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虚阳方丈!……”此时虚阳已经气绝,那右手还是紧抓着了空的衣袖。一些年纪尚幼的小僧见到虚阳的圆寂甚至还哭了。“了空师叔你就继承虚阳方丈的遗愿吧……”“不……”了空还是面不改色地拒绝但是紧接着说道:“我并没有管理少林的才能但是我可以用我的武功捍卫少林……”了空说得很坚决少林僧人们见到了空如此坚定也不好再次央求。

  “虚阳方丈……”此时门外传来一道呼喊声。众僧循声望去,却见此人身穿红色长袍背扛巨剑,雄姿英发的少年跑进大殿,正是东方烨。一众僧人方才为虚阳的死伤心,见到东方烨都立刻转悲为怒,抄起木棍指向东方烨,要为了尘报仇。

  “慢!……”平和的了空也微微嗔怒地呵斥着那些少林僧人。“出家人六根清净,岂能妄动嗔戒?”接着了空问东方烨:“东方少侠,此番你来少林寺,所为何事?”“之前我们追查东瀛忍者们的下落,直到少林寺附近便失去踪影。直到方才在少室山下继续探寻之时,见到尸骸遍野,于是立马前来想着为少林伸出援手……”“嗯嗯!就是这样!只可惜我们还是晚了点……”尾随而至的唐枫等人说道。“各位少侠,本来过门是客,本寺应该好好招待。但是如今本寺方丈圆寂,事务繁琐,故请各位先稍作休息,迟些贫道再与你们共商旧事……”“好……”接着,东方烨等人便被带去偏厅等候。

  未时,了空回来招东方烨等人至大殿,说道:“东方少侠等人今日闻少林有危难,便不辞劳苦前来救援,贫僧代表少林寺众僧感谢你们。然而当日了尘师弟之仇,乃东方少侠所致。出家人六根清净,戒娇戒燥,故不论冤冤相报。但且留东方少侠在此诵经念佛,洗净一身冤孽。”“虽不是有心,但是了尘大师的确是命丧我手。我本应留下潜行修行,洗涤戾气。然而如今东瀛忍者四处横行,吾等当竭尽所能,尽快摒除外敌才是。待吾剿灭东瀛忍者,必定回少林寺,任凭大师处置。”“虽说如此,也不必急于一时。你且先在少林寺留下一个月,修心养性,一个月后再离开少林寺。待尔等剿灭东瀛忍者,你再回来少林寺潜行修行,直至我认为你已经洗净戾气为止。”“大师,剿灭东瀛忍者之事刻不容缓,岂能在此虚度光阴?”唐枫听罢,插话道。“少林寺潜心修行是虚度光阴?哈哈……”了空笑笑道:“终日流连江湖,过着刀口上舔血的生活,让在家的父母终日担心孩儿的安危,就是日子充实了吗?……”“……”唐枫沉默。“况且……”了空继续对东方烨说道:“连续多日的赶路,追踪,杀戮,你也累了吧。好好静修一下,养其锋锐,待出鞘之时,或者剑锋会更加耀眼。”

  “……”东方烨说不过了空,沉默无言。“如果是这样,我也不离开!”唐枫坚定地对了空说道。“我也是!”史灵茵也接话道。“这位女施主,少林寺向来不接待女客……”一位少林僧人说道。“众生平等,何以少林拒女子于门外?出家人六根清净,若无邪念,何有男女之分?”“呵呵……”了空笑笑道:“若这位女施主不嫌弃蔽寺简陋,我也没有道理拒客门外。”“那,那我也留下!”祝婉儿也插话道。“了空大师,东方兄,大师兄,史姑娘,追查东瀛忍者的事情,就交由我一个人办吧,一个月后,我再来少林寺找你们。”丁晨此时发话道。“好……”

  次日清晨,少室山大门外,东方烨和唐枫换上僧服,拿着扫帚在清扫落叶。两人都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一代武功超群的少侠,竟然在少林寺大门清扫落叶。要是传出江湖必然会被耻笑。只是了空如此吩咐,两人也只是从命而行。辰时,两人来到禅房,和了空一起打坐诵经。了空是津津有味地诵着经文,然而东方烨和唐枫两人却是如坐针毡,丝毫不得安宁。

  正午,用膳时间,展现在东方烨和唐枫眼前的不是大碗酒,大块肉,而是几道清淡的素菜。东方烨唐枫见此,心中一顿失落。尔后最后一顿素菜端上来,两人一看,是史灵茵和祝婉儿端菜,便问道:“这些素菜都是你们做的?”“嗯。”史灵茵和祝婉儿粉嫩的面颊泛红点点头。唐枫听罢,手起箸落尝了一口,微笑地点点头:“不错!手艺真不错!”“呵呵……”史灵茵和祝婉儿见到唐枫吃得如此美味,心中很是欣喜。东方烨接着试了试,也猛是点头。

