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帝辛回到王宫之后,脑子总是有一个声音在所说着什么。可是帝辛不断的集中精神想要听清楚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那个声音不管帝辛如何集中注意力,却是什么也听不到。渐渐的帝辛的心情好像越来越烦躁,忽然帝辛大喊道:“停下!本王要走回去!”

  帝辛越走越烦躁,忽然一拳打向身边一棵巨树。大树应声而到。瞳孔的黑色光芒又重了一重。

  帝辛仿佛是将心中的杂音全部打了出去,心情愉快的大笑到。

  这时商容等人看着狂笑的大王,心中十分的不安。而且他们好像看到大王被一团黑影包裹。

  终于听清楚了自己心中的声音:“释放自己的欲望,那自己就能得到最大的力量!”

  帝辛忽然举起双手,一副将天空纳入手中样子,眼中的黑气慢慢漫过全身。身上的帝气开始不安的躁动着,在帝辛的身上显现,一轮骄阳冉冉升起。

  商容等人看到帝辛身后的骄阳内一只三足乌贵气十足的飞舞着,连忙向帝辛行礼。

  在他们俯首时,黑气缠上了金乌。金乌不断的挣扎,却没有效果。金色的太阳慢慢变成黑色,金乌也变成了紫金之色。

  邪逸而高贵!

  帝辛回到王宫大殿,看着周围的侍候的侍女。忽然又想起自己模模糊糊时看到的女娲真容,心中色念大动。周围的美婢全部成为了庸脂俗粉。

  这时费仲前来讨好帝辛。看到帝辛愁眉苦眼的样子,费仲连忙询问大王的烦恼。

  “美女,孤要美女。孤要天下最美的女人。”

  “大王乃万乘之尊,富有四海,德配尧、舜,天下之所有,皆陛下之所有,何思不得,这有何难。陛下明日传一旨,颁行四路诸侯:每一镇选美女百名以充王庭。何忧天下绝色不入王选乎。”

  费仲接着说道:“大王,小人有个远房侄女貌似天仙,可以说是天下第一美人。小人也算是阅人无数,还真没有看过比小人的侄女更美的人了!”

  “是吗?你侄女在哪?马上献上来!”

  “冀州侯苏护之幼女,苏妲己!”

  “来人,向苏护传孤的旨意:特准苏护之女入宫为妃!”

  “可是大王,苏妲己好像已经许配给西伯侯姬昌之长子伯邑考了!这是不是会激怒西伯侯啊!”费仲好像有些为难的说道。这时候直接捅了西伯侯一刀。

  果然听到这话帝辛怒道:“告诉西伯侯,如果不想少一个儿子就给我把爪子收回去!”

  “要这样告诉西伯侯吗?”

  “对,你如果敢改一个字,那我就拔掉你的舌头!”

  费仲大喜。

  这下西伯侯不死也要脱层皮。让你和我过不去,数次与我为难。这次先是向你讨点利息,以后我们还有的玩。

  冀州侯苏护愤怒的将帝辛的旨意撕成碎片。

  “无道昏君,不思量祖宗德业,宠信谗臣谄媚之言,欲选吾女进宫为妃。”

  “取文房四宝来,题诗在午门墙上,以表我永不朝商之意。”

  “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帝辛听着下臣回报,立刻暴怒:“贼子如此无礼!孤体上天好生之德,反写诗午门,大辱朝廷,罪在不赦!孤要亲征,统领六师,必灭其国!”

  费仲说道:“苏护得罪于陛下,何劳御驾亲征。陛下可点一二路征伐,以擒苏护,明正其罪,自不失挞伐之威。何必圣驾远事其地。”

  “那就西伯侯和北伯侯待孤出战!”

  冀州城外,西,北两大诸侯围攻小小冀州。

  已经被包围了三个月的冀州城外继续着大战。

  苏全忠也是少时得到仙人传授,英武非凡。接连裆下了北伯侯崇侯虎麾下不少能人异士。更是重伤了崇侯虎父子。

  不过随着被围城的时间越来越久,冀州的损失也是十分的惨重,而且看着北伯侯损失惨重,西伯侯姬昌不可能漠视下去了。最近西伯侯大营的不断调动,也令冀州的压力大增。

  冀州城内一处竹林深处,两间竹制小屋,看着淡雅脱俗。不时的从竹屋内传出琴声。让寂静的竹林更显寂静。

  忽然琴声停了下来。

  伯邑考看着妲己说道:“你的心乱了!”

  “老师,城外因为我已经死掉了不少的人,伤者更是无数。城中也是快断粮了。我怎么可能静下心来学琴?”

  “你就算静不下来心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我入宫难道不能结束这场无谓的战斗了吗?”

  “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问题了。你进宫已经成为了定局。在我西岐加入战争之后,冀州必败。为了苏家一家,你就算不被献给大王,你自己也会偷偷入宫吧!这样你的家人才不会被问罪不是吗?”

  “所以我才想要解决这场战争啊!”

  “我说过了现在不是你说了算的时候。这是一场尊严的战争,更是中央王权和地方诸侯的一次较量。只有大王说了算。而且大王也只会在苏伯侯失败之后才会听他说。侯爷一日不认输,这场战役就会拼到冀州的最后一草一木。”

  “怎么会?”妲己眼中泪水夺眶而出。

  苏护看着在屋外跪了一天一夜的女儿,再看看满身是伤的儿子。想着自己的老友西伯侯给自己的最后期限。无奈的瘫坐在席子上。

  “全忠,下令开城门,迎接西伯侯!”苏护艰难的说道。

  “爹,我还能打啊!”苏全忠大声的说道。

  “开门,去,开城门!”苏护大声的喊道。

  屋外的女儿听到后终于昏倒在地上。

  苏府一阵鸡飞狗跳。

  伯邑考看着一阵忙碌的苏家,背起自己的琴,一声叹息后回到了自己的别院。

  数日后,西伯侯姬昌毕恭毕敬的将妲己迎上步辇。从现在起,妲己就是王妃了。

  “等等。”忽然一个声音叫住了妲己。姬昌眉头一皱,因为出来的是自己的长子伯邑考。

  伯邑考像是没有看到周围人怪异的目光,将自己背上的琴递给妲己,

  “这是我最爱的琴,她音色完美。以后你也不要忘记练习。!”

  妲己接过伯邑考的琴,紧紧抱在怀中,坚定的坐进步辇之中。

  看着远去的妲己,伯邑考知道这是两人最后一面了。

  以后就是妖姬妲己了!

  自己保重!伯邑考祝福着妲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