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刺章
作者: 问歌a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三章

  “老板,反对尹家并没有好处。韩家韩凯锐势力毕竟太过单薄。不足以与组织并肩。”

  “乔,萧家那批文物,在韩凯锐手中。”

  萧、尹、韩家、甚至组织,都有一批文玩,作为最后的手牌。是即使全部家业被打击殆尽也可尽快东山再起的,立身的资本。

  文玩每件都,价值连城。

  萧家灭门惨案,除了萧依落,如今的曳存活下来,无一活口。

  官方声明是意外失火,于是再没人追究。随此,萧家古玩也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它们沉睡的地方。

  乔冷静。“老板,偷些古玩回来并不难。这不是结盟的理由…”

  “不,乔。你曲解了我的意思。尹家的水,混得狠。不快些跑路,是会被连累的。”

  “老板。我服从您的命令,至死为止。”

  “乔,我信任你。”

  “您看,尹少该如何处置?”

  “乔,不听话的猫,还是杀了好。是吧?”不论是你,还是尹家。

  “好了,乔。别搅了我的兴。”

  “是。老板。”

  乔递还了电话,飞掠而去。

  电话那头,中年男子打了哈欠,品一口茶。笑意。“真是个心急的孩子。”

  疾速的指针几乎扑到了表盘的尽头。乔从未这样心急如焚。手指上都传来灼热的痛感。

  老板说,杀了好。还是杀掉,比较好。尹少,你一定没事。我就来。

  但仍旧,晚了一步。尹宅,火光接天。是那种将穹都粹白的,渗人的红。

  郁锦站在火场之中。迎讶洗礼的不屑一顾。

  尹安正安静的站在他的对面。

  尹安认得他。曾经他听到这个叫做郁锦的男人对乔说。

  “每一场杀戮,都是最优雅的舞蹈。所以,你要用尽生命去享受它。不要面无表情,却那么痛苦不堪。”

  如今,郁锦就站在这个血流漂橹的厅堂。享受极致的满足。

  组织的杀手,如潮水一样来去,训练有素。

  一个笑容风流的男人,在这样的血雾里,无所顾忌的猎杀每一个目标。

  尹安突然恨起自己的无能为力。

  此次,来内陆的狙击手名单里,赫然写着“郁锦”两个字。

  组织的人。

  不是么。

  只是没想到,猎物竟然是尹家。

  “又见面了,尹少。”郁锦微笑。把玩手中造型别致且花哨的枪。

  “不要打头。如果遗体面目可憎的话,也太影响形象了。”尹安笑得玩味。宴会主人般声音轻柔。

  “尹少,韩家韩凯锐有请。”郁锦妩媚的笑了,聪明的孩子总是让人喜欢的。

  组织中不乏面目出众的人。比如郁锦,比如昼洛。风情万种的男人。

  尹安极优雅的做了邀请的手势。

  “借一步说话。”他示意郁锦注意四周火势。“这里,快塌了”

  其实不仅是坍蹋。二氧化碳含量对于尹安这种正常人来说,也难以承受了。

  电影里出现的那种火场对决的场景,毕竟是假的。

  没有人能够忍受,窒息。

  火,焚尽了繁华过往。

  像闪过了一道光,尹安回神时乔已然站在他的面前。

  风衣猎猎作响。坚毅的眉角。一股,安心的味道。

  乔挡在尹安面前。一如他千次百次保护尹安那样。

  乔,你还是来了。尹安释然,笑得悠然自在。

  “乔,你敢不敢和我来场豪赌?”

  上午的阳光刺眼,少年纤细的手指在玻璃杯口回环往转,摩擦出奇异的鼓点。

  “别开玩笑。”乔不知道刚刚还几尽炸毛的尹安为什么突然冷静,更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

  懂得的只是,他不会害他。

  尹少是隐藏得极深的人,蛇打七寸。他出手是必是万事具备后的一场完美有序的精彩烈杀。

  并非残忍。是成王败寇的必然末路。

  这个世界,没有同情和可怜。只有再合情不过的弱肉强食。

  “乔,我的父亲,尹少国死了”削薄的嘴唇吐出残忍的事实。

  就算看惯生死离别也无法安然接受的风云变换的,可憎事实。

  这无从欢喜的,悲哀人事。

  “韩凯锐重金雇佣的,组织的人。”尹安笑得刺骨。“迟诺。”

  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多么庞大的组织。

  知道的只是,如果组织想要谁死,那么没有谁会活得畅快。

  组织最不缺少的,就是人才。

  投影般的,现实的影子。

  充斥杀戮的世界。一旦堕落了,便不得救赎。

  “韩凯锐已经开始了对尹家的收购。毕竟现今,当家的尹少国是假的。不管事的。”尹安漠不关心,仿佛事不关己。

  “尹少,我会保你。”没有迟疑没有思虑的,乔承诺。

  “呐,乔。内陆是快大蛋糕。任谁都想独吞的。只不过上面管的严,不敢在下面斗得太明显罢了。”

  尹安端起乔亲手磨的咖啡。抿一口。皱了眉,很苦。

  “但是既然,宣战了,我断没有示弱的理由。对吧?”

  尹安眼睛亮如白昼。乔明白。这是他不可以插手的,尹少自己的战争。

  讽刺的,真是煽情的说法,对于杀手来说。

  “尹少,无论如何,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你。”

  乔摸出烟,熟捻的点燃。

  “尹少,我信你。”

  满是疑忌、危难从生的生活,信任,是多么难得的奢侈品。

  人都是会变的。无所顾忌的相信一个人,就是将生命都交付给另一个随时会变的人。将生存几率,都生硬的降低几分。

  因为,毫不设防的伤,才最痛。

  乔相信他。命亦可以交给他。

  “乔,组织是会来灭门的。”尹安咧嘴笑了。“两天以内,一定会来的。防止我的报复。不过乔,你不用来。他们不会杀我。”

  烟的味道,如同另类的安抚。

  乔摸出自己的爱枪,一尘不染。

  乔,郁锦,昼洛,以及其他杀手的枪都是经自己改装定制的,最适合自己的杀人武器。

  乔随身佩戴两把枪。一把,专为自己。另一把,因尹安而生。

  是他保护自己再适合不过的,保命利刃。

  “好。”尹安接过,微笑。“乔,你可以走了。车里,有人等你。”

  乔放下烟蒂,消了齿痕。他并不担心,只是有些无法接受。对未来。

  “乔~下次我可不要这么苦的咖啡~”尹安菀尔。

  他们是彼此依靠的存在。

  从打一道清越而柔软的声音,唤他为“乔”开始,他就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