念。

  “东方兄!……”正在大漠中赶赴与古清仞等人会合的东方烨被人叫住了。东方烨回头一看,正是唐枫,丁晨,史灵茵三人。“唐兄?!你们怎么没有会中原?!”东方烨见到唐枫等人甚是惊讶。“东方兄真不够义气!竟然想撇下我们独自面对前方的困难!”唐枫佯怒道。“前路凶险万分,唐兄等人还是打道回府吧,不必趟这趟浑水……”东方烨劝说道。“我们都视你为兄弟,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东方烨拗不过唐枫,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就一起上路了。

  东方烨等人和古清仞会合之后,见到古清仞和破浪等血煞教弟子正在重建血煞教。古清仞见东方烨表情轻松地回来,心中十分欣慰。东方烨背后的唐枫三人见到古清仞后,心中无名火起,但是想到是东方烨的生父,也不好发作。“爹,我已经劝说武林联盟的人成功,他们都已经回中原了。”“唔……”古清仞点点头,思忖:伊贺等东瀛忍者是血煞教养虎为患,的确不应该连累中原武林等人。至少现在只需勇往直前,面对伊贺等东瀛忍者就行,已经没有中原武林联盟的后顾之忧了。

  “烨儿,婉儿现在一个人在四处追寻东瀛忍者的消息,既然你已经回来了,就去支援一下吧……”古清仞吩咐道。“嗯……”东方烨点点头。“东方兄,我们陪你一起去。”唐枫说道。他并不想和古清仞等人呆在一起。“呃,走吧……”接着东方烨四人便往北上了。古清仞愧疚地眼神看了看唐枫等人,接着转过头,继续指挥弟子们重建血煞教。

  交河古城内,祝婉儿正苦思着如何追寻东瀛忍者们的下落:如今西域内皆是血煞教的势力范围,纵使伊贺武功大进,双拳难敌四手。看来东瀛忍者们要生存,必然会依赖蒙古大军……祝婉儿正在一间茶档中饮茶,思考着蒙古大军军营位于何处,好确查自己所想是否有误。然而正在此时,城中的军士们都紧急地往城中心奔去,他们紧张的神情告诉了祝婉儿并非小事。“城中心正是元帅府所在地,莫非交河古城的元帅受刺杀?”祝婉儿脑海中思绪着,运起轻功追着那些军士们往元帅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