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思雨带着赵毅来到一处偏殿,只见偏殿中间的地面镌刻着一个线条复杂纷繁的图案,殿内坐着一个修士,看见有人进来,那修士赶紧起身迎了上来。思雨对赵毅说道:“小毅哥哥,这位是大师伯门下的五师兄呢。”

  赵毅知道,大师伯朱一凡门下有五个弟子,说是五师兄,便是大师伯的门下的小徒弟了,赵毅赶紧见礼。思雨又对五师兄说道:“五师兄,这个就是七师叔刚收的徒弟,赵毅呢。”

  那五师兄回了一礼,说道:“原来你就是赵毅师弟啊,今日得见,果然不凡。你的事,师傅也跟我们说了,我们师兄弟可都佩服的紧呢。”

  赵毅看五师兄的眼神,不矫不饰清澈纯正,说的“佩服”确实是发自肺腑,当下连道“不敢。”

  又说了几句,思雨便拉着赵毅走到偏殿的中间的图案中间,对五师兄说道:“五师兄,要劳烦你启动传送阵了。”

  那修士点点头,对两人笑了笑,口中念念有词,剑指一指,图案上的光华一闪,赵毅只觉得一阵恍惚,便发现自己已经在另外一间房内;房内却是呆着一个道士。

  那道士一见思雨,眼睛一亮,引上来问候道:“思雨小小姐,又出去玩啊?”看向边上的赵毅,疑惑的问道:“这位小哥倒是眼生的紧啊?”

  思雨笑眯眯的说道:“这是我七师叔刚收的弟子赵毅。”

  “你七师叔?你七师叔不就是那个庖……”丁字尚未出口,连忙噤声不语,看着赵毅的眼神分外怪异,似乎赵毅拜师拜了个怪物一般。

  出了房间,是庭院,走出庭院大门,却是一条街道,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赵毅站在门口发愣,从清静的乾元宗内突然来到集市一般热闹的街道,这差别……,一时间无法接受。

  思雨跨出门走了两步,回身看见赵毅在发愣,又走回来拉了拉赵毅,说道:“小毅哥哥,小毅哥哥……”

  赵毅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释道:“突然看到这么热闹,差点以为自己来到集市了呢。”

  思雨呵呵笑着说道:“小毅哥哥,这里还真的就是集市呢,是乾元宗外山门的集市。”

  “啊!”赵毅惊讶了,修真之人不是应该心无物欲,一心追求长生大道的么?外山门整成个集市般的作甚?

  看到赵毅疑惑,思雨装着小大人的样子,一边走一边将一些从云瑶及其他人那里听来的东西讲给赵毅听。

  通过思雨颠三倒四的解说以及一路走着看到听到的东西结合起来,赵毅很容易便搞明白了。

  乾元宗内门上至宗主、长老、山主、殿主,下至弟子便将近万人之数,负责杂务的杂役更是不下二三万人,何况宗内弟子有些婚配后育有子女,像思雨这般大的孩子便有将近百人。这些人的吃穿用自然需要向外购取,弟子之间出外历练所得,宗门奖赏所得,也需要一个互通有无的地方。

  更何况宗门每年都会向各俗世招收弟子,经选拔后送入修真之地的外门悉心教导培养,这些人有的修炼有成,被内门收为弟子;有的没能达到条件便只能成为外门弟子,有幸进入宗内成为杂役便已是天大的造化,更多的便在这外门中自生自灭。

  于是有互相合得来的男女便组合成了家庭,看着昔日同门一朝进入内门修炼有成,享长生之道,具无上神通,受众人景仰;哪有不生羡慕之心,不生向往之意的?自己虽然无缘,却不见得自己的子孙无缘,就算自己的子孙无缘,也不见得自己子孙的子孙也无缘吧?

  所以人口越积越多,又有物品流通之需要;所以当初不过一个学院摸样的外门,现在已经扩大了不知几千倍,俨然高城大阜,繁荣无比。

  这外门所在的城另有一个名字,唤作乾元城。宗内对这城也是相当重视,其地位仅次于乾元宗四山二峰一殿,城内各重要职司均由内门弟子把持,城主更是由宗内长老轮流担任。

  陪着思雨在城内大街上闲逛,看着大街上摩肩接踵的人流,耳边听着各色各样的叫卖声,赵毅也很开心。

  两人兜里均是一文不名,所以只是看,连讨价还价都免了。

  时近中午,两人便来到了城西乾元宗外门所在之地。

  看着门外两列高大挺拔的古树,古意盎然的门墙,巨大雄伟的石狮,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赵毅问道:“思雨,我们到这里干什么啊?”

  思雨狡黠的一笑,说道:“到这里吃中饭啊,我肚子饿了呢?小毅哥哥,你难道不饿吗?”

