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七侠镇,同福客栈,后院。“这招是这样,不是那样!”天云眼望小贝,舞了一下英雄剑,闪电般往前一刺,小贝似模似样的用力往前刺了一次,只是还是小女孩的她没什么内功基础,领悟性也不高,握剑一刺还是歪歪扭扭的。凌空叹了口气,虽说已经答应了就应该做到,但莫小贝天资的确不怎么样,要在几天内教会她这套剑法几乎是不可能完全的任务。‘怎么办?’“项哥哥,我果然是……不行吗?”叹息的天云忽略了旁边小贝的感受,等天云看过去的时候,小贝已经是噘着小嘴,眼眶通红了。项天云并没有去虚假的安慰她什么,练武上面资质不好就是不好,这是天生的,没有办法的事情,他能说的只是:“先不要放弃,这两天得到断浪消息之前我会尽量教会你……实在不行,我还有手段可以让你瞬间学会这套剑法!”莫小贝擦了擦眼角的泪,闷闷的点了点头,“哦。”气氛有些僵硬,天云正要再说什么,外间就传来某寡妇自来熟腔调,“小贝,小云,吃饭喽!”“坷!”天云银牙一咬,虽然知道这个湘玉掌柜的性格,但没想到这才不到一天,小云的称呼就叫上了,完全把自己当成长辈了,自己明明实际年龄比她还大的……深吸了口气,天云压下怒气,尽量平静对小贝道:“走吧,先去吃饭吧。”听着天云明显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小贝一个激凛,小跑着往自家嫂子跑去,凌空在背后平复了一下心情,跟了上去。大厅饭桌上。自从稍稍熟悉凌空的性格,诸人都不是那么拘束了,佟湘玉夹了一筷子鸡肉给凌空碗里,“小云呀,多吃点~”“喀!”天云差点把牙齿咬碎,平日里的淡然不知去了哪里,他一字一句的道:“能,不,能,不,要,叫,我,小……云!”湘玉一歪头,疑惑道:“你不是小云吗?”天云这辈子还没这样用小开头叫过,上辈子更没有,这时候更多的是羞愤了,“所以说!我不是小云!你可以叫我项兄弟,项小虾,项大虾,天云,甚至可以是小项,为什么是小云?”佟湘玉抬手摸着左侧脸,作出温柔状,“小云不是小云吗?”天云彻底无语,和她是说不通了,埋头吃饭。其实他心中也隐隐有些喜欢这样的温馨叫法,羞在愤之前。“掌柜的,你这样好好笑哦~”郭芙蓉被这样子的湘玉抖得趴在桌上直笑,旁边的秀才胳膊碰了碰她,芙蓉抬头,正好看见湘玉正狠狠瞪着她,小郭连忙憋住嘴,双颊通红。其余正嘻笑的众人也各自正襟危坐,白展堂嘀咕了句:“明明是老女……”老白自以为声音很低,却不知道湘玉是这点上开了金手指的传说级人物,还没等老白说完,湘玉就用一个馒头狠狠的塞进他的嘴里,一脸愤怒。见了好似要大战的一幕,众人连忙装作我不认识他,秀才和小郭腻味起来,李厨师给小贝夹菜,大嘴里吐出肉麻的关心话语,无双一身捕快衣,东张西望,想要借‘放着我来’抽身,可惜因为那场骚乱,周围完全没有顾客。佟湘玉愤怒的盯了展堂一会,又指了他一会,说了句老白,随后红了眼睛,哒哒哒的上楼嚎哭去了,白展堂尴尬的对众人笑了笑,一顿后猛地站起身追了上去,“湘玉……湘玉!”天云再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这时候的他比起刺客更像邻家小男孩。这么一闹,其他人都胃口不妙起来,这顿饭就在有些搞笑有些压抑的奇妙的气氛下结束了,众人一个个散了去,天云也自带着小贝继续练武去了。三日时间一闪而逝,搞笑温馨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这天,得到了断浪确切消息的天云终于要离开这座客栈了。“你们确认吗?”大堂里,天云淡淡的对着身前十数头领人物问道。鼠脸男子因是唯一和凌空说过多话的人,所以例外的在其中,他站出位置,霍然上前恭敬的开口道:“是的,公子,已经确认过了,断浪不知为何功力大增,在帝释天失踪的情形下更是一举夺得了天门。如今断浪正率领天门威逼武林各门派归顺,不服者杀无赦,这几日江湖上已经是血流成河了!”天云点头淡淡的道:“恩,你们做的不错,正好用来交换你们性命,你们走吧!……那几百人也不用死了,都回去吧!”“对谢公子(少侠)!”十数人狂喜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只有鼠脸男子欲言又止的留了下来,凌空淡然的撇了他一眼,“你为何还不走?”“我……我欲投公子麾下,如今江湖上血雨腥风,像我这样的人不知何时就会性命不保,虽不知公子到底多大本事,寻那魔头断浪又何事,但我相信公子既然敢寻他,定然也是不怕他的!……我愿追随公子一生一世!”鼠脸男子话越说越顺溜,说到后面更是跪在了天云面前,他一个丑脸壮丁跪一孩子面前,这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和谐。“你倒是挺聪明。”天云沉默一下后回绝了他,“……可惜我不需要!”鼠脸男子急了,连连磕头:“公子,公子……发发慈悲吧!”天云也不理他,径直站起身上楼准备离开,哪知那鼠脸男子见此不但不失落,也不走,平日胆小软弱的他此刻异常坚定:“公子不答应,我就长跪再次,再也不起身!”刚走到楼梯半截,听了此言,天云扶着旁边木质扶手,飘动的白衣一顿,转头眼露杀气道:“你就不怕我嫌烦杀了你?”鼠脸男子一窒,瞳孔几经收缩,终究还是坚定道:“我坚信公子并非嗜杀之人!”“我不是嗜杀之人?……你之前没看见我杀人么?你知道我手上有多少人命么?……算了,你就在这里慢慢跪吧!”天云冷笑一声,继续转头上楼,只留给对方一个潇洒的白色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