  几天后的清晨,东方烨和唐枫一如既往地在少林寺大门扫地。“啊!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东方烨大声抱怨道。这几天来,东方烨和唐枫的日子都是过得非常无聊的。除了用膳时史灵茵和祝婉儿的厨艺能让他们有点快慰之外,其余时间简直就是这种折磨。“……”唐枫无言以对。那是一种无奈:自己义气陪着东方烨留下,结果现在是有难同当了。不过唐枫的性子比较温和,还不至于像东方烨一般爆发出来而已。

  “阿尼陀佛……”此时了空经过大门见到东方烨抱怨,慨叹道:“施主既然答应贫僧潜行修佛,何以如此怨声载道?”“……”东方烨低着头,什么都没说,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孩童一般。“你们看。昨日地面已经被清扫得一尘不染,而如今地上依旧满地落叶。这是源于什么?源于树。如果劈掉这里的树,以后这里就不会有落叶了。但是,如果没有树木巩固水土,那么地面水土流失,严重则会造成山泥倾泄,少室山不复存在了。”了空扫视了一下东方烨,唐枫二人,问道:“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吗?”“……”东方烨还是沉默。“是要说,一切顺其自然,不必刻意强求事物的发展么?”唐枫回答道。“呵呵……”了空嘴角泛起涟漪,东方烨等人来到少林寺这么久第一次见到他面带笑容。“不错,唐少侠很有慧根。”“既然你们已经答应留在少林寺潜心修佛,就不应该再抱怨太多,顺其自然。所谓的烦闷,或者会给你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呢?正例如树木的存在,在给予落叶制造垃圾之余,更重要的是巩固水土。”

  了空长篇大论地讲了一堆道理,东方烨听得是目光无神,唐枫则在细心聆听。“习武之道也应如此顺其自然。勉强练习不仅浪费时间,无法把思维进脑,如果练习过度还会伤及筋骨门脉。然而只要思维突破,武学之道的突破就是转瞬之间了。”又是长篇大论,唐枫也开始精神溃散了。

  “我的修行之法正是如此,道法自然,在一切平常事物中也不停思维,是故武学的进展总是比他人快,如今达到这个水平……”“!?……”说道修行之道,东方烨和唐枫两人顿时精神起来。“大师的修行之法,就是这么简单?!”东方烨和唐枫两人大惊。“是的。我很少去刻苦习武,反倒是在打杂闲余时间时思维突破,然后武功自然而然地有所提升。其实,贫僧个人认为,刻苦习武之所以能让武功精进,无非就是多练之时能更大机率寻找突破口,从而得到提升。然而若一修行之时便寻出突破口,修行自是事半功倍。这本是浅显易懂的道理,然而实践的人并不多。当今的少年英雄,例如你们俩,武功比起许多武林前辈已经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所谓的天赋,也是道法自然的原因。论练武时间,有热衷武学的前辈一日练武十个时辰,然而武功功力而言或者尚不及你们,这就是原因……”了空滔滔不绝地对东方烨唐枫二人说了一大堆,两人也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大师要我等潜行修佛,就是为了静下心,能够更好地思索着武学之道,更加精进!”“不不不……”了空摆摆手否定道:“不仅是武学,一切的技能学习,皆是如此,道法自然。能够宁静致远,心境澄明,尔后思维集中一点,对于修行任何技能而言,则可以一日千里。”

  尔后,东方烨唐枫二人每逢遇到扫地,诵经念佛,吃斋打坐的事情,都比之前平静了很多,因为他们要学会静下心,面对一切事物。一个月过去了,他们的修行得到了显著的效果。东方烨本来就性子急躁,经过了空的教诲之后,英伟的面容中已经淡去了之前那种势气凌人。而向来温文尔雅的唐枫,面对如此修行得到的效果比东方烨高得不只是一个层次。

  “嗯,很好,两位施主都很有觉悟。”一个月期限已到,东方烨等人也是时候离开少林寺了。了空在大门外为他们送行说道。“多谢了空大师这些日子的教诲,让我受教了。”唐枫向了空作揖,眼神迷离,透露出不舍之情。“唐少侠,这是我这些日子以来手抄的《无为功》心经,此套内功心法乃贫僧自创,修行方法始于道法自然。由于你性情温厚,所以我认为你适合修炼我的心法。然而……”接着了空对东方烨说:“以你的性情,不适合修炼此内功。否则,唯恐走火入魔。”“……”东方烨低下头,沉默。“切记,修炼此套心法一定要心境澄明,戒骄戒躁。否则容易走火入魔。”了空接着对唐枫说道。“多谢了空大师!……”唐枫接过《无为功》心法,感谢了空授业之恩。

  “好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贫道到此就和各位道别了。”“多谢了空大师相送,告辞。”东方烨等人拜别了空。“告辞。”了空拜别东方烨等人,轻盈地回少林寺了。

  “东方兄,大师兄,不好了!”东方烨等人刚离开少林寺没多久,恰逢丁晨回来少林寺与东方烨等人会合,丁晨大声疾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