  赵毅恍然大悟,又问道:“我们两可都没钱,到这里能有饭吃啊?”

  思雨从腰间掏出一块牌子,向赵毅晃了晃说道:“没关系,有这个,不用我们付钱,我经常一个人跑出来,累了就到这里歇息,里面的师伯、师叔、师兄们可好了。”

  赵毅点点头,跟着思雨往里面走去,凭着这块牌子,一路畅通无阻;两人来到餐厅,思雨出示了牌子,餐厅的人便领着二人到了一个小的包间,一会儿便有人将饭菜端了上来。

  两人边吃边聊,思雨说道:“小毅哥哥,我三天两头跑这里,这里除了能吃饭歇息外,还时常会有些好玩的事情呢。”

  “好玩的事情?”赵毅问道。

  思雨点点头,刚想说话,便听得外面有人在争吵,思雨竖着指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两人便一边吃饭一边竖着耳朵细听着。

  听了一会儿,差不多搞清楚了情况,原来争吵的这两人大约为了某件事情起了龌龊,所以便相约私下解决。结果一方输了之后又不服气,回来找场子要重新私斗;另外一方觉得对方是无赖,不同意重新私斗;于是双方便争吵不休。

  赵毅倒是知道,宗内的弟子有些因为互相看不顺眼、谁也不服谁、磕磕碰碰发生小冲突之类的小矛盾,这些事情够不上宗规,冲突双方便划下道,通过私斗解决。决出胜负之后,便按照事先划下的道兑现,谁也不许反悔,不可寻仇,更不准向宗内的长辈告状。

  按照这规矩,回来找场子的一方显然是破坏了规矩,

  争吵声越来越大,随即响起乒乒乓乓地翻桌子砸凳子摔饭碗的声音,似乎便要动起手来。

  那回来找场子的人大声骂道:“上次你耍诈赢的我,所以我不服,你有种便重新打过,没种便自认孙子,跪下磕头,老子便饶了你!要不然,老子和你没完。”

  另外一人反唇相讥道:“输了便是输了,还唧唧歪歪的回来寻仇,你算不算男人?你还守不守规矩?我不打就是孙子,那我答应打了你当我孙子?”

  那回来找场子的人楞了下,忽然大声道:“你敢打吗?你敢打我便当你的孙子,不敢打就叫爷爷。”

  那人哈哈大笑道:“好,大家都听见的,只要我答应打,他就当我孙子。现在我答应了和你打,叫声爷爷听听。”

  外面一阵哄堂大笑,有人便怪叫道:“叫啊!叫爷爷啊!叫啊!”

  赵毅不禁摇摇头,笑了笑,这个回来找场子的人七绕八绕的,把他自己给绕进去了;只是吵了一架便要叫人爷爷,也不知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那回来找场子的人停了片刻,勉强道:“我……我不叫,谁知道我叫了后你会不会反悔?边林白,我在老地方等你,你来了敢打,我就敢叫。”一阵脚步声,显然是带着人往所谓的老地方去了。

  “哈哈,走,走!大家看我去搞个爷爷当当。”又是一阵脚步声,看来这个叫做边林白的也带着一帮人跟去了。

  赵毅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不对,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

  思雨一听见边林白三个字,噌的一下站起来便想追上去,一看赵毅还坐在那里,急急忙忙说道:“小毅哥哥,我们快去看看!”

  看赵毅纳闷的样子,思雨解释道:“那个叫边林白的是大师伯殿内总管的儿子,咱们得去看看,不能让他被人欺负了去。”

  赵毅哦了一声,站起身跟了出去。

  两人边走边说,原来这个边林白的父亲,叫边远荣;原先也是外门弟子,只是因为开魂府失败而无缘修真。

  边远荣自己虽然已经无缘修真,但是十五年前得的这个儿子倒是颇有修真天分,因此十岁起便将儿子边林白送入了外门,如今的修炼进度已经到了通十脉的地步,再过几年到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便又有希望冲击先天开魂府了。

  边远荣跟了大师伯三十余年,一直忠心耿耿,将大师伯的主殿打理的井井有条,倒比几个弟子还要贴心几分,是大师伯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尤其对思雨十分的宠溺,云瑶闭关或者下山历练不方便带着思雨的时候,便经常将思雨托付给边远荣夫妇,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思雨五岁,所以思雨对边远荣夫妇是相当有感情的。

  所以一听边林白要和别人私斗,思雨不由便着急起来。

  赵毅看着思雨急匆匆的样子,心里不觉好笑:“你一个才九岁的小丫头片子,连基本的呼吸吐纳之术都还没学,赶过去能有什么作用?”

  心下虽如此想,脚下却一点也不慢,很快便来到了他们的私斗之处。

  PS:今天就这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