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晚仙认真查看地图的时候,万青山瞥到地上刘文清眼中的希望神色,一挥手,命令到:“带他下去,好吃好喝地招待着,若他要见朕,通报一声。”

  刘文清眼中露出喜色,拜谢了万青山,艰难地起身,才发现背上早已惊出了一身汗,脚也是没有了力气,颤颤巍巍地跟在领路的侍卫后面出了营帐。

  在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时,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活下来了!下一步就是找出杀害他儿子的凶手,并且要看着宁东篱的江山慢慢地丢掉,这是对宁东篱漠视他儿子的性命的惩罚!

  晚仙皱眉看着手上的图,突然出声道:“皇上,这图很有可能是真的,起码据臣所知,我们接触过的布防和这图上一模一样。

  万青山点了点头,“先按照图上的试探试探,虽然刘文清看起来不似诈降,但是也难保这图不是在宁东篱知道的情况下调换后的,所以必要的提防之心还是要有,一旦确定这图是真的,我们便一举吞下宁国的土地!”

  晚仙答应了,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皇上,萧蒙整天嚷嚷着好久没见血鸢了,臣下一想也确实是很久没见到血鸢姑娘了,不知血鸢姑娘是否是调查东边的势力去了?”

  万青山沉默了,血鸢出任务和被扣下来的事情他一直没有跟他们说,但是好像现在不得不说了,“她是到东边去了,东边的首领被称作‘军师’,而这军师的武功······相当厉害,他把血鸢扣下了,但血鸢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不知这‘军师’将血鸢留下意欲何为。”

  晚仙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什么?!这世上还有比血鸢武功更高的人?甚至还能留下血鸢?我没有听错罢?”一急,他连自称都变成了“我”,不过还好万青山并不介意这些称呼的问题。

  “我是说······臣,那皇上不派人去救血鸢吗?”晚仙疑惑到。

  万青山摇了摇头,“既然连血鸢都可以被轻易留下,那你觉得我们还有哪个人可以将她救出来呢?”

  晚仙一愣,头摇得和拨浪鼓一般,“确实是没有,既然皇上自由考虑,那臣也就不过问了,只是这萧蒙那······要不臣先瞒着他?”

  看着晚仙那征询的目光,万青山轻轻点了点头,“朕也是想着瞒着他比较好,不然怕他不顾朕的命令直接跑到那边去,那就有些不自量力了。”

  晚仙赞同地点了点头,见万青山没有事再吩咐他了,忙行礼告退。

  万青山将地图摊开,喃喃道:“等着,血鸢,等我把宁东篱杀了就来救你······”

  刘思婵被带到了宁东篱面前,这次任务的带队首领告罪到:“罪臣请皇上责罚,容华公主被刘文清劫持着,我们得不到救下容华公主的机会,因此反而被他带着容华公主出了关卡去。”

  宁东篱点点头,开口道:“不关你们的事,我早就想到他会挟持一个人,果然还是挟持了容华公主,你们先下去罢。”

  被剩了下来的刘思婵呆呆地看着宁东篱,“你······你竟然是皇上······”

  宁东篱瞥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喜,但还是耐着性子道:“既然你是朕的表妹,如今又家破人亡,那便赐你名号‘静思郡主’,住在皇宫中罢。”

  刘思婵不知该笑还是哭,脸上带着扭曲的神色谢过宁东篱的赐号,在被带出门的那刹那放声大哭起来,让宁东篱更是皱紧了眉,他倒更希望刘文清带走的是这讨人厌的女子,毕竟容华公主不会毫无形象地在众人面前大哭。

  不管怎样,刘思婵还是值得少许的同情的,眼见着自己的父亲拿着匕首抵在自己的母亲脖子上,还置自己女儿的生死于不顾,这样的场景不是每个人都能淡然处之的。

  就在同时刻,东边传出消息,自立为凤国,新皇登基,竟为女皇,称为“凤尊”。

  而就在这女皇登基之时,双喜临门,新皇与军师大婚,举国欢庆。

  据看过那场大婚的人形容,当军师身穿红衣骑着骏马走在街道上时,人人目瞪口呆,惊为天人。

  而在看到没有盖盖头的女皇被军师牵着手走上行大典的宫殿之时,众人都被这美好的画面给感叹到惊呼“不虚此生”。

  凤和舜景对视着,眼神在空中交缠不休,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阻碍,他们是这世上最相配的一对,就连上天也嫉妒他们没美好的爱情,赐下千年的考验,但是他们做到了,他们撑过了这残酷的考验,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呢?

  看着幸福的他们,夹杂在人群中的凤国遗民们不禁流下了行行热泪,他们是这爱情的见证人,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是,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能让他们坚信的,那便是舜景大人对凤尊的一片真心,也是因着这种信念,他们才能够在那么孤寂的小岛上生活了那么久。信念不息,生命不止。

  在众人的注视下,舜景温柔地为凤行了加冕大礼,这次的加冕大礼上的东西都是他按照凤国原先的东西准备的,如今再看,只觉得倍感怀念,而凤明显也是一样的感受。

  两人现在就像是一人般,没有人能比对方更了解自己,他们同呼吸、同感受。如果有什么让凤感到遗憾的,那便是她没有像舜景一般遭受着千年的孤独,但是也正因此,也让她倍感珍惜着和舜景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而那调皮的太阳也难得地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看着下面这一对美得像神仙般的新人。

  金光的照耀为这美丽的画面更增了几分神圣,仿佛太阳也来见证着这一对再般配也不过的新人的爱情誓言。

  凤调皮地冲着舜景吐了吐舌头,小声道:“他们看我们看呆了呢。”

  舜景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可不是,连太阳都看我们看呆了呢,谁叫我们是这世上最般配的人呢。”

  凤红了红脸,露出了小女子般娇羞的表情,悄悄伸手在他腰间掐了掐。

  见他还是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凤知道是自己下手太轻,脸变得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