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阵法师
作者: 天子无为
字体: 特大
颜色:          

  眼前的画面再次变化,雷宇脸上终于露出笑容。面前的景色已恢复了正常,他现在正处在一片不大的空间里,四周空荡荡唯有正中间放着一个石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雷宇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约莫着一百多平米的样子,光线昏暗,唯有中间那石台上散发出微弱的白光!

  “这里应该就是塔顶了吧!”

  细心观察一番后,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雷宇便向着中间案台走去。忽然,他脸色一喜,目光死死的盯着石台上的小字:血狱重生,此牌为证。

  雷宇看了看躺在一旁的玉牌,发现它的质料与那些士兵所携带的一样,但是这种玉牌要大上不少。他小心拿起来仔细一看,玉牌正面刻着血狱二字,为大篆字体,古朴沧桑透出一股凝重的气息!背面确实刻着一种兽图,他没有见过,尤其是那对獠牙,狰狞恐怖,其兽态栩栩如生。

  “感觉这玉牌有着很悠久的历史!”

  而雷宇不知道的是这重生之塔本就是逆天之举,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而重生之塔却是将人改命,本就是违背了天意。当初建造的金之一脉祖师就考虑到了这点,此玉牌一共九九八十一块,也就是说可以为八十一人改命,一旦石牌全部拿走,重生之塔将自然毁灭!

  天命不可违,任何事情都讲究一个限度,九九八十一便是当时金脉祖师的极限!过之则会有伤天合,自己就算死去了,天罚也会算到后人或者门人身上!

  天命、地格、人运,三者间有着一种奇妙的联系,据说奇门遁甲下篇有些相信的记录!

  雷宇手握玉牌,心中一阵激动!

  “雪儿,我回来了!”

  当~!

  一道传送阵出现,雷宇嘴角一笑,快步踏入!

  这一日血狱城大惊!自雷宇进入长达十天之后,雷宇再次出现!这意味着这名消瘦的少年闯塔成功。正在午睡的狱长听到这个消息当即从床上跳了起来,连衣服都没穿就跑到城墙上,只远远的看到雷宇离去的背影。

  “奇迹啊!”一声轻叹从他嘴里传出!身后的一群士兵还有师爷都愣愣的点头,自血狱建立以来,雷宇是第九位通过之人,也是这百年内第一人。

  “有人闯过了重生之塔!”城内响起了巨大的骚动,许多囚徒都跑到重生之塔前,只见顶端那巨大的宝石散发着红色的光芒,耀眼而诡异!

  “这是真的!”一位枯瘦如柴的老者颤微着说道,神色激动!

  “张老头,这塔顶的红色光...”身旁一位年轻的壮汉客气的问道。这位老头在血狱算是元老级人物,当年也是一无恶不作之徒,当然本事实力也极强。后来被抓进血狱,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

  “有人通过了重生之塔。”他说不出的激动,八十年前他刚进入时候就亲眼见过当是一位年轻人通过这重生之塔,当时年轻气盛的自己也差点就进去,还好被一位老者拦住!时过八十年,这塔顶终于再次亮起!

  听到张老头所说,壮汉心中一动!

  “老子也去闯一闯!”就在他要进入的时候,一只枯树般的手臂将他拉住,“上一次闯过之人在八十年前,而在这两次之间死去了整整一千零八人。”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老人浑然一震!这番话于八十年前的那一天,那位老人所说的一模一样!

  “天意啊!”老人仰天长啸!

  湖心岛,码头处,雷宇拿出玉牌,顺利搭上乘船。四周一片迷糊,这也是天水湖的天然景象!这个时候要是没有经验的船夫必定会迷路,所以说要是有人越狱,偷到了船也不一定能逃得出去。

  血狱城城主府是血狱城中最高的建筑,平时这里只能三个人进入,一位城主还有就是那两位侍从!而今日却多了一位红袍老者,此时一脸的笑容。

  “火老,话说你这位徒弟天赋确实不错啊!”独孤城主笑道。他是当世极少数的几个与阵法门保持良好关系的势力!并非是其他势力不屑,恰恰相反的是,阵法门不愿意与过多的势力接触!

  火老点点头,笑道:“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的!”

  独孤败天摇了摇头,龙星的事情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只有阵法门内部几人知晓,毕竟是家丑火老也不可能到处说。

  ...

  混沌初开,始分天地。九重天下,洲分四五。一曰:龙吟青洲,二曰:虎啸白洲,三曰:凤鸣红洲,四曰:黑水玄洲,五乃玄黄神洲。

  此五洲者,皆养神人。

  然其五洲之间,皆有残山断壁阻隔,山中妖灵异兽不胜其繁,亦或者瀚海巨壑,海兽强大恐怖,是故往来极其艰难,行人多有丧于此间者。

  玄黄神洲,位居中央,统领四洲,洲人至朴,修大地之力。

  中坤帝国正是处在玄黄神洲最富饶的土地上,而这里离天雷城相隔甚远!雷宇没有火老那般有飞龙代步,只能去帝国购买普通的代步工具。

  而远在龙吟青州的东震帝国天雷城,雷族内府,雷雪儿呆呆的坐在房间内,双目微红!

  “小姐!”一位丫鬟小声唤道,但面前的女孩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依旧对着手腕上那紫金手链发呆。

  “家主!”忽然,小丫鬟转过身对着来人喊道。

  雷傲摆了摆手,小丫鬟微微鞠躬后快步离开!

  看到女儿的样子,雷傲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苦涩!雷宇失踪近两年,生死不明,当初还能瞒上一两天。但是,纸包不住火,消息最终还是传到了雪儿的耳朵里。

  回想到当日雪儿伤心的样子...

  “宇儿...”雷傲心中也是一阵后悔,当初要是态度坚硬,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雪儿...”

  “让我静一静!”雪儿声音冷漠。

  雷傲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雷宇哥哥!”雷雪儿轻喊道,两道泪水不自禁流出,长久的思念一直压抑着,她一